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弃子
    “不好了!不好了!”时鸣慌忙的推开苏展的训练房,对着训练中的苏展大声说道:“苏展不好了!”

     “有什么事吗?不要急!慢慢说。”苏展刚刚做完一组俯卧撑,汗水将他的身体浸透,灰色的训练服紧贴他的身体,将他曼妙的身姿凸现出来,非常具有诱惑力。

     “这个……”时鸣尴尬的将头偏向一边,将一件宽松的衣服丢给苏展,“把这个穿上。”

     苏展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坏笑的说:“你还没有适应吗?……等等!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你脑中想的是不是将我扑到,然后将我按在地上各种摩擦!哎呀!时鸣,真色!”

     时鸣满脸通红对苏展咆哮道:“到底是谁更色!我根本没有这种想法好不好!还有现在我已经变成了女生,想要摩擦也没有那种资格!”

     说完这句话,时鸣突然变得低落,抱住自己的双腿蹲坐在墙角。显然这句话一不小心自己戳中了自己的伤口,而且让他伤的很深。

     苏展大笑着拍着时鸣的肩膀,“不要伤心!那个东西我也没有,所以在我的面前不用感到为难,害羞,我们不是正向着变成男人而努力吗?”

     苏展又凑到时鸣的耳边,低声说道:“虽说女生没有那啥,其实……,只要……,就能……”

     时鸣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语无伦次起来,可看到苏展嘻嘻的偷笑的样子,知道自己又被玩弄了,鼓着腮帮子,表示很生气。

     苏展知道自己好像做过了,连忙安慰时鸣,这次和上次不同,苏展这个安慰更加用心的安慰。

     可是处于气愤中的时鸣显然不会领情,他猛地站起将苏展扑到,将之死死的按在地上,一双美瞳生气的盯着苏展。

     苏展有恃无恐的笑着说道:“你要干什么?难不成要……”

     时鸣气呼呼的说道:“是的!我要把你按在地上各种摩擦!”

     “喂喂!你不会想玩真的吧!”

     “没错!是你惹到我了。”

     “其实我们可以冷静点,先谈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非常的着急。”苏展试图让时鸣冷静下来。

     但时鸣明显被气坏了,一连两次被苏展调戏,这让他非常的生气,气得无法冷静。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将你按在地上各种摩擦。”

     ……

     苏展叼着一根烟坐在床沿,而时鸣抱着床单做哭泣状,只见一支烟抽完,苏展语气沉稳的说道:“说吧!有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

     “抽泣!抽泣!我听说学院有一批人要联名情愿将我和你逐出学院,想问问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就这事啊!放心,我妹妹今天一早就去学院了,为的就是让那批人无功而返。还有请相信我妹妹的实力,他的口才可是一流的,绝对能让他们灰溜溜的滚去。”

     校长室中韩式顶着苏月玩味的目光,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苏展不过是一个女路西法,地位低下,现在他还不知廉耻会做这种龌蹉之事,已经引起了大半学生的不满,如果不能严肃的处理这件事,学校的威严将荡然无存,为了学校的威严,我请求开除苏展。”

     “好一个学校的威严荡然无存!”苏月冰冷的目光扫过韩式和他身边的两人,嘴角却露出一抹淡笑。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韩式生气的质问。

     苏月淡淡的回答:“当然不对!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我的哥哥,也就是你们口中低贱的女路西法,他现在的地位的确非常的低下,我想有不少人打心底里看不起他吧!这不过是因为他是女路西法。”

     “但同样的道理,这样地位低下的人会引起全校大部分学生的关注吗?按照常理来说是不可能的,但这个不可能的常理却反常的发生了,这就证明了一件事情,有人在暗中操作。”

     “如果我的哥哥苏展真的被开除了,这正合了幕后黑手的意愿,同时学院的威严也将会荡然无存!”

     “胡说!”韩式大声的争辩道:“我是自愿的,没有强迫我,也没有人指使我!”

     “是吗!那我就说出第二个疑点。”苏月顿了顿,当再次开口眼睛变得锋锐起来。

     “时间!按照一般来说,一个消息要传遍学校正常的速度需要一个星期,然后组织全校学生签字递请愿书又要一个星期。”

     “当然我这里说的是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人从中作梗。”

     “但现实是一天时间,一天时间之内,这个消息不仅传遍的整个学院,而且还让把大部分学生在上面签了字,甚至连上交人选都选了出来,难道这还看不出来是有人在暗中操纵吗?”

     “这……”

     一瞬间,校长办公室内雅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苏月精彩的辩论所征服。

     韩式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夺走了,心生嫉妒,非常的不甘心,想要重新让所有人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一咬牙,他将一个没有证实,但被很多人接受的说法说了出来。

     “苏展必须开除!”韩式大声喊到,想要夺回那属于他的荣誉。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他的身上,他就异常的兴奋,但同时心中其实并没有底,也非常的忐忑不安,因为接下来的话,他并没有根据。

     “有人亲眼目睹苏展和测验员发生不正当的关系,就凭这一点难道还不能将他逐出学院?”

     “有人?这个人是谁?”苏月冷笑,一瞬间指出了其中的关键。

     “这个……”韩式将目光投向身旁的舒华,示意他站出来,为他做伪证。

     韩式算是破罐子破摔,认为只要将苏展逐出学院,让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那么这一切都将值得。

     但当他将目光投向舒华的时候,后者明显的后退一步,避开他的视线,当他将目光投向另一个人的时候,发现那个人正做着和舒华相似的动作。

     韩式暗自恼火,当初可是你们将我请出来的,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成功,为了全校的荣誉一定要将苏展赶出学院,可现在怎么一个个变成了缩头乌龟!

     韩式感到自己被背叛了,被自己的信任的队友所背叛。

     “说啊!到底是谁?”苏月眯着眼睛,冷冷的质问。

     韩式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这个……我也不清楚,但外面人都这么说。”

     “真是一个笑话,那这种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事情,你要来诽谤我的哥哥,虽然我的哥哥地位低下,不能站起来反抗,但我不同,我想问问你,你是何居心?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哥哥身上泼脏水!”

     一瞬间,韩式的脸色刷的一下苍白,没有半分血色,踉跄的后退两步,他知道自己可能要倒大霉了,居然无辜得罪了一名未来的强者。

     目光再次投向舒华,韩式希望舒华能帮忙说说情,毕竟在这里就只有他的地位最高,话语权最重。

     在韩式期待的目光中,舒华上前一步,态度谦逊,“抱歉!这次是我等唐突了,在这里我道歉,但这件事舒某并不是完全知情,也是受人之托,现在事情清楚了,舒某也不好再次多留,舒某告退了。”

     说完这些话,舒华倒退几步,快速离开校长办公室,而另一名陪同人员也跟着退出。

     看到这一幕,韩式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心底绝望知道自己被彻底抛弃了。

     瘫坐在地,韩式微微抬头,依然能感觉那股冰冷的视线盯着他。绝望的情绪不断的涌现,他现在算是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之前是棋子,而现在是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