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十步杀一人
    长安。

     司马府内。

     “啊!啊!啊!气死我也!”

     司马儒把眼前的茶桌掀翻,疯狂的咆哮着。就在昨天,他被周天子给罢官了——他恨呐!恨自己辛辛苦苦奋斗了数十年,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上乘风破浪,好不容易才混到了中书令的位置。怎料,却被远在长安数千里的镇南王给扳倒了!

     说到底,他就不应该闲着没事干去对付苏缇,最后被苏缇强势反杀,怪谁呢?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梁世观、苏缇,我司马儒与你们不死不休!”司马儒咬牙切齿道,连他请来搬家的小厮隔着空气都能听到他咬牙的声音。

     请来搬家的小厮似乎有些不耐烦,叫嚷道:“哎我说,你到底还搬不搬了!”

     “你!”司马儒指着小厮的鼻子就要开骂,但一想到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就忍了下来:“那就搬吧……可别把东西摔坏了。”

     现在的司马儒就如同一条丧家之犬,生无可恋的坐在给他搬家的牛车上,一路颠簸,想着自己如何才能东山再起……但可惜的是,他已经没机会了。

     当牛车进入一个小巷子时,被三个人挡住了去路,站在中间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眼神冰冷,仿佛是一块九幽万丈下的千年寒冰,砭人肌骨;站在右边的那人则是披着长发,眼神空洞,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与他无关;站在左边的是一个青衣女子,长发如瀑,肌如白雪,脸上蒙着一片轻纱……他们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手上都拿着一把剑。其中有一把已经出鞘……@

     司马儒怎么说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对着利剑出鞘的男子道:“天地浩然,朗朗乾坤!尔等岂能在天子脚下行杀人劫财之事!我乃当朝中书令司马儒是也,尔等若是识趣,就速速退去,免得惹火上身!”

     很显然,司马儒以为自己是遇到拦路抢劫的恶徒了。

     只见利剑出鞘的男子,一步步走向司马儒,冷冰冰道:“在下叫聂政,今日不求财,只想向阁下借一样东西。”

     司马儒看了一眼赶着牛车的小厮,发现这个小厮早就吓得瑟瑟发抖,只能鼓起勇气问道:“阁下要借什么东西?但凡是在下能给,就绝不会吝啬……求你不要再走过来了……!”

     “借你的脑袋!”

     “什么……你,不……”

     【叮咚——聂政剑“剑圣”技能发动,降低司马儒4点武力值。司马儒基础武力66,当前下降至62。】

     一抹寒光闪过,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咔擦”声,司马儒便人头落地。没了头的脖子,瞬间喷出了两丈高的血泉,身子也从牛车上摔了下来。架着牛车的小厮看到这一幕也吓得晕了过去,但聂政显然不想留活口,便一剑将他刺死。

     远在邕宁城的苏缇听到系统的提示音也是吓了一大跳……他在心中猜测:“聂政应该是想拿司马儒的人头给寡人做见面礼给吧。”

     聂政扯下小厮的衣服,将司马儒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包好,挂在腰间,对身后的越女和葛聂道:“师弟师妹,我们走吧。”

     越女刚抬起脚,眼神瞬间变得警惕起来,厉声道:“什么人,出来!”

     “哈哈哈……”

     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就见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子从小巷的另一头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他穿着白色劲装,左手拿着一把佩剑,右手拿着一壶酒,看起来放荡不羁,又掺杂着一股书生气。

     聂政冷冰冰的看着来人,然后用剑指着他的鼻子,问道:“你是何人?”

     来人打了个酒嗝,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轻轻的用手指将顶在鼻子前的剑挪开,醉醺醺,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在下,呃,李太白……本想拿司马儒的脑袋去跟镇南王换些酒钱……没想到,被三位抢先了一步。”

     听到李白的开场白,越女冷哼一声:“好一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怕就怕你说得出,做不出!”

     听到越女的挑衅,李白瞬间就不乐意了,拔剑道:“你想试试不成?到时可别说我李白欺负你一个弱女子。”

     看到李白拔剑的姿势,越女就知道他是个高手,当即点燃了她的战斗欲,遂拔剑道:“二位师哥且在一旁观战,看师妹如何教训这个狂妄之徒!”

     “看谁教训谁!”

     李白露出戏谑的笑容,舞剑迎了上去,不一会儿,一男一女就在小巷里打了起来。

     【叮——越女的作战对手是李白,因李白也有“剑侠”属性,两者相互抵消。越女武器+1,武力值上升值96,李白武器+1,武力值上升至96。】

     【叮——系统检测到李白“酒剑仙”技能发动,武力+3。武力值上升值99!】

     “卧槽!”

     听到系统的提示,正在和林霜霜造小人的苏缇差点阳~痿,心想着:“越女怎么跟李白干上了?这李白又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之前开大礼包一共乱入了三个人。一个是李存孝,一个叫?宫??,还有一个是武力值95的诗人、官员……看来此人就是李白了!……看来这两人还是挺有缘的,这么大的世界都能碰到一起……@

     这时,李白和越女两人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两人挥出的剑气砍断了路旁好几棵柳树。李白的剑法千变万化,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越女翩若惊鸿,幽幽红颜,森森剑影,看似地狱里走出的女修罗,却有着凌波仙子的风情千般妩媚。

     在一旁观战的葛聂和聂政对了眼神,便喊道:“师妹停手。”

     越女自知再打下去也占不到便宜,便收回了剑,对李白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不打了,想不到你还挺有两下子的,跟我两位师兄不逞多让。”

     李白收回了剑,道:“姑娘刚才舞剑时,让李白想起了镇南王夸赞褒妃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