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同病相怜
    这个世界以强者为尊,而弱者必须依附强者才能存活。这是上古传下来的规矩,没有人能够改变。

     在这个世界同样有法律的存在,但它强调的并不是人人平等,天子和庶民同罪,它更加的倾向于那些强大的人,其次是那些有权势的人。

     当然弱者也不是没有人权,他们有最基本的尊严,活下来的权力,还有变强大的机会。

     这个世界没有奴隶制国家,所谓的附庸更多的是自愿的,没有人能够强求,因为强求一个人依附另为一个人,这个做法本身就是违法的,不允许的。

     一旦发现就会被拘留,罚款,过于严重的死刑都是有可能的。

     但有一个小小的例外,在所有人十八岁的时候,必须参加一场学院的大比,赢家可以得到输家,时效为大比之后的第二天早上为止。

     而这次大比的最大的作用就是让身处在象牙塔的学生们体会到社会的残酷,从而激励他们更加努力的修炼,学习。

     “跑快点,还有最后两圈,你没有吃饭吗?还是说你想成为别人的肉x器。”

     “俯卧撑还有二十个,坚持住,相信自己,哥哥你行的……什么你要坚持不住了?哥哥的屁股真圆啊!我想那些饥肠辘辘的男生们会非常喜欢的。”

     ……

     “深蹲还有五十个,哥哥坚持下去,想想消失的鸟儿,是不是又有动力了,不想被x,那就努力吧!想要x人,同样努力吧!只有成为最强者,你才能逃过被x的命运。如果这是你的命,那你就要从现在反抗他,努力的反抗他,拼命的反抗他。”

     “噗!”

     咬牙坚持着将最后几个深蹲做完,苏展感到全身虚脱,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非常疲累,他感到他全身的肌肉在抽搐,在呻吟,大喊疲累。

     “妹妹让我休息一下,我实在是不行了,就一下就好了。”苏展大口喘着粗气,躺在地面,无力的说着。

     这种高强度的训练早就超出了苏展的极限,现在他累坏了,汗水早就将他的衣衫浸湿,湿掉的衣服贴在他的身上让他更难受。

     苏月看着苏展身体周围的积水,内心不禁有点心疼,但一想到哥哥以后可能会经历的生活,便又狠下心来。

     “这点训练都撑不住,你还想变回男人,不要痴人说梦了。想想你以后的生活,一直作为女人活着,被各种各样的异性蹂躏,整天活在痛苦和迷茫中。”

     “我想问你,这是想要的生活吗?现在告诉我,你还能不能坚持的下去?”

     苏展咬着牙,全身汗如雨下,颤抖的双手费力的撑在地面上,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才终于站起来。

     又费了好大的功夫,苏展才彻底站稳,不再出现剧烈的晃动。

     “现在告诉我!你还能继续吗?”

     苏月大声质问着,声音之大,震耳欲聋。

     “我能,我还能继续。”

     “大声点,我没有听清楚!”

     “我能!!”

     苏展大声回答,几乎是喊出这句话。

     这一刻他的眼睛闪着坚定的光芒,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回复了一些力气。

     苏月点点头,表示认可苏展的努力。

     “叮咚!叮咚!”

     这时一声声门铃响起,苏月微皱眉头,喃喃道:“今天应该没有客人到访啊!”

     同时心中非常生气,到底是谁打扰了和哥哥的亲密独处时光,真是太可恶了。

     “算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我去开门。”

     苏月转身离开,苏展顿时松了口气,自从他答应进行魔鬼特训之后,每天过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应该是怪物过的生活。

     苏展觉得要不是家里有恢复治疗装置,也许现在他已经因为过度疲劳进入医院了。

     在门口,一位姿色绝佳,身材火爆,有一头金色太妃卷的女子站着,脸上满是焦急和无助。

     让人不禁心生怜悯,恨不得走上前去与她搭讪,询问他有什么烦恼,然后保证一定会解决。

     “怎么还没有开门?”女子低声自语,又按了一下门铃。

     “咔!”

     这扇迟迟不打开的门总算打开了。

     “苏展!你总算开门了,怎么办呢?”女子求助道:“我变成女生了,都怪我这些日子太过懒惰,没有修炼,也没有学习,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你是时鸣?”苏月疑惑的问。

     “很吃惊吧!”时鸣沮丧的说:“今天一早上,我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女生,不要说,这还是我喜欢的类型,脸型好,身材火爆,关键是这对***,真是大,虽然非常的重,但手感真的非常的棒!不对,不对!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苏展!你是我为数不多可以信赖的好友,我也只能向你求助了。”

     “真的吗!”苏月看着时鸣胸前的两坨肥肉,不知为什么莫名的恼火,非常的不爽。

     “啊!”时鸣一声娇喘,“苏展你在做什么?不要捏我***,我看错你了,没有想到你也是不能信赖的好友。”

     “快放手,今天就当我没有来找过你,再见!”

     “痛,痛,痛,***要掉了,好痛,快放手,你这个变态,痴汉,你是想捏爆我的***吗。”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月,是苏展的妹妹。”苏月松开紧握的手,不紧不慢的说:“你要找的人在屋内,不过请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太过吃惊。”

     “妹妹?苏展不要这么不要脸,想揉我***直说,看在我们是多年兄弟的份上,也不是不能给你摸。”

     “但你不能这么无耻,明明已经这么过分的揉了我的***,居然推脱责任,说是你妹妹摸的,你当我是白痴吗?”

     “你妹妹我又不是没有见过,软萌妹子一枚,而不是高大帅气的样子。”

     “说道这,我就来气,帅就了不起啊!帅就能随便揉女生的胸啊!”

     “告诉你,我不吃这一套,虽然我的身体变成了女生,但我的内心依然是一枚直男,爱好是女,喜欢胸大软萌的女孩子。”

     “废话真多!”苏月抬起右手,露出右手上的一个湛蓝色的手镯,晶莹剔透,闪着幽光。

     这种湛蓝手镯名为守护光环,用处是保护女生的安全,遇到攻击可以在一瞬间展开守护光罩,抵挡住敌人的攻击。

     这个手镯是女生专用,而且每一个都有专门的编号,男生根本没有办法得到,或者是使用它。

     “对不起!”看到守护光环之后,时鸣弯腰九十度,恭恭敬敬向苏月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