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人间地狱
    这商鞅可是个牛人啊,当初秦国跟现在的邕国简直是一个吊样,一贫如洗,敌国打过来都得哭着回去。

     知道为啥不?

     敌国曰:你说呢?他奶奶的!老子拼死拼活打过去,结果连毛都没得一根!!

     但!咸鱼也有翻身时,吊丝也有逆袭日。秦国出了一个牛人,他就是商鞅!

     虽然这个名字难读了一点,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秦国经过他一系列的变法后从一个穷吊丝逆袭成了高富帅!接着吊打隔壁老魏,老赵,弄死了小楚,霸占了小燕和小韩姑娘,吓死了小齐同学,从此登上人生的巅峰!

     就连我们的苏缇,刚穿越到邕国这个土疙瘩的时候就想着效仿商鞅变法。

     如今好了,这家伙竟然从系统蹦了出来。而且系统还说了,他对苏缇同学可是很满意的哟……

     不过嘛,现在有一样东西更让苏缇感兴趣。那就是红衣大炮!

     这可是个好东西,为了得到它,苏缇可是苦苦的攒了两万点声望。

     目前系统尚且是一级状态,里面的东西就数这台红衣大炮最高科技了。虽然只有明朝时期的大炮水平,但放在这个时代也是独领风骚几百年啊。

     而且系统里只有一台,半年后系统会进入更新状态,更新过后红衣大炮会从系统清空,所以现在不买更待何时?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红衣大炮,本王来了。”苏缇用意识打开了系统。怀着忐忑的心情花了两万点声望兑换了红衣大炮。

     十几秒钟过后苏缇大喊一声,“系统你这个奸商!红衣大炮呢?本王还要拿着它去打炮呢,说话啊你个挫逼系统!”眼看着两万点声望被扣除,但迟迟不见红衣大炮出来,苏缇气得直骂娘。

     【叮咚!皇上不急太监急。你以为红衣大炮是香水吗?如果现在把红衣大炮放在你面前,你怎么跟别人解释这家伙从那来的?你难道跟人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有,你再骂我一句试试?日你先人板板。】

     “哟!你还会四川话噻。”苏缇被系统突然冒出的四川话吓了一跳。冷静下来后他觉得系统说得也对静静的等着它解释。

     过了一会苏缇的脑海又响起了系统的声音:【叮咚!红衣大炮将会以铁木司的铁匠铸成方式提供给宿主。目前已对铁匠进行记忆植入,两日后可铸成。】

     “那就是说以后我的铁匠可以制造出红衣大炮喽。”苏缇激动的问道,若真如此简直就是爽爆了。到时候制造出个十台八台,谁敢打本王,本王就轰他娘的,然后干翻他的菊花接着把他踩在脚底下问他,“本王的神器可利乎?”

     【叮咚!目前系统给铁匠植入的记忆是红衣大炮只能用天外玄铁铸成,而目前天外玄铁已经用完。】

     听到系统的话后苏缇有些失落,随即问道:“那炮弹呢?你这里卖一百点声望一枚,总不能让本王捧着炮弹出去说是本王自己造的吧。”

     【叮咚!宿主不用担心,系统已经给铁木司的铁匠记忆植入,让他们获得制造炮弹的方法。铁匠每制造出一个炮弹将会自动消耗宿主一百点声望。】

     听到系统这么一说苏缇就放心了,不然直接从系统兑换出炮弹,被人看到还以为自己是鬼呢。就算不被人看到,自己平白无故拿出炮弹来也让人说不通。如今系统给铁匠植入制造炮弹的记忆就可以避免这个尴尬了。

     虽然红衣大炮只有一台,但作用仍不可小觑。你想想,在这种冷兵器时代,当两方人马对峙时,拉出红衣大炮点上火,突然轰的一声瞬间炸死了几十个人,肯定能把剩下的敌人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不过这个红衣大炮也不是天下无敌,苏缇了解红衣大炮也称红夷大炮,是明朝时期的。射程大概在两千米左右。而且发射一次以后,必须灌水入炮膛,熄灭火星,以干布帮在棒子上伸入炮膛去擦干,再填入火药,助燃物,塞进去炮弹,然后再点放,这些动作相当缓慢和烦琐,还不包括修正炮位。这是红衣大炮的通病,能两分钟一发就不错了。

     而且红衣大炮最大的缺点是炮体笨重,无法迅速转移阵地,故在野战时只能在开战之前就定点轰击,当对方情势发生逆转时则往往无法机动反应。所以红衣大炮用来吓人,轰城墙没有问题,可要是打野战对付骑兵那就是笑话,炮手还没来得及开第二炮就被对方的骑兵冲过来砍死了。

     “虽然红衣大炮有缺点,但还没有被敌人发现。必须让它保持神秘感……”苏缇静静的坐在后院的亭台下思考着如何有效的运用红衣大炮,发挥它的作用。

     …………………………………………

     时间如梭,两天四十八小时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

     范麟和梁世观已经进入邕国境内的苍梧县。

     从小在长安长大的梁世观刚进入苍梧的那一刻就被惊呆了,这里的百姓大多衣衫破烂,骨瘦如柴。街道边躺着无数面黄肌瘦的乞丐儿,整个县城望眼过去毫无生机,死气沉沉。

     梁世观一路走来大大小小也途径了十几个诸侯国和几十座城池,虽然这些城市没有长安繁华,但却都没有像邕国这般惨状!在他的眼里,现在的苍梧县就像一个地狱!坐在他旁边的范麟偷偷的打量着他的表情变化,一语不发。

     良久梁世观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缓缓对范麟道:“某不虚此行。”

     “世观兄何出此言?”

     梁世观叹了一口气,道:“某以前只知长安繁华,却未曾见过苍梧地狱,来到此地方知百姓疾苦。”只见他说话间眼神隐隐触动,深吸一口气指着躺在地上睡觉的乞丐儿质问,“镇南王乃邕国之主,为何不管管?”

     范麟朝他拱了拱手道:“苍梧县是士大夫谢恒的封地,想必世观兄也知道其中缘故,我王如今真正掌控的只有邕宁一城和城外五县,还要与跤趾作战,自保尚且都难……唉!”

     梁世观正要说话,忽然几个乞儿掀开了马车窗露出了无助的眼神,“爷,给口吃的吧。”

     “给口吃的吧,小的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

     “你们的父母呢?”梁世观从车里递了一块饼给乞儿,“有手有脚可以务农,为何前来行乞?”说着又给了其他乞儿几块大饼。

     小乞丐并没有直接狼吞虎咽的吃着手里的大饼,而是先回答梁世观,“小的父母在去年饥荒饿死了,后来我家的地也被官收了,小的想种地也没得种啊,只能靠乞讨为生了。”

     “唉,真是可伶啊。”梁世观只感觉心里像刀绞一样,从衣袖里拿出几块碎银子给了小乞儿,道:“拿出谋条生路吧。”说完放下车窗帘闭目沉思。

     “谢谢!谢谢!小儿定不会忘了您的大恩大德!”小乞丐跪在地上朝梁世观的马车拼命的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