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
    “大王有令,活捉秦开山!”

     “大王有令,活捉秦开山!”

     混战之中,这句话一传十,十传百,最终传到了杨再兴的耳朵里。

     只见杨再兴一袭军装勃然英姿,如琼枝一树,漆黑不见底的眼眸,如一潭深水直淹没得人无处喘息。

     手中的碧血银枪,冒着凌厉的寒光,枪头上的寒珠在阳光下格外耀眼,锋芒毕露。

     “驾!”

     的卢马蹄下生风,如一道白色的闪电,朝着竖起“秦”字大旗的地点驰骋而去。

     【叮咚——杨再兴“勇冠”技能爆发,武力+8,武器碧血银枪+1,坐骑的卢马+1。基础武力105,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15!】

     【叮咚——杨再兴伤害宝石生效,武力+4,武力值上升至119!】

     苏缇记得系统说过伤害宝石所增加的武力值在2~5点之间,所以杨再兴这次只加了4点武力值也就不感到奇怪了。

     秦开山身为三军主将,身边的亲兵多达百人。

     而且秦开山并没有像三国演义里的那些主将一样亲自上阵杀敌,而是站在高台上从容不迫的指挥着军队作战,所以杨再兴想要生擒此人并非易事。

     但有些人注定就是为了创造奇迹而生!

     犹如一尊杀神的杨再兴已经单枪匹马连挑数十人,鲜血染红了胯下的神驹。

     看着杨再兴离自己越来越近,秦开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席卷全身。

     “杀了此人,官升三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杀啊!”

     五六支长矛分不同方向齐刷刷刺向杨再兴,危机时刻只见杨再兴爆喝一声,把碧血银枪挥舞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之旋转,接着空气中传来五六道兵器折断的声音。

     “死!”

     随着一声声惨叫,地上躺下了十几个小兵,做着同样的动作,就是捂着喷血的脖子,拼命的挣扎。

     “放箭!”为了保命秦开山已经无心指挥大部队作战,急忙命身边的亲兵射杀杨再兴。没有了秦开山的旗帜指挥,叛军的阵型随之大乱,犹如无头的苍蝇四处乱撞。

     杨再兴剑眉一挑,把碧血银枪挥舞得泼水不进,朝他呼啸而来的箭雨竟然难以伤他半分!

     当然,叛军之中也卧虎藏龙,并非全是宵小之辈。

     秦开山的副将齐郎,号称隆安第一猛,并且箭术精湛,曾一箭射穿三层甲胄。如今正把手中的大弓拉成满月,对准了杨再兴的脑门。

     “中!”

     破空的声音响起,一支穿云箭伴随着呼啸的风声射向杨再兴,躲过了碧血银枪的格挡。

     杨再兴寒毛竖起,急忙低头躲避,寒箭刺穿头盔,顺势带走。

     “好险。”

     刚刚若果让慢那么一丢丢,杨再兴的脑门就要被刺穿了。

     杨再兴惊魂未定之际,第二箭已经直奔着他的胸口呼啸而来,由不得他半点大意,急忙侧身躲避,怎奈此箭速度太快,尽管杨再兴已经全力躲避,但还是狠狠的刺进了杨再兴的肩膀。

     【叮咚——杨再兴“残血”技能发动,武力+5持续三十回合,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24。】

     “竖子安敢暗箭伤我!”

     剧烈的疼痛刺激了杨再兴的神经,使他变得极度狂暴。

     咬着牙拔出插在肩上的羽箭扔向齐郎:“死!”

     被杨再兴扔出的羽箭速度竟然比齐郎用大弓射得还要快!竟似闪电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了齐郎的心脏。

     齐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插在自己心口上的羽箭。

     实在没想到啊,自己最后竟然死在了自己的箭上……也没来得及说一遗言便一头从马背上栽了下去。

     用刀的最后往往都死在刀刃上,用枪的往往死在枪头上,用弓的自然也逃脱不了死在箭上的命运。

     看到此情此景,苏缇不禁想到起了南宋大词人辛弃疾所作的词句: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

     秦开山没时间为齐郎难过,拔出佩剑摆好架势等着杨再兴冲上来。

     片刻功夫后杨再兴已经杀到了秦开山的将台之下,双腿紧紧的夹住的卢马,大喊一声:“起!”

     的卢马长啸一声,一跃而起,稳稳当当的落在了高达二丈的将台之上。

     之后还不忘记耍帅,狠狠的甩了一下脖颈上的鬃毛。

     杨再兴用碧血银枪指着秦开山道:“男子汉大丈夫空有一身本领,不思报效国家也就罢了,竟做起了反贼,理因当诛!王上慈悲,让某留你一命,事到如今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若再执迷不悟某必杀之!”

     秦开山丝毫没有放下武器投降的意思,拿着佩剑冲向杨再兴:“柳公对我恩重如山,今日只有以死报之!”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杨再兴怒喝一声,轻轻松松将秦开山的佩剑挑飞,握着长枪的手一抖、一划,便将秦开山的脖子割断。

     他也知道苏缇现在手底下缺人,想要收服秦开山为自己所用。但这秦开山的骨子里已经认定了柳家的族长柳安为主子,柳安的罪名必死无疑。就算秦开山降了苏缇,但看到柳安被杀,心里会不会对苏缇产生怨恨呢?会不会谋划着为主子报仇呢?所以杨再兴宁愿杀了秦开山,大不了跟苏缇解释说自己一时失手,毕竟战场上刀剑无眼,想来苏缇也不会怪罪自己。

     杨再兴将秦开山的首级割下,用长枪挑起,大喊道:“秦开山以死,尔等还不跪降更待何时!”

     叛军本来就被吊着打,秦开山一死就更加没有斗志了。反正已经有人带头临阵倒戈了,自己也干脆降得了,反正降的是邕国国君,说起来也不吃亏。

     “不打了,都是自己人,我投降,我投降!”一个校尉率先放下武器。

     “我也投降。”

     “我也是!”

     霎时间有将近五百多名叛军放下武器跪降。

     四大士家的族长见大势已去,急忙带着剩余的一些死忠逃回隆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