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章征黎国5
    杨再兴话音落下,就见十多架如洪荒巨兽般的投石车被上百个赤膊大汉缓缓推出战线,月光之下尽显锋芒!

     “预备!”

     也不知是谁下了命令,光着膀子的汉子们就开始往投石车装上巨石,乍一看,每块巨石起码有上百斤!且都被浇上了火油、松脂,一碰火苗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放!”

     一道不可抗拒的命令发出,接着便是十多个大火球冲上云霄,以极快的速度砸到了城楼之上;火球落地之后,激起滚滚浓烟,火光直冲天际。有倒霉的黎军刚好被火球砸中,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成了一团肉泥,然后变成了烤肉,再然后便尸骨无存!

     楚宁辉临危不乱,找到本部的投石车部队,吼道,“快对准敌方投石车!将它们压制住!”

     统管投石车部队的校尉欲哭无泪,“将军……我方的投石车年久失修,根本就用不了啊!”

     “怎么会这样!国家养你们有何用!”楚宁辉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声,毫不犹豫地抽出佩剑将校尉脑袋砍下,“忘战必危!忘战必危啊!”

     有了投石车压制黎军,邕军的攻势越来越猛,不一会儿就在城下架起了数十架云梯车,和数不清的轻形云梯(就是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攻城器械,一把梯子,云梯车则不同。)

     “率先登上城墙者,赏钱五十万!”

     苏缇一剂鸡血打出,战士们更加兴奋。嘴里叼着朴刀,右手抓住梯阶,左手举着盾牌,飞快得朝城楼爬去。

     楚宁辉举起一块大石,对着身旁的小兵道:“不想做亡国奴,就给我狠狠的砸!”说罢,手中的大石脱手而出,瞬间就砸死了好几个往上攀登的邕军。

     正不知所措的黎军见状,都纷纷效仿,争相拿起石块、木头狠狠的往城下砸去,不一会儿就砸死了一大片邕军,伏尸遍地。

     见部队登城受阻,杨再兴面不改色,对身旁的高顺道,“看你的了。”

     “放心吧。”

     高顺答应一声,便带着陷阵营的将士冲锋。

     看到了猛如老虎恶如狼的陷阵营,楚宁辉瞳孔一缩,“邕国的王牌部队出动了……放马过来吧!”

     “弓弩手集中精力,专攻陷阵营!”

     楚宁辉企图用弓弩压制住陷阵营,不料,当箭雨铺天盖地的射出去时,只有七百人的陷阵营就像变戏法一样快速组成了盾牌阵,轻松化解了弓弩的袭击。此时,在黎军眼里陷阵营就像是一只大铁龟,徐徐往城墙下推进。

     陷阵营在盾牌阵的掩护下,一路乘风破浪,推进城墙。

     当黎军弓弩手放弃对陷阵营的攻击,转身对付登墙的邕军时,只见“大铁龟”的中间突然漏了一个大洞,上百只羽箭从洞口齐唰唰的往城上射,顷刻间就放倒了近百名弓弩兵,命中率高达百分之八十!

     接着,三百名陷阵营的战士开始从身后拿出飞钩,同时抛到城墙上,固定好后便飞快的往上爬去。

     楚宁辉见状,急忙带着一百人过来阻止,“去死吧!”他大手抓住墙墩上的铁钩,爆喝一声将铁钩拔起,然后扔下城楼。正在爬墙的陷阵营战士失去支点,便从数丈高的空中摔了下来。

     就在楚宁辉以为这个战士会摔得粉身碎骨的时候,令他傻眼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底下的陷阵营战士手拉手组成了一张巨大的人网,将摔下来的战士接住。

     “陷阵营果然名不虚传!”就在他惊叹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陷阵营的战士登上了城墙,疯狂的屠杀着他的士兵。

     与此同时,杨延昭按耐不住寂寞,向苏缇请战,“大王,请允许末将上阵杀敌!”

     按理来说,杨延昭作为指挥将军,是不用亲自上阵杀敌的。但他想,苏缇也不会拒绝,只是叮嘱了一句,“不可轻敌!”

     “大王请放心!”杨延昭答应一声,翻身上马,扬长而去。只见他策马来到城墙下,虎吼一声,直接从马背跳到云梯上,手中只拿着一把芦花枪,快速往城上爬去。

     黎军见杨延昭军衔不低,纷纷朝他放箭。

     杨延昭想起苏缇的话,便放慢了前进速度,把手中的芦花枪舞得泼水不进,挡住来势汹汹的箭雨。

     忽然,黎军一个校尉拿起一块大石狠狠的往杨延昭砸去!!大石在极速降落中的力道何其之大,别说是一个人了,就算是一头牛也能砸死!但可惜的是,它遇到了基础武力值100的杨延昭!

     “哼,不自量力!”杨延昭举起右手,接住了落下的大石。整个过程所产生的力道,把杨延昭所踩的轻形云梯压得嘎嘎响。

     杨延昭蓄足全身力气,右手的肌肉爆起,将手中大石砸向刚才的黎军校尉,“孙子,去死吧!”随着一声怒吼,大石脱手飞出,黎军校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砸得血肉模糊。

     “这是人是鬼?”

     “太恐怖了!”

     “邕军有如此猛将,我们怎么受得住!”

     见杨延昭如天神下凡,黎军的军心开始动摇起来;楚宁辉正在和陷阵营的几个普通战士交手,分身乏术。但他知道,绝对不能让杨延昭这头猛虎上来,否则神鬼难挡!

     他虚晃一刀,摆脱了陷阵营战士的纠缠。就在他跑过去阻止杨延昭登城时,艾城已经上来了一头豺狼。

     高顺一剑砍翻了黎军的一个校尉,割下脑袋砸向楚宁辉,“想阻止杨将军登城,先过我这关!”

     楚宁辉一剑将砸来的脑袋劈成两半,脑浆和鲜血溅了他一脸。他两只瞳孔变得血红,咬牙切齿,进入了狂暴模式,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只发了疯的公牛。只可惜系统进入了维修,苏缇检测不出他的武力值。

     “挡我者死!”楚宁辉发出一声咆哮,冲向高顺。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疯的!

     高顺被楚宁辉的气势吓了一大跳,幸好有军人的使命和尊严告诉他,不能后退,提剑道:“放马过来吧!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要让你知道,邕国的儿郎,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