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骑兵发威
    队伍集合完毕,随着苏缇的一声令下,如狼似虎的王师大军迈着整齐的步伐挺近柳州城下。

     看到城下队形整齐,气势磅礴的王师大军,柳州城上的叛军顿时心生畏惧,就连刘兴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苏缇骑着绝影马,身上的金甲在大军中格外的耀眼,对着城上的刘兴喊道:“刘兴!速速开门投降,饶你一命!”

     刘兴喊道:“我娘亲何在!”

     “呵呵。”苏缇冷笑了两声,自言自语道,“有钱昭和做人质,说不定还真能劝降了刘兴这个小屁孩。”

     苏缇对身边的一个亲兵做了个手势,“带上来。”

     “遵命!”

     一小会功夫后钱昭和被亲兵带了上来。

     也许是这些天以来的心理压力过大,她看上去明显憔悴了许多,看到站在城楼上的刘兴后急忙大呼,道:“兴儿救我!救我!”

     由于两方相隔甚远,再加上钱昭和乃一阶女流,声音太小,城楼上的刘兴根本听不见她在喊什么。

     虽然听不见娘亲在说什么,但刘兴能感觉得到她这些天来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一想到自己的这个美貌母亲很有可能被苏缇玷污了,刘兴就恨的咬牙切齿,一双拳头狠狠的砸在城墙上,恨不得扒了苏缇的皮,喝苏缇的血,吃了苏缇的肉!

     苏缇瞥了一眼钱昭和,淡然道:“你走近一点,好好劝劝你这个宝贝儿子,孤向你保证,他要是肯投降,孤不仅不会治他的罪,反而许给你母子二人荣华富贵。”

     “好。”钱昭和对苏缇施了一礼,缓缓的朝前方走去。

     看着母亲离自己越来越近,刘兴的脸抽搐了一下,一滴泪水夺眶而出,哽咽道:“娘,孩儿对不住您!”

     这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刘兴从一个弓箭手的手上夺过弓箭,把箭头对准了钱昭和,瞄准钱昭和的眼珠里布满了血丝,一双手微微的颤抖,脑海里全是儿时母亲唱给自己的童谣………

     “啊……”刘兴撕心裂肺的大喊一声,用尽全力把弓拉满,在放弦的那一刻,母爱将永远离他而去………

     弓箭刺穿了钱昭和的身体,也刺破了刘兴的心理防线,暴怒之下拔出佩剑,怒吼道:“全体将士听令,出城迎战!擒杀苏缇者,赏黄金千两!封大将军!”

     看着躺在地上的钱昭和,苏缇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即使刘兴不降,苏缇也不会杀她。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刘兴为了摆脱束缚竟然亲手杀了自己的母亲。

     让一个女人卷入了战争,苏缇表示很惭愧。

     事已至此,只能抡起袖子跟刘兴干了。

     战争就是这样……

     苏缇拔出佩剑对着身后的士兵道:“战!”

     “杀啊!”

     两拨人马迅速碰撞在了一起,刀声,剑声,弓弦声,声声刺耳。

     马的嘶鸣声,擂鼓声,呐喊声,凝聚成了一股巨大的轰鸣声,震破苍穹。

     [叮咚——宿主“王者之气”技能发动,全军士气+6,全体士兵武力+3。]

     [叮咚——杨再兴“单骑”属性发动,武力+8,坐骑+1,武器+1,基础武力105,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15!]

     站在帅台上的苏缇目光如炬,扫视着战场,寻找杨再兴的身影。

     只见杨再兴一人一马一枪往敌方的盾牌阵冲去,犹如一头暴怒的猛虎,或者说是一头发了疯的公牛。

     “列阵!”

     随着指挥官的一声令下,两百三十名盾牌手排成一个正方形,四周的盾牌全部架着锋利的长矛。

     “咧……”的卢马长啸一声,蓄足力气,纵身一跃直接从盾牌手的头上跃过,跳入阵中。

     进入盾牌阵中心的杨再兴大发神威,一杆碧血银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坚硬的盾牌在杨再兴的眼里,简直就是摆设,如同无物!打碎几个盾牌就是一枪的事。

     见杨再兴如此勇猛,刚刚替钱昭和收完尸体的刘兴怵目惊心,当即下令,道“让铁索队上!”

     铁索队,就是专门拿着铁索套人的队伍,专门用来对付一些勇猛的武将,可谓是猛将的克星!

     正在盾牌阵中杀得兴起的杨再兴触不及防下竟然被一条铁索套住了左手,接着脖子和右手也被套住了。

     “拉!”

     每条铁索都有两三个士兵在使劲的拉着铁索,由于左右两边都被铁索套住,杨再兴动弹不得,被紧紧的固定在原地,只能使劲的咆哮,犹如一头被困住的猛虎?

     “杀了他!”

     见杨再兴被困住,一个胆大的士兵慢慢靠近,对着杨再兴就是一枪。

     由于这个士兵太过紧张,又畏惧杨再兴,慌乱之际只捅中了杨再兴的右腿。

     [叮咚——杨再兴“残血”属性发动,武力+5,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20!]

     120的武力值,已经突破人类极限的10点!

     “吼!”在疼痛的刺激下杨再兴发出了猛虎一般的咆哮,左腿一使劲便将捅伤自己的小兵一脚踢飞十几米,然后双手勒紧铁索,双腿夹紧马背,用力一拉便将拉扯铁索的小兵扯了过来。

     “死!”杨再兴的铁拳砸在了一个小兵的脑袋上,直接将此人开了瓢,鲜血、脑浆洒活一地,惨不忍睹。

     没有了束缚的杨再兴拿回碧血银枪后直接将铁索队屠杀殆尽,一个不留!

     浑身沾满鲜血的杨再兴就像一个从地狱里走出的死神!疯狂的收割着敌军人头。

     “骑兵冲锋!”苏缇见时机成熟后挥舞着指挥旗帜。

     看到苏缇举起小黄旗,埋伏在后方的骑兵迅速杀出。

     骑兵进入战场后就像秋风扫落叶一般,霎时间便卷走了成千的叛军。

     毫无防备的叛军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骑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铁骑大军淹没,除了临死前发出一声惨叫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骑兵,放在现代就相当于坦克!

     以步兵对抗骑兵,就像步枪对坦克,毫无胜算。

     刘兴狂傲不假,但也不傻,知道如果在这么打下去非全军覆没不可,急忙下令鸣金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