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蒸馏器
    五月……春与夏的交替。

     五月风,越过高山的坎坎坷坷,拂去了岁月的尘埃,如诗人的笔,如画家的五彩,将绿色覆盖每一片荒凉,让邕宁数万亩良田里的稻谷郁郁葱葱。

     今天,对于武鸣县杨柳村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天。

     因为世界上第一台风力水车成功安装在了这个小村子的田野上。

     在万众瞩目下风力水车成功的运转起来,狠狠地装了一回逼。

     苏缇看到围观的老百姓人人一副好奇和惊讶的表情时就想笑,心想着,“不知这个时代的人看到汽车和飞机时会是什么反应?”

     而铁木司的左司正吴江正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要不是苏缇在旁边,他早就仰天大笑起来了,因为今天自己的名字一定会跟着风力水车载入史册。

     【叮咚!恭喜宿主成功将风力水车带到了这个世界,成功解锁了系统中的隐藏任务,获得小礼包一份!】

     听到系统的声音后苏缇微微一愣,没想到建个风力水车都能获得小礼包,看来隐藏任务很好解锁嘛。

     “上次开个小礼包后获得了商鞅,不知道这次会得到什么?”苏缇在心里暗暗思考后找了个借口上了马车准备开启系统赠送的小礼包。

     “老天保佑!希望再来个华夏著名历史人物!”苏缇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然后用意识打开了小礼包。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宋朝时期蒸馏器蓝图一份。】

     “我丢!”苏缇忍不住骂了一声,没想到小礼包竟然能开到这种垃圾。

     蒸馏器,还是宋朝的!

     啊呸!

     苏缇真想把手里的蓝图给撕了,但是转念一想还是物尽其用吧。蒸馏器在这个时代还是挺管用的,起码可以蒸馏高度酒嘛。

     等等……高度酒?

     “哈哈!宝贝啊!”苏缇忍不住对着蒸馏器的蓝图亲了一口。

     这个时代的人基本喝的都是绿蚁酒,绿蚁酒是一种米酒,色绿,上浮一层像蚂蚁般的米粒,愈新愈好,通常是烫热之后喝的。

     此酒度数不高,微甜有清香。总之这酒对苏缇来说就是难喝,度数低得吓人,怪不得古人常说某人能千杯不醉。不是那人酒量大,而是这酒度数不高,换成蒸馏过的米酒试试?一斤下肚保证让他醉成烂泥。

     “有了蒸馏器,本王就能蒸出高度酒,即使是那些宫廷玉酿也比不上!”苏缇看着手里的蓝图笑得合不拢嘴,两眼放光,“这可是钱啊!相比之下高度酒比长生油更好赚钱,毕竟制作高度酒所需要的稻米遍地都是。”

     咚咚,车窗被人敲了两声,只听见吴江的声音传来,“王爷,武鸣县的县令公孙卫鞅(商鞅)来了。”

     “呃……知道了。”苏缇应了一声下了马车,商鞅是他让人去叫来的,不为别的,就是想给他升个官。

     “臣公孙卫鞅拜见王爷!”

     “起来吧。”苏缇看到商鞅后并没有表现的太过兴奋,语气也不紧不慢。他这么做也有自己的道理,毕竟君有君的威严,自己必须要融入这个角色。

     “听闻武鸣的卫鞅(商鞅的字)博学多才,对治国有独特的见解。你给孤讲讲你的治国之策。”苏缇背负着手趁着说话间打量了商鞅几眼。

     怎么说呢,这商鞅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不一样的气息,稳重?不是,霸气?更不是,就像一个满腹经纶的读书人,看上去给人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

     商鞅听到苏缇的夸赞后有点受宠若惊,当即谦逊道:“王爷寥赞了。”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这人呐,往往就是谦虚完后就开始装逼了。商鞅也是一样,只见他挺直腰板,迈开步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开始讲他的治国之策。

     讲太多苏缇也听不懂,反正这个商鞅有几斤几两苏缇还是清楚的。不过为了尊重他人,苏缇还是耐心的听他讲完。

     商鞅有一句话打动了苏缇,就是修建王宫。王宫乃一个国家的政治纽扣,重要性非常大,只是修建王宫耗资巨大,就连苏鼎在位期间都没有能力建造。

     没有王宫,就没有所谓的上朝,君王跟百官的关系就渐行渐远,以至于苏缇现在在百官心中没有威信。

     “卿乃奇才也!孤在此授卿左丞相之职,即日起可在邕宁推行变法。”苏缇特意把邕宁二字咬得很重,意在提醒商鞅,邕国虽然名义上是老子的,但事实上我却只有邕宁这块地盘了,你小子悠着点,别把火烧到别的地方,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为了让商鞅减少约束能彻底的大展拳脚,苏缇可是给足了他权利,直接从一个县令升到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多谢吾王!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商鞅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封侯拜相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没想到就这样轻易的落在自己身上。虽然现在这个丞相有点弱鸡,只能在邕宁牛逼,但他相信自己的变法一定能让邕国国富民强!

     当天苏缇就把原来的左丞相刘寅给罢免让商鞅上位了。

     无缘无故就被罢免了丞相之职,刘寅顿时不爽了。你要罢免老子总得找个像样的理由吧,马勒戈壁,一句话不说就把老子给削了!气得刘寅在府里直接开骂,骂苏缇王八蛋,诅咒苏缇生儿子没******刘寅是刘贵的堂弟,受了委屈立刻就去找刘贵诉苦,在刘府里肆无忌惮的骂着苏缇,问候了苏缇十八代祖宗。

     刘贵知道这件事后也是气得不轻,怒骂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苏缇当我们苏家是好欺负的不成!”

     打狗还要看主人?

     一旁的刘寅有点楞逼了……

     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后刘贵尴尬的朝刘寅笑道:“弟弟莫要难过,哥哥替你出这口恶气!”说着拍了拍自己胸口,一副大哥罩着你的模样。

     “呵呵……哥哥如何帮我?”

     刘贵附在他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赫……这,这。”刘寅一脸惊恐被刘贵的话吓得两腿瑟瑟发抖,颤颤道:“哥哥,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不可,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