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红衣大炮
    邕宁,开荒屯田,降低赋税。百姓生活虽不能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但依然艰苦贫寒。

     一有豪族持强凌弱、为非作歹,二有贪官污吏作威作福,鱼肉百姓。

     这些苏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虽心怀中兴之志,亦有系统辅助,但大厦将倾,巨树腐朽,内有硕鼠做乱,外有强邻虎视眈眈。要想扶大厦之将倾,必须自强不息,方能扭转乾坤。

     民心。乃君王之根本,得之,则江山永固。失之,则江山危矣。

     所以,若要中兴,必取民心!

     这就是苏缇的中兴之策。

     ………………………………

     缇虽无大智,却可盗!

     盗谁?

     那就是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宝库!

     为了改变民声,造福子民,不惜花掉三千声望从系统兑换出了《天工开物》。

     当初重建铁木司之时苏缇就跟林太府说过,不仅要铸造兵器盔甲,还要制造水车、纺织机。

     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况且自己还是一国之君,更不能言而无信,所以苏缇立马拿着《天工开物》仔细专研先进的水车。

     这个时代的水车完全是靠人力驱动,耗时费力。

     所以苏缇的目标是风力水车,这种水车不需要耗费人力,只需借助大自然的风力即可,书里是这么记载风力水车的 : 扬郡以风帆数扇,俟风转车,风息则止,此车为救潦,欲去泽水,以便栽种。

     此物要是制造出来,定会被世人奉为神器!利国利民,比纸巾、香水强百倍!

     若将风力水车发放给百姓,必将会获得源源不断的声望。到时声望积攒到了两万,红衣大炮一出,谁与争锋?刘贵、跤趾又有何惧?

     【叮咚!系统提醒宿主,红衣大炮库存只有一台,一个月后系统将会进入更新状态,更新时间为半年,更新完成后红衣大炮很有可能会从系统清除。】

     “更新?什么意思?”

     【宿主应该玩过游戏吧?系统就像游戏一样,偶尔会更新维护。】

     郁闷,一想到半年之内没有系统的帮助苏缇就失去了安全感……表情变得失落起来。

     但是转念一想,这对自己何尝不是一种磨练呢?打铁还需自身硬,不能过度依赖系统,说句不好听的,万一这个系统那天挂了,本王指望谁去?当然啦,趁她没挂之前,能从她身上获取多少好处就获取多少。

     “一般游戏更新后都会有新的功能,请问漂亮的系统姐姐,你更新后会不会也有新功能呀。”苏缇呲牙笑道。

     【叮咚!宿主嘴巴真甜,看在你这么夸我的份上,我就告诉你,门都没有!一切答案都要等到更新后才能揭晓。】

     好吧,你牛逼,说什么都是对的。小爷不跟你抬杠,还是先把水车造好换取声望,争取系统这个死娘们更新前把红衣大炮兑换出来。

     经过一天的努力,苏缇终于搞懂了风力水车的原理,绘画出了蓝图。

     画出了水车蓝图后苏缇继续发功,把铁锅的蓝图也画了出来。

     “大功告成!”苏缇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劳动成果,从石凳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由于坐在石凳上太久,他只感觉菊花一阵疼痛。脑海里瞬间蹦出了制造沙发的念头,不过做事要一步一步来,先把水车和铁锅搞定先吧。

     站在阁楼上的苏缇刚好看到了楼下的晶晶路过,随即玩笑的喊道:“那个命里欠日的,给本王备马。”

     “啊……”晶晶抬头看到苏缇后俏脸一红,反应过来后立马道:“奴婢这就去办。”

     ………………………………

     铁木司。

     收到苏缇要来的消息后林太府和铁木司的左右司正早已在门口恭迎等候。

     司正是铁木司的最高长官,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匠人的工头,不同的是,人家是吃官饭的,正七品。

     以前的铁木司只负责铸造兵器盔甲,所以只有一个司正,苏缇给铁木司加了木匠后就多设了一个司正,一左一右。左司正管木匠,右司正管铁匠。

     众人见苏缇下了马车后纷纷行礼,道:“我等见过王爷。”

     “诸位不必多礼。”说话间苏缇已经来到众人面前。

     两位司正之前都是庶民,见到苏缇后紧张得直哆嗦。

     苏缇见后一脸郁闷,心里想到“本王又不是吃人的猛虎,干嘛那么怕我?难道是我长得太凶了?不对啊,本王承认自己的长相不是很帅,比不上潘安之流,但起码也不丑啊。”

     为了不让二人有压力,苏缇刻意用玩笑的语气道:“初次见面,二位不打算给本王介绍一下自己?还是让本王自己猜呀。”

     这时,一直低着头的左司正战战兢兢道:“王爷,咋们见过。”

     “呃……?”苏缇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个年轻人,眉头一皱,心想着这家伙怎么这么眼熟,好在他聪明,几秒就想起此人来了,大笑道:“你不是老吴嘛!给本王纸坊造锦盒的那个。”说完还使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到苏缇这么亲民两位司正都松了一口气,苏缇的暴躁脾气可是出了名的,而且他之前的名声确实不太好,虽然最近名声渐渐好了一点,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两位司正不得不小心谨慎。

     “王爷一表人才,爱名如子,小臣祝您,祝您……”吴江没读过书,说不出多少奉承人的话,又加上紧张,脑子突然短路,一片空白,不知如何说下去。

     见到吴江的处境后,一旁眼大身粗的右司正急忙道:“小臣牛大海和左司正祝王爷万寿无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同吴江一样,这个牛大海也是个大老粗,大字不识一个。这句话还是之前参加了一个老头的寿宴学来的,也不懂什么意思,只知道是一句奉承人的话。

     牛大海的话一出惹得林太府脸色一黑,使劲的瞪着牛大海。

     看到林太府的表情后牛大海心喊:“坏了!这该如何是好!”

     “逗比。”苏缇并没有生气,忍不住笑骂了一声。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苏缇说的逗比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到苏缇的表情和语气似乎没有生气,各自都松了一口气。

     “走吧。”苏缇拍了拍牛大海的肩膀大步流星的走进铁木司,心想着,“没文化,真可怕。”

     没文化,确实可怕!这是实话!!

     刚要进铁木司的大门苏缇忽然停了下来,表情严肃,语气极其坚定道:“为邕国计,本王决定,拨银十万,让邕宁每个乡都建立一个私塾!孩童无论男女都可以免学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