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上厕所用竹片?
    邢部尚书李毅是寒门出身的官员,在邕国是各大士家排挤和讥讽的对象。

     心中空有一身抱负,但却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来。

     面对主子无能,士家坐大的局面他也只能窝屈在这小小的邢部里不见天日。

     在得知苏缇召见自己后急忙匆匆赶往王府。

     “也许这是翻身的机会。”

     ——

     要想与士家对抗,苏缇就必须扶持寒门。

     像李毅这种寒门出身却能做到邢部尚书位置的人本事肯定不小。

     邢部尚书可是掌管全国司法和刑狱的官员,这种人必须好好利用。

     他这种人就像林太府那个老头一样,你给他一个蜜枣吃,他就会对你感恩戴德。

     ——

     在王府的一处花亭下,苏缇亲自给李毅沏了一杯茶。

     就是这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李毅心里就感动得一塌糊涂。

     ——

     综合上下五千年里,每一个出色的帝王都有一套收买人心之术。

     “邢部可是国家震慑非法分子的利器啊,李大人辛苦了。”

     ——

     听到苏缇这么夸自己,李毅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

     毕竟邢部这个机关可以说是冷门得不能再冷门的了,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重视过?而且说这话的还是王爷,他能不激动吗?

     邢部尚书,听着倒是很威风,但是现在邕国的国情却是士大夫势大,往往组成一个集团,以至于一个跟士大夫有挂钩的小官他都得罪不起。

     就好比前几日,一个小地主之子打伤了一个老百姓,他刚把此人抓进牢里,还没来得及问罪,就有一个屁大点的官打着士大夫刘贵的名号前来要人。

     ——

     “不知王爷此次召臣前来所为何事?”

     苏缇笑了笑,把他打算从牢里获取劳动力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过那些罪大恶极,杀人放火之徒可不能放出来。”

     邢部尚书额头挤出了一条黑线,他还以为苏缇此次召自己前来是有什么大事要办呢,不免有些失望。

     ——

     不过苏缇还是给了他一点希望,只见苏缇开口道:“想必李大人已经知道本王在邕宁开荒的事,不瞒李大人,本王决定在邕国改革变法。”

     “你要做好心里准备,以后可是有你忙的,本王的意思你可懂?”

     ——

     听到苏缇要改革变法李毅激动得跪在地上,满腔热血道:“臣以王爷马首是瞻,愿为王爷赴汤蹈火!”他清楚的知道,一旦变法将是自己翻身之时!

     ——

     把李毅打发走后苏缇长叹了一口气,本以为穿越过来做个诸侯可以逍遥自在,可没想到会是这番处境。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人往往是被逼到绝境才会激发自己的斗志。

     “我现在是一个诸侯,邕国的主人!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青年!”

     苏缇深知,想要改革变法靠得不只是斗志,还需要强大的魄力和胆量。

     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变法之事一不小心将会万劫不复。

     ——

     苏缇一脸心事重重的来到王府大院,邕国虽穷,但王府可不小,这可是以前的苏缇劳民伤财所建,王府前后长五百米,东西宽二百多米,光下人就有三十多个。

     即使这样,在几百个诸侯国当中苏缇的王府却依然是最烂的一座,没有之一!

     没办法,鬼叫你穷啊!

     ——

     “王爷,饭菜已备好,王妃等着您用膳呢。”

     跟苏缇讲话的这个人是王府的管家金大满,一脸肥肉,满身肥瞟。

     顺着之前的记忆,苏缇知道金大满此人虽然平时有些贪吃,但并没有什么坏毛病,在王府做事已经有八年了,王府里的一切大小事物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

     “这……这菜可否合王爷口味?”王妃颜容有点紧张的看着苏缇,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做菜,一直娇生惯养的颜容不惜放下身份跟着府里的下人学做菜就是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

     毕竟不是二十一世纪,这里没有花生油也没有炒菜,吃了一口清水煮青菜后苏缇便没有了胃口,但看到王妃一脸期待的表情时还是装作满意的点了点头。

     “喜欢就好,你多吃点。”天真的王妃那里看出苏缇的无奈,一个劲的给苏缇夹菜。

     苏缇看着全是用猪油做的荤菜后皱起来了眉头。

     “看来得从系统兑换点花生出来榨油才行,要是天天吃猪油我会疯的!”苏缇心里想到。

     ——

     穿越过来不仅仅是吃饭不习惯,苏缇要面对的还有更多糟糕的事。

     ……

     闹肚子的苏缇好不容易解开了烦人的裤子,一泻千里后像往常一样摸了摸墙上想找纸巾。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喊一声:“卧槽!”

     一想到现在的人很可能用瓦片和竹片擦屁股苏缇就打了个哆嗦。

     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

     不过自己好歹也是个诸侯王,总不至于用瓦片吧……但是记忆里前身似乎就是用竹片,因为这个时代的纸张太粗糙,用竹片还好过用纸……苏缇感到一阵崩溃。

     手里握着竹片迟迟不敢下手的苏缇突然想起了声望系统。

     声望系统里的东西还挺便宜,一点声望就兑换出了好大一卷纸巾。

     “唉,古人的菊花真可怜……”

     看着手里的纸巾苏缇想到了一条发财的路子,自己为何不造纸巾然后高价卖给那些达官贵人呢?中原那些诸侯国可不缺钱,缺的就是享受,别以为擦屁股就不是享受……

     ——晚上七点,天已经暗了下来。

     无聊——除了无聊,还是无聊。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任何消遣时间的东西。

     什么?你说可以去逛青楼……呃,苏缇也想去,但是现在他不能去,为了振兴邕国,就要远离这些风花雪月的地方。

     无聊,那就工作吧,苏缇在房间里点了一盏油灯认真的想着变法的事。

     战国时期,秦国之所以能横扫六国,靠的全是商鞅变法时打下的基础,而且这个时代虽然文化与古华夏文明相同,但是历史却不同,根本没有过出现商鞅变法的事例,苏缇决定效仿商鞅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