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变动的未来
    我的每一击,基本都能让人在医院躺几周——当然,前提是对手真的值得我下狠手。

     “靠!兄弟们一起上!”

     和预想的一样,这群人把二狗放到了一边,同仇敌忾地盯上了我。

     “不自量力。”

     说着,我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混混送上一记寸拳,沉闷的内脏撞击声响起,这名小混混捂着被击中的小腹,面色铁青,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下一个!”

     没管那名小混混的惨叫,我对着扑上来的家伙又是一记鞭腿,利用这份狠劲,身体腾空,腰间发力,左脚再次把那人踢到了一边。

     散手,本就是一种实用性极强的武术,再加之我从小练习,每天训练,臂膀和腿脚更是颇具威力,崇尚外功修炼的我,对付这种小混混可以说是轻松加愉快了。

     我不会任何的套路与技巧,也不会刻意让肌肉强壮,仅凭借身体瞬间的爆发力,将踢腿,冲拳,擒拿,过肩摔这些看似简单的招式,发挥成了招招致命的武器。

     啪——

     一分钟,仅仅用了一分钟,这群小混混就被我打趴下了。当然,我手下留情了,至少他们休养两天就能下床走路了。

     “哇,好厉害,千曜你还真是个混混!”

     二狗看到战斗结束,便兴奋地拍着手,笑嘻嘻地走了过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啊,好气,真想把他也打一顿。

     “话说,这群人到底是怎么盯上你的啊?”我擦了擦拳头,问了一个让我疑惑的问题。

     “你,你被骗了,是他先——”趴在地上的一个混混想要说话。

     “你闭嘴!”二狗瞪了那人一眼,随即飞起一脚把他踢晕过去:“聒噪!”

     看来,二狗似乎不想过多解释自己做了什么孽,索性封了别人的口。

     啊,随他去吧。

     “为什么不让他说?”我收回招式,捡起了放在地上的两个书包:“反正......你以后会给我解释清楚的,对吧?”

     “哈~谁知道呢?”

     像是累了一样,二狗没有正面答复我的问话。他避开了我的视线,悠哉哉地朝着小路外面走了出去。

     “明天会下雨,记得带伞。”他转过头对我笑着,笑得相当自在:“千万别忘了。”

     二狗总是想一出是一出,这模样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再后来,我们俩在一条大路上分手了,他拎着包,表示接下来的路自己能走,并且承诺要给我一份惊喜。

     哈,我还真是期待这个二狗能给我准备什么样的惊喜。

     “算了,回家吧。”我扭了扭脑袋,向着家走去了。

     我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高级寓所里,五楼位置,采光不算好,所以房租也不算太高。房间不大,但对于一个独居者来说,也算是绰绰有余了。没什么装饰的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和一台电脑,整体装潢以白色为基调,极简主义的配置,看上去着实显得有些孤单。

     “......”

     百无聊赖的我,一口气扑到了床上,思考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记忆中,有一片朦胧的区域,那是未来。

     我敢打赌,我肯定是从未来回归了,但是截止到现在,我依旧无法把未来的影像回忆清晰。未来如同薄雾一样,雾里看花,只差一点就能看透了。

     我有种预感,现在的我,只是欠缺一个打开记忆的“开关”。

     但我仍不知道这个开关位于何处,正在何方。

     “算了。”

     我停止了胡思乱想。现在去折腾,也不会有任何改善。

     看向时钟——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今天,再见。

     你好,未来。

     随后,我穿着一身脏兮兮的校服,与今天的我告别了。

     ......

     ............

     ....................

     早上,我突然睁开眼,发现周围还是一片微暗。

     我的校服被整齐地叠好,放在了桌子上。这是怎么回事?我何时脱下了衣服,整理了房间?

     浑身传来的酥麻,似乎是过度拉伸关节的后遗症——我昨天打架太用力了么?

     “你醒了么?醒了的话就快去洗脸刷牙。”

     二狗坐在我身边说着,看模样似乎有些累了。和昨天不一样的是,此时的二狗穿着一身正统的休闲西装,一副硬朗的英伦风范,同样,他的身上依旧不着调地挂着图腾和巫毒小人。

     “还有啊,千曜,我借用你家厨房做了些早餐,如果醒来的话就和我一起吃吧~菜式虽然简单了些,但味道肯定不错。此外,你的房间我也顺便收拾了一遍,真无法理解你是怎么生活的,家里乱糟糟的,散着一股你身上的臭味。”

     我一脸懵逼,脑袋顿时失去了思考能力,而下一秒——

     “咿呀呀呀呀~”

     不可思议的尖叫声从我喉咙眼里发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指着他的鼻子大声问道。

     “我怎么在这里?”二狗反而不理解了:“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你窗户大开着,不就是在邀请别人到你家玩么?”

     抬眼望,远方客厅处,的确有个透气窗敞着口,但是——

     “这他妈是五楼啊!你是怎么上来的啊!?”

     “千曜,你这个混混怎么这么爱计较呢?”二狗叹了口气:“你难道不该好好谢谢我?我可是专门过来给你当保姆了啊!真是的,怪不得你是个混混!”

     “你这叫做私闯民宅!是违法的!”我愤愤地穿上拖鞋,走到了客厅。

     一个大男人,大半夜从你窗户里钻进来,不经过你同意,脱掉了你身上的校服把它们整理好,然后打扫了一遍房间——什么鬼啊?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要吐啊!

     但当我看到厨房餐桌上摆着的丰富佳肴后,我内心的愤懑就减轻了不少。

     “你这家伙,还很会做菜嘛。”我投去了一抹赞扬的目光。

     餐桌上,一大碗鱼汤正散着清甜的香气,米饭和配菜都已齐全,只差去吃了。

     “这个就算是我给你的惊喜咯~看在你昨天帮我的份上,我要好好奖励你一次。”二狗率先入座:“吃吧,尝尝我的手艺。”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岂有不接受的道理呢?再说了,昨天晚上我就没吃饭,难得吃上一顿好的,真得多吃点。

     “嗯嗯!真好吃!”

     二狗真是个好人。

     我胡吃海喝着,满心升腾着的都是对二狗的钦佩,他虽然不着调,但却是个很正派的人,至少知恩图报——

     “对了,千曜,我有事情要告诉你。”二狗从鱼汤里盛出了一碗豆腐,低声说道:“昨天那些找茬的混混,是周围这一片有名的帮派:死水帮。”

     “死水帮?”我挑了挑眉毛。

     死水帮这个名字我也不是没听过,这是由爱赌博的花花公子和黑社会组建的地下团伙,因为其势力很大,所以也时常接纳一些游手好闲的学生党和年轻人,这些人虽然称不上作恶多端,但着实给霜雪市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总而言之,对这些人敬而远之绝对没错。

     “是的,就是死水帮。”二狗笑了笑:“吃完这顿饭后,就和我上路吧。”

     “上路?去哪里?”我疑惑不解。

     “死水帮那帮人摆了个宴席,说是要请你我去做客,顺便说一下那几个被你打残的倒霉蛋的事情。”二狗挠了挠头:“学校的假条我已经批下来了,你跟我走就是了。”

     “噗!”

     我喷了出来。

     这个二狗,搞半天是算计我啊!

     我看向了我手中端着的鱼汤,这顿饭,不仅吃得冤,而且感觉都快成我人生最后一顿送行饱餐了!

     二狗啊二狗,你办的这是什么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