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四章征黎国8——赤膊上阵
    “妙!”杨延昭对郭嘉竖起来大拇指,“留其五分困住,楚王不得不派兵来救。届时,我们便在途中伏击楚军援兵,必有斩获!”

     郭嘉笑了笑,指着如潮水般涌过来的楚军,道:“接下来,就看杨将军的了。”

     杨延昭将芦花枪狠狠的插在地板上,信心十足道:“一群乌合之众,奉孝放心!”

     这时,楚军已经喊着杨延昭听不懂的“楚语”咿咿呀呀的杀了过来。杨延昭缓缓举起右手,做出了一个准备的架势,在算准双方的距离后便下令道:“放箭!”

     顷刻间,天空出现了一大波密密麻麻的箭雨,在空气中划出一笔漂亮的弧度,便齐刷刷地落在楚军身上。

     楚军装备精良,人人配有一个盾牌。凭借着盾牌掩护,死伤并不是很严重,待箭雨停止后,又发出怒吼继续冲锋,比起邕军之前遇到的黎军、跤趾军都要凶猛一些。

     一直在观战的潘凤感到越来越不对劲,“按照情报,大石城应该没有那么多士兵啊……且城上的士兵似乎都是精锐部队。”

     由于他离城墙比较远,看不到杨延昭,就算看到了,他也认不出来,毕竟两人没见过面。现在,他还沉浸于打入邕宁的幻想中,丝毫察觉不到自己中计了。

     倒是鲁智深粗中有细,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对潘凤道:“潘将军,如果真如黎军所说“杨延昭带着兵马回邕宁平乱”,大石城应该守备空虚才是,不应该是现在这种情况啊。”他顿了顿,指着城墙道:“你看,大石城上面至少有七千人。负责指挥的那个将军,很有可能是杨延昭!”

     潘凤也觉得事有蹊跷,但如果撤退的话,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强撑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城上有七千兵马又如何?我楚国的雄兵照样能把它塌碎!”

     鲁智深激动道:“潘将军说的对!我大楚的儿郎岂是跤趾和黎国这些乌合之众能比的?”

     他说话时唾沫横飞,然后往手掌上吐了两口唾沫,使劲的摩擦几下,拎起一百八十斤重的禅杖,剑眉抖了两抖,嘿嘿两声,便冲向战场,“今日就让邕军瞧瞧,我大楚勇士的厉害!”

     潘凤一脸嫌弃,想起鲁智深的两口唾沫,就一阵恶心,“咦,脏死了……”

     这时,鲁智深脱掉铠甲,露出结实的肌肉和茂密的胸毛,活脱脱的一出赤膊上阵!他一路狂奔,如同一头狂暴的犀牛,两个比女人还要大的乃子在胸前甩来甩去,波涛汹涌,其脸上的横肉也起伏不定。

     面对纷至沓来的羽箭,鲁智深发出声声怒吼,把手中的禅杖旋转得像正在飞行中的直升机螺旋桨,毫不留情的将飞来的羽箭搅碎。

     他一路冲锋,很快便冲到了城门之下。因为城门上有一处半弧形的墙墩,刚好能替他挡住羽箭,没了箭羽的袭扰,鲁智深便可以毫无顾忌的攻击城门。

     只见他头上青筋凸起,脸上的横肉紧绷,两只眼睛瞪得老大,手中的禅杖往城门上一拍。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城门震动,漫天灰尘落下。

     “呸呸。”鲁智深将落在嘴边的木屑吐掉,又往手掌上吐了两口唾沫。紧接着,抡起禅杖对着城门又是一记暴击,把正在用肩膀顶住城门的几个邕国小兵震飞五六米。

     “还挺结实的。”鲁智深看了看不动如山的城门,嘿嘿两声,对着城门就是一记重拳。三拳打死镇关西的鲁达果然名不虚传!只需一拳,就让城门凹进了一个大洞,木屑纷飞。可以想象,镇关西能挨他三拳,抗击打能力该有多强!

     潘凤进鲁智深如此凶猛,不由得刮目相看。他一直不相信鲁智深能力拔杨柳,就算有,也只是一颗小树苗,但今日鲁智深之表现,让他不得不相信。他想起自己昨天还给了鲁智深一个爆溧,不由得头皮发麻……如果鲁智深当时给了自己一拳,自己早就见阎王了!

     鲁智深自然不知道潘凤在想些什么,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他现在只想破开城门!在连续打了城门三拳之后,拳头已经红肿,他不得不换脚上,当他给了城门一脚时,城门居然开了……

     “咦,我的脚有这么厉害?”

     鲁智深懵了,没想到自己的临门一脚居然能踹开城门!

     正当他得意忘形之时,城中突然杀出一人,鲁智深仔细一看,正是刚才在城上指挥的少年将军!只见他骑一匹金毛鬃,拿着一把锋芒毕露的芦花枪,威风凛凛。

     “嘿嘿。”鲁智深拿起禅杖指着杨延昭道,“看你气质不凡,可是杨延昭呼?”

     “驾!”杨延昭不答,策马杀了过去,对着鲁智深的秃头就是一记白蛇吐信,“吃某一枪!”

     鲁智深往下一蹲,头被芦花枪破戳了一层皮,火辣火辣的疼。捂着脑袋暴喝道:“你这小子好生无礼,沙场争锋,为何不报姓名就出手!”

     杨延昭勒紧马绳,“我就是杨延昭!既识得我威名,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免受皮肉之苦!”

     “呸!”鲁智深吐了口痰,愤愤不平道:“我大楚只有战死的士兵,没有投降的将军!管你是杨延昭还是杨再兴,碰上了某,只有死路一条!看某怎么拧下你的脑袋当球踢!”

     “哼!大言不惭。”杨延昭冷哼一声,长枪刺出,快如闪电!

     “呀呀呀!”鲁智深浑身肌肉爆起,挥起禅杖拍向芦花枪。

     “铛!”

     兵器碰撞声响起,杨延昭只感觉一股电流顺着长枪涌进手臂,瞬间席卷全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使他的身子不自觉的往后仰,就要摔下马来。千钧一发,他以极快的反应抽回芦花枪,往身后一顶,方才有了借力点,避免了摔下马来的悲剧。

     鲁智深见杨延昭吃瘪,不由哈哈大笑道:“敢跟某比力气,简直就是找死!邕国大将,也不过如此嘛!”

     “你确实有两下子,不过沙场征战,岂能光凭力气?”杨延昭被打脸后并没有恼羞成怒,在心里打定主意,不跟鲁智深硬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