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七章高顺的第一滴血
    “弟弟!”

     龙飚看到亲兄弟战死,悲痛欲绝,恨不得上前跟罗成拼命。但理智告诉他,自己打不过罗成,还是带着大部队撤退要紧。

     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黎川城很可能已经易主,自己这次几乎是倾巢而出……龙飚越想越害怕,只能在心中向上天祷告,希望自己的猜测是假的。

     “快撤!快撤!”

     将近一万的跤趾军早就被吓破了胆,有些人为了逃得快,干脆把兵器盔甲甚至是武器都扔了。如果从天空俯瞰此时的场景,就仿佛看到三千匹恶狼在追赶着有上万只羊的羊群。

     与此同时,龙飚的老巢黎川城正遭受着高顺带领的陷阵营,和将近四千名邕国士兵的猛攻……因为龙飚和龙戟之前几乎将城内的兵力全部带走,所以黎川城内只剩下了一些民夫和老弱残兵。

     陷阵营的将士奋勇当先,巧妙的运用了盾牌的掩护,率先冲到城墙之下,从身后拿出飞钩,然后将飞钩狠狠的抛到了城墙上。

     接下来的一幕,让跤趾人彻底傻眼了,只见陷阵营的将士们,就像一只飞檐走壁的壁虎,拉着绳索飞快的往上爬。

     “放箭,快放箭!”

     “还放个屁箭,逃吧!”

     “不打了,我投降!”

     “我也投降!”

     由于城上的很多跤趾人都无心恋战,陷阵营的战士也就没有受到多大的抵抗,三两下的功夫就爬上了七八丈高的城墙。接着,他们从战靴里抽出了锋利的匕首,开始大开杀戒……

     很快,城门就被打开了,高顺带着大军开进黎川城,将跤趾军旗扔下城楼,换上了邕国军旗。

     自此——跤趾国全面沦陷。

     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两百多万人口,皆入邕国囊中。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世间再无跤趾国。

     这时,本想逃回黎川城的龙飚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城楼上插着邕国军旗。

     城里传出了邕国高昂的战歌。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感。

     “家没了……”

     “国亡了……”

     “弟弟死了……”

     “狡猾的邕国人,我龙飚今日与你们玉石俱焚!”

     他调转马头,恶狠狠的看着向自己冲来的罗成,大声对身边的将士们道:“今日,我龙飚誓死不做亡国奴,如果你们身上还有一点男儿热血,就跟我一起杀敌报国!”

     “我愿与将军共存亡!”

     “愿与跤趾共存亡!”

     这是跤趾国最后一支的武装力量,居然在国破家亡的时刻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决心和毅力,与刚刚追上来的邕军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鲜血染白纱,夕阳正当红。

     马儿嘶鸣,刀光剑影。

     男儿碰撞,擦出一团火花!

     正当罗成的部队和龙飚的部队斗得不可开交时,一直在坐山观虎斗的高顺出手了:“儿郎们,都随本将军杀出去!升官发财就在今朝今夕!”

     “嚯!嘿!”

     “杀啊——”

     “杀——”

     黎川城的城门被缓缓打开,高顺的部队就入同脱笼的猛虎,二话不说就扑向跤趾军,狂捅龙飚的菊花,有了高顺的加入,罗成的压力顿时大减。

     跤趾军被前后夹击,阵脚即刻大乱,队形也随之崩溃。虽然龙飚把队伍的士气提升了上去,却也改变不了战败局势。之前,罗成的三千兵马都能把他打得够呛,更何况加上了高顺的四千兵马?况且,他手中的一万士兵,有一大半是刚招募的新兵,与经历过战争洗礼的邕军没法比。

     在混战中,龙飚与高顺狭路相逢……

     龙飚看高顺的军衔不低,想要阵斩高顺提升士气,二话不说就挥刀杀了过去。而高顺呢,自出征以来都没有斩杀过一员大将,见龙飚上来送人头,自然不肯放过,当即也拔剑迎了上去。

     “哐当!”佩剑和大刀迅速碰撞在了一起,顷刻间火花四射。两人的速度都快速闪电,普通人根本看不到他们出招,只看到笔笔寒光闪过,完美的诠释出了刀光剑影这个词汇。

     “再吃我一刀!”

     龙飚紧咬着牙根,额头上凸起一根青筋,将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了手臂上。健硕的肌肉几乎将他的铠甲撑爆,一招“力劈华山”就朝高顺的脑袋上砍去。

     这一刀的威力,足以将一匹战马劈成两半!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高顺自知扛不住龙飚的雷霆一击,立即舍弃战马,滚在地上。就在他落地的那一瞬间,龙飚的大刀已经劈了下来,硬生生的将高顺的战马劈成了两截,五脏六腑撒落一地,惨不忍睹。

     将军爱马就像色@鬼爱女人一样,当亲眼看着自己的战马被劈死后,高顺勃然大怒,大喝道:“天杀的直娘賊,老子宰了你!”一边骂着,一边杀了过去。

     龙飚大刀一扫,欲要将高顺拦腰砍断。突然,高顺把身子往后一仰,躲过了凌厉的一刀。而后,他趁着这个间隙,飞快的闪到了龙飚的坐骑肚子下,左手拿剑,右手抓住马鞍,一招“鲤鱼打挺”就骑了上去,刚好落在龙飚的身后。

     骑上龙飚的战马后,高顺的左手也没闲着,一剑就朝龙飚的后背捅去,把龙飚扎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为了解恨,高顺连捅了龙飚十几剑,又将他扔下马来,当着他坐骑的面,将其开膛破肚!肠子和器官流了一地,让人作呕。@但这显然不够解恨……之后,高顺还将龙飚的首级割了下来,用剑挑起。骑着他的战马在战场中驰骋:“龙飚已经授首,尔等还不快降!龙飚已经授首,尔等还不快降!”

     这时,一个跤趾校尉高声大喊道:“龙将军壮烈殉国!尔等也将随他去亦,誓死不降!”

     “誓死不降!”

     “誓死不当亡国奴!”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拼了!”

     罗成和高顺的额头上都冒出了一条粗线,“一路打过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骨气的跤趾军,这还真是有些出人意料呢……既然他们想死,那就成全他!”

     拼命怕什么?

     在场的邕军那个不是在腥风血雨中走过来的汉子?

     会怕跟猴子拼命?

     笑话!

     (作者君明天就辞职了,打算以后全职写小说,那么以后的更新量就会有所提升。起点上架作者是有600块全勤的,剩下的就要靠订阅了,如果大家不想我饿死,英年早逝的话,就多看正版吧。总之作者君的狗命就交到你们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