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在临校园
    “离大比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哥哥,时鸣你们现在必须去学校进行实力测验,得到一个排名,这样才能参加学院大比。”

     “以你们现在的实力,得到前一百以内的排名应该不是问题,但不要因此而松懈,因为你们前方的路一定会越来越难走,没有足够的实力,最后你们一定会落到成为别人的附庸的下场。”

     “放心,妹妹这两个月我们可没有白白度过,这种魔鬼训练我们都坚持下来了,那些温室的小花朵又怎么会是我们的对手?”苏展自信的说道,随着这两个月的地狱般的训练,他的实力越来越强。

     和他男生的状态相比,他是在的实力足足翻了三倍,三倍这是多么惊人的事实,要是传出去一定会一群人吃惊的不要不要的。

     这是她们这两这个月第一次离开家门,看着面前熟悉的景色,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陌生感。

     “你看,那里居然有两个女路西法走在路上,他们不怕丢脸吗?要是我一定会自杀在屋子里。”

     “人家是脸皮厚,不过自杀了多可惜,你看她们的屁股,大胸,我恨不得现在就征服他们,将他们变成我的附庸。”

     “那可是女路西法,你居然想把他们收为附庸,口味也挺重。”

     周围传来一声声不屑,贪婪,辱骂的声音,鄙夷的,侵略性的,恶心的眼神毫不掩饰的投在两个人的身上。

     “看什么?有本事来决斗,没有本事就不要在背后哔哔哔的,听着让人心烦呢!”

     苏展站在时鸣的身前,大声咆哮,将面前这些只敢小声议论的路人喝退。

     决斗这可是拿后半生的自由作为赌注,这些只敢在背后小声议论的人根本没有这个胆量,最后纷纷离去。

     “时鸣,你没事吧!”苏展抓着时鸣的肩膀轻声安慰道。

     “没有,这点阵势我还撑得住。”虽然这么说,但时鸣的面色苍白,显然刚刚的阵势对他有着不小的影响。

     “你还真是脆弱,不过是一些恶意的眼神和议论而已,真正的男人应该能完全无视这个。”苏展拉着时鸣的手,好似漫不经心的说道。

     时鸣看着苏展的背影沉默了一会,低声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谢!我们是好兄弟嘛!快点走,这次拿个好名次,我这回要一鸣惊人,男的镇压,女的抓回去暖床。”

     “我会帮你的!”

     “不不不!你这里说错话了,应该说我也要抓个美女暖床。”

     “嗯!我也要抓个美女暖床!”

     “这才对嘛!”

     苏展发出爽朗的笑声,笑声中完全没有变成了女生之后的沮丧,有的只有自信,强大的自信。

     无视周围人的目光,苏展昂首挺胸的走在大马路上,哼着小曲,脑里幻想着大比上的英姿。

     以全新的姿态站在校门前,苏展有点精神恍惚。

     当初因为某些原因,他一直龟缩在家里颓废度日,最后没有想到变成这副模样。

     时鸣头同样如此,看着这熟悉的校门,一阵发呆。

     “哟!这不是苏展小姐和时鸣小姐吗?今天怎么又闲心到学院来!该不会是扑不及待想要做我的附庸吧!这我可要考虑一下,虽然你们脸蛋长的不错,但之前毕竟是男生。”曹昂说。

     一个穿着华丽,样貌颇为不错,但脸色有一些苍白,病态,此时他正露出戏谑的表情,高傲的眼神看着苏展和时鸣。

     这种眼神充满了蔑视,如同高高在上的主人肆意打量着自己的货物。

     曹昂背后还有两个同样年龄的青年,听到了曹昂恶意的调侃后,一起发出大笑,看向苏展和时鸣的眼神同样充满恶意。

     “这是哪来的恶狗,跑到别人面前乱嚷嚷,让我大好的心情都没了。”苏展冷笑的说道。

     以前在自己还是男生的时候,像曹昂这种货色一般见到自己都要绕道走,现在只不过换了个性别,他就敢这样放肆,看来多日没来学校,他们忘了谁的拳头很硬。

     曹昂大怒道:“你骂谁是狗?”

     苏展冷笑:“谁叫唤的声音最大,谁是狗。”

     “你……”曹昂生气的全身发抖,一双眼睛恨不得要瞪出来,但他不敢上前一步。他清楚苏展的厉害,他根本不是对手。

     引发路西法现象虽然会转变性别,但一身战力会完好无损保留下来。

     以前曹昂不是苏展的对手,现在依然不是,刚不要说,现在苏展的实力强大了五倍。

     现在想想三倍还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你什么你!不要挡道,知道吗?”

     曹昂深吸两口气,努力让自己愤怒到极点的情绪平复,强行挤出一丝笑容,装作大度的说:“好男不跟女斗!我还是更有绅士风度的。是吧!苏展女士。”

     说完,曹昂主动让开留出一条道,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微笑,眼睛挑衅的看着苏展,似乎占了多大的便宜。

     苏展没有回答曹昂的问话,而是直接一拳,又快又凌厉,带着拳风狠狠的砸在曹昂苍白的脸颊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曹昂碎裂的门牙飞溅,整张脸凹陷下来,整个人如同破了的麻袋一般到飞出去。

     “轰!”

     曹昂的身体狠狠的砸在校门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凹陷,蜘蛛网般的裂痕以他为中心蔓延。

     “曹昂!你没事吧!”

     曹昂的两个跟班跑了上去,将镶嵌在墙体的曹昂搀扶下来。

     被搀扶曹昂眼中满是怨毒,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展,恨不得将他吃掉。

     “不要这么盯着人家,人家好怕怕啊!人家可是小女子,可打不过你这样的好男人。”

     苏展故意怪里怪气的说着,存心要恶心一下曹昂。

     “你……不要脸!”

     曹昂气的一口鲜血喷出,眼中怨毒更深,但他却不敢在反驳,之前说了一句“好男不跟女斗。”就被打了个半死,要是再……

     曹昂不敢想,他有些害怕。

     曹昂不敢说,但不代表他的跟班服气。

     曹昂的其中一个跟班上前一步,怒视苏展,用傲慢的语气说:“苏展你不要脸,竟然玩偷袭的手段,如果当面比试一下试试,曹昂大哥绝对能把你打趴下。”

     “哦!那就试试吧!”苏展玩味的笑笑。

     顿时曹昂眼睛都要吓出来了,这个混蛋东西在说什么?他是想害死我吗?

     曹昂清楚他自己连苏展的一击都借不下,更不要说真正的来一场了,绝对会被揍成屎的。

     现在他都有点后悔了,为了逞一时的威风,丢了面子不说,还被揍了一拳。

     看到这个跟班还要放狠话,曹昂一下子就慌了,真惹了苏展这个家伙,受罪可是他自己。

     一巴掌将这个跟班打闭嘴,也不在意这个跟班委屈的眼神,曹昂向苏展放了一句狠话。

     “苏展你不要得意,早晚有人能收拾你的。”

     放完狠话,曹昂拔腿就跑,连他身边的两个跟班都忘了,生怕苏展会追上去,再给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