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九章大周的规矩
    闻声而来的高顺看到苏缇的模样后也是吓了一跳,“大王这是怎么了?”

     林冲一脸焦急道:“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啊!”

     高顺对着侍女吼了一句,“还愣着干嘛,快找大夫啊!”

     “哦哦。”侍女回过神来,往外跑去。

     “不必了……”侍女刚走,苏缇就开口了,“寡人只是做了场噩梦而已。”

     他抹了抹头上的汗珠,继续说道:“寡人杀孽太重,无数冤鬼要孤偿命。回朝后,请通天之人作法诵经,超度那些死去亡灵,否则孤寝食难安。”

     苏缇本是无神论者,但经历了穿越和系统这些奇怪的东西后,无神论已经宣告破灭。梦中,今天杀的黎国小兵、呼刹海、刘贵等人那一张张扭曲的脸,格外的真实,历历在目。

     林冲和高顺双双抱拳道:“大王莫惊,今晚末将就守在门外,管他是妖魔还是鬼怪,若敢靠近,定让它灰飞烟灭!”

     苏缇看了他们一眼,心想着林冲和高顺阳气极盛,百鬼不侵,也就点了点头,道:“有劳两位爱卿了。”

     果然,有了林冲和高顺两人在门外守护,苏缇睡得格外香甜,噩梦也变成春梦。第二天一早,苏缇起床伸了个懒腰,看到林冲和高顺一对熊猫眼,心疼不已,“两万爱卿回去歇息吧。”

     “遵命!”

     林冲和高顺走后,苏缇苦笑的摇了摇头,“寡人是不是跟李世民一样“做贼心虚”了,李世民梦到李元吉和李建成变成恶鬼向自己索命,便让尉迟恭、秦叔宝变成了门神。寡人是不是也该让人把林冲和高顺画起来,贴在门上?”

     沉默了一会,他在心中否决了这个计划,“今晚就不让林冲和高顺在门外守了,呼刹海和刘贵的鬼魂来了又如何?一剑削了就是!秦始皇和成吉思汗杀人无数,怎不见有恶鬼索命?寡人就是杀了人后心有愧疚罢了!”

     他的眼眸里渐渐生出了一丝戾气,以往清澈如泉的瞳孔,也变得深邃起来,心性也在悄然无息的变化着。人总要成长,会在不经意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最后,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一转眼,七天过去了。

     邕、楚、黎三国的战事已经传到了长安,轰动天下!毕竟中土大地已经数十年没有起硝烟了,任谁都没想到,上位不足一年的镇南王苏缇,竟敢单挑楚、黎两国!自从苏缇上位后,邕国五天引起一条小新闻,十天一条大新闻,逼都让它一个人给装完了!

     各国都在暗中观察,只有周天子出声调解,但也只是调解,并不插手。对于周天子来说,你们爱打就打,不管谁输谁赢,只要按时交税就行了。其实,周天子也很乐意诸侯国之间打架,因为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诸侯国的国力增长,一个诸侯国如果变强了,就会威胁到天子的统治权。反之,只要它们打架,国力就会衰退,就更利于天子对它们的统治。

     在大周,两国打架不灭国。

     什么意思呢?就是两个国家打架可以,打完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打赢的一方,你可以要求打输的赔钱赔地,且赔地还需要周天子批准才可以。比如说最后,邕军打赢了,可以让黎国割地赔钱,如果赖在黎国不走的话,不仅周天子不同意,就连别的诸侯国也不会不同意!因为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你邕国之前灭的跤趾是异族,没人说什么,但邕、黎、楚等诸侯国都是华夏族,同根同族,打架可以,相互蚕食是绝对不行的!

     总的来说,这个规矩跟春秋时期差不多。可能是因为《周礼》的缘故,春秋前期,是华夏民族最有贵族精神和最绅士的时代。

     当然,这一切也随着周王室的统治衰落而变得支离破碎,战国争霸也随之而来。

     楚国王都邺城。

     从断肠山跑回来求援的小兵找到楚王和王妃,将潘凤的信呈上。

     听到三万大军几乎死伤殆尽的消息,楚王悲痛欲绝。

     “三万人呐!短短半天就给打没了!”

     楚国带甲十五万,损失三万人就如同断了只手掌,楚王能不痛心嘛!他平常见潘凤夸夸其谈,言语间自信十足,就真的以为他是个帅才,可曾想,这家伙就是一个败家子!这可是三万人呐!又不是三万个馒头,半天就被邕军给啃完了!

     “大王!”潘凤的姐姐潘小凰依偎在楚王的肩膀上哭诉道,“您可要救救臣妾的弟弟啊,臣妾就他一个亲人了!他要是死了,臣妾也不活了!”

     “救,怎么救?”楚王摊开双臂,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现在都几天了?他弟弟说不定已经投降或者被擒了。”

     “臣妾不活了!”潘小凰哭得梨花带雨,离开楚王的怀抱就要往柱子撞去。

     “爱妃不要!”楚王急忙拽住潘小凰,“寡人救还不行吗!你等着,寡人这就让大将军带兵三万去救!”

     “三万那够啊!”潘小凰跺了跺脚,嘟着嘴道:“派五万吧,人太少非但救不了臣妾的弟弟,说不定还会被邕军给吃了。”

     楚王考虑了一会儿,觉得潘小凰说得也有道理,“听你的,就让大将军带五万兵马去救你弟弟!”

     别以为他真的是因为潘小凰才出兵救潘凤,这家伙贼精着呢!他出兵的原因无非是想把失去的面子找回来。

     楚国作为当世大国,居然被邕国给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可把楚国和他这个楚王的面子都给打没了!全天下的人可都在看着呢!为了楚国的大国地位,和他楚王的尊严,这一战,必须要打赢!

     从一开始,他就打算出兵,之所以故意装出为难,无非是想让潘小凰更加感激他,在床上更卖力一点儿罢了。

     “大王……”潘小凰揽着楚王的脖子,在他耳边吹了口气,“什么时候出兵呀。”

     楚王一把抱起潘小凰,往房间走去,哈哈大笑道,“马上,立刻!”

     断肠山上。

     潘凤生无可恋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舔了舔破裂的嘴唇,“援兵怎么还没来啊,再不来,弟兄们就快要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