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郭嘉火烧死亡谷
    历史上的郭嘉是个短命鬼。

     好色、好酒。

     年纪轻轻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以至于英年早逝。

     苏缇对郭嘉道:“你就留在军营里给孤当军师吧。”

     郭嘉大喜,急忙叩恩,“谢吾王。”

     拜没有任何功绩的郭嘉当军师,军营里不会有什么意见。因为没有一个士兵对军师的职位感兴趣,在他们眼里,军师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该干的差事,谁爱干谁干,反正我不干。

     反之,如果苏缇拜一个没有任何功绩的人当大将军就不同了,不被敌人打死都会被手底下的士兵喷死。

     郭嘉是幸运,因为没有人窥探他这个位置。

     ————

     一个时辰后,全军休整完毕。

     天已大暗,夜黑风高。

     号角声响起,全军点起火把继续急行。

     子时。

     斥候来报:“启禀大王,大军已行至死亡谷,只要穿过这条山谷就到武鸣县了。”

     死亡谷?苏缇总觉得这名字有点渗人。

     郭嘉对苏缇拱手道:“大王,臣乃武鸣县人氏,幼时路过一次死亡谷,此谷不宜行军。”

     “为何?”苏缇反问道。

     郭嘉解释道:“此谷最宽处只有五丈,最窄处三丈,且两边的山坳上植被茂盛,如果敌军在此设伏,我军的斥候很难发觉。”

     苏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军师可有秒计?”

     郭嘉犹豫了一下,道:“很简单,植被茂盛,一把火烧了便是,只是……”

     “只是什么?”

     “此山谷连着十万大山,要是放火必定会连累到大山中的无辜生灵。”郭嘉把他的担心说了出来,一脸惭愧的表情。

     郭奉孝到底还是太年轻,心狠不下来,要是换成毒士贾诩,别说烧一座大山了,就算烧一座城池他都不会心软。

     “若是绕过死亡谷呢?”苏缇问道。

     不等郭嘉回答,斥候便抢先道:“大王,小的也是武鸣人氏,若是绕过死亡谷起码还得行军两天才能到达武鸣县。”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烧!”苏缇毫不犹豫的说道。

     “遵命!”斥候答应一声,带人放火去了。

     大山上的生灵算什么?能跟武鸣县的守军和百姓比吗?

     犹犹豫豫的打仗,只有死的份!

     所以苏缇毫不犹豫的选择放火烧山,如果这把火能将伏兵烧死,那么山上的万物生灵死得也值了,就当是为国捐躯了。

     此时吴将军早已带着五百军士埋伏在山谷两旁的山坳上,就等苏缇的大军进来,来个瓮中捉鳖。

     “点火!”

     滋滋、啪啪。山坳两旁的树木被大火烧得啪啪作响。

     正好苏缇走运,一阵东风吹来火势迅速蔓延。

     为了不让山上的伏兵有时间逃跑,苏缇让弓箭手射出千八百支火箭,来个火上浇油。

     可怜的伏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火包围,只能硬着头皮往山谷底下跑。

     跑到山谷底下的伏兵照样逃不出死神的魔爪,由于两边的山坳火势太大,山谷下热得像一个烤炉。士兵们被烤得皮开肉绽,在加上浓烟呛鼻,还没冲出山谷就倒下了。

     不久,空气中弥漫着肉被烧焦味道。

     一个时辰后大火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朝着不远处的十万大山席卷而去。

     大火走远后苏缇领着大军进入山谷,踩着敌军的尸体朝着武鸣县走去。

     骑在马上的苏缇在心里感叹一声,“诸葛亮火烧博望坡,周瑜火烧赤壁,郭嘉火烧死亡谷,这火牛逼啊!”

     ————

     武鸣县城这边。

     钱恒带着五千士兵正在猛攻武鸣城,由于吴将军已经在死亡谷设伏,钱恒不再担心苏缇的援军。

     没有了后顾之忧,钱恒把所有的军队集中在了攻城上,让守城的叶则压力大增。

     “弟兄们!升官发财就在今晚,先登上城楼者赏金五十两!杀啊!”

     “杀!”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再加上有钱恒在此督战,叛军没人敢后退,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就是干。

     叶则在城上率领着一千多人血战,有箭的放箭,没箭的扔石头。

     当所有的滚石檑木都砸完后县令让人去把县衙给拆了获取石头和木头,抵抗敌军。

     武鸣县城里的百姓见县令如此,都争相效仿,有两间房的人家拆去一间,只有一间房的人家就拆牛栏,猪栏,往城墙上送去了数不尽的石块木头。

     叶则砍杀了一个登上城墙的叛军,对着守城的将士们道:“弟兄们,在坚持一会,大王的援军马上就到!”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誓死守卫武鸣城!”

     城楼上的士兵与百姓众志成城,打退了叛军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钱恒看到武鸣城上的将士个个斗志昂扬,不畏生死,忍不住叹息一声,“如果我军也有这种不畏生死的精神,何愁武鸣城不破?”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叛军中一个年轻的士兵丢下武器哭嚎着跑出战场。

     很多人看到后也都蠢蠢欲动,但又害怕钱恒手中的大刀。

     “给我攻城!后退者杀无赦!”钱恒暴怒,驱马追上逃跑的小兵对着脖子就是一刀。

     小兵人头瞬间落地,脖子上的血喷出一丈高,身体摇摇欲坠之际轰然倒地。

     后退必死,前进或许还有活路。

     叛军们咬着牙爬上云梯,但迎接他们将的是雷石滚木,还有穿喉的利箭,和冰冷的大刀。

     “杀啊!”

     “杀叛军,建功勋!”

     苏缇率领的大军赶到战场,向叛军身后冲击。

     钱恒慌了,这是要被两面夹击的节奏啊,在心里直骂吴将军是个没用的东西,守个死亡谷都守不住。

     “撤!快撤!”

     事到如今钱恒只能下令撤退,现在还想攻破武鸣城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再不走的话只能全军覆没。

     苏缇来到红衣大炮旁亲自装上弹药,一边点火一边嘀咕道:“想跑,吃本王一炮再说!”

     轰!

     红衣大炮发出一声怒吼,震破苍穹。

     炮弹落入叛军君中犹如天女散花,巨大的冲击波和榴弹瞬间炸死十几个人。

     凡是被炸到的叛军,多数死无全尸,还有一丝脸上扎满弹片,连亲妈都认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