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两个狐狸
    虽然刘贵信誓旦旦的说不怕跤趾人反水,但王高平还是不放心。请神容易送神难,老奸巨猾的他怎会不明白其中的关系利害。

     “刘兄,依我看,这事不妥。跤趾人狡猾奸诈,恁是没有信义可言,咋们另寻他法,另寻他法。”看得出来,王高平是打心里害怕跤趾。

     “王兄怎能如此胆小如鼠?要想成大事,就忽要畏首畏尾。”刘贵斜眼看向王高平,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轻视之意。

     被刘贵一番轻视后王高平心里不爽,虽说是个老二,但也不是好惹之人,愤然反讥道:“跤趾人向来贪婪野蛮,与跤趾合作无异于是与虎谋皮,刘兄一向行事聪明,今日怎能为了帮爱妾报仇这一己之私犯浑?”说话时他还使劲的挥了一下衣袖,冷哼一声。

     场面一度变得僵硬起来,刘贵没想到王高平竟然敢对自己发飙,本想发怒,但考虑到现在还不能与王家撕破脸皮便忍了下来,心想着等自己登上王位后一定第一时间收拾王高平这个老鬼。

     逞一时口舌之快后王高平也有些后悔,毕竟二人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撕破脸皮对谁都不好。

     刘贵喝了一口清茶,平息了心里的怒气,率先打破僵持的局面,沉声道:“跤趾贪婪,那就牺牲一些东西满足它的胃口。”

     其实刘贵再傻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冒这么大的风险,与跤趾合作这事他可是酝酿了好久,早就与跤趾王呼刹海暗中勾结多次。

     本打算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行此下策,但一系列的计划失败后他意识到要想夺得王位就必须要迅速行事,因为苏缇现在意在中兴,行事不再荒唐,实力也日渐增强,要是自己再不动手,时间一久苏缇成长起来的话自己就更难夺位了。

     既然刘贵先开口打破僵局,老狐狸王高平随即附和道:“牺牲什么东西?”

     刘贵道:“我与呼刹海来往书信多次,信中他明确表态可以帮我杀了苏缇,条件是我坐上王位后每年要给跤趾献上岁币。”

     “何为岁币?”王高平一脸茫然,随即反应过来,惊呼道:“纳贡!这……”

     “嘘。”刘贵示意王高平小点声以防隔墙有耳,随即轻声道:“一年三十万两白银,茶五千斤。不过刘兄不用担心,这是暗地交易,不会让天子知道。”

     “这跤趾胃口可真不小啊!”老狐狸王高平眉头紧皱,眼珠转得飞快,在心里仔细衡量此事的利弊。“这纳贡是国君的事,与我毫无干系,刘贵称王后既要给天子纳贡,还要给跤趾纳贡,实力一定增长缓慢,我只需在柳州封地养精蓄锐即可,待到实力超过刘贵后就把他勾结跤趾夺位的事偷偷抖出去,然后上书周天子请愿讨伐刘贵。到时这邕国便是我王家的了!我王高平有生之年也能在这镇南王的位置上坐坐,也不枉此生啊!”

     老狐狸在心里打得一手好算盘,轻抚着白须笑道:“刘兄深谋远虑,小弟拍马不及。但凡日后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吩咐。”

     “哈哈,待刘某富贵之时,定当不负王兄。”刘贵说完激动得一只大手拍在王高平的肩膀上,王高平个子瘦小,又是上了年纪的人,被刘贵这么一拍差点没跪下来,在心里狠狠的把刘贵骂了一遍,就差没问候人家亲娘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王高平在心里打着歪主意,刘贵何尝不是?

     两只老狐狸相视一笑,瞳孔里都布满了阴谋诡计。

     …………………………………………

     时间如流水,一转眼又过去了几天,从千里之外的长安赶回来的范麟已经到了楚国,大概还有三天就可以回到邕宁。

     油坊的长生油已经全部榨完,一共收获了一万三千多斤油。

     何青的商会那边已经跟魏国的商贾合作,以每斤二十两的银子出售,一万三千多斤长生果油让苏缇净赚了二十六万两,他对这个结果相对来说还算满意。

     长生油一在魏国面世就引起了轰动,和纸巾一样,非常受魏国的贵族欢迎。

     不过苏缇打算短时间内不做这个买卖了,因为这太消耗声望了,当初要不是手头缺钱他也不会用声望兑换出花生油赚钱。

     这些贵族要想再吃花生油的话只能等到实验基地的长生果成熟了,不过到时候可就不只这个价钱了。

     拿到二十六万两的白银后苏缇第一时间还给了老丈人大理王的三万两白银,老丈人够意思,不仅让人把钱还了回来,还写信来把他夸了一顿,把苏缇乐了一整天。

     好消息接着一个又一个来,先是铁木司竣工,然后又收到了范麟的快信,信中自然是说天子给邕国拨银和粮的事。

     对了,到苏缇手上的还有几个诸侯国的国君给苏缇的信。

     “偶买噶!这周天子出手真阔绰。”苏缇震惊之余也不忘打开了几个国君给自己的信。

     信的内容果然跟范麟猜想的一样,就是跟苏缇要香水的。

     魏武侯在信中说了,只要苏缇肯给他一瓶香水,必将千金报之。

     中山国君也跟楼上一样,一瓶香水,报以千金。

     和楼上两位不同,韩国的国君胃口却大得出奇,直接索要五瓶香水,而且只肯付百金。

     “这家伙是来搞笑的吧?”苏缇无奈的摇了摇头,嘴里念叨道:“真是个智障。果然,“韩国”不管在那里都是负责搞笑的。”

     一千两黄金换一瓶香水,苏缇乐得合不拢嘴。

     这么好的买卖可不能放过,当然了,苏缇能给他们的也只是一些普通的香水,不能跟送给褒妃的毕扬香水相提并论。

     至于韩国国君嘛……呃,苏缇打算无视这个家伙。

     没想到啊,这小小的香水竟然能获得如此大的收获,早知道这样还卖个毛线长生油,卖香水不就得了,虽然不会自己造,但系统卖得便宜啊,普通的香水才五点声望,给褒妃的那种毕扬香水也才二十点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