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觉醒
    梦……陆言做了一场很久很久的梦……

     漂泊在无尽虚空中,如迷途的灵魂,若无所依。

     前方有一道光亮在吸引着他….

     白光闪过,幕布落下,陆言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父母是大型企业的白领,生活无忧,有一群中二朋友,也有一位暧昧的女神,日子似泉水般甘甜,如蜂蜜一样粘稠,青春飞扬。

     场景瞬间一变,陆言发现自己独行在中东沙漠里,眼神冰冷如死神,前方白发老人抱着婴儿匍匐在沙地上哭泣,寻求路人的帮助。远处战火连天,地上的裂痕在诉说着凡人的苦难。

     陆言行尸走肉般路过老人身侧,一颗手榴弹无情的从手中抛出,随着地狱般烟火的升起,老人与婴儿尸骨无存,而梦境也如玻璃般碎裂,落了满地……

     漆黑的夜里,一声痛苦呼鸣。

     “嗬……”,陆言满身是汗的半夜惊醒,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眼神迷茫的看着外边如诗如画的星空。

     静默许久….

     他知道那些并不是梦,是前世真真实实的经历。

     前世的他曾经在中东做过佣兵,杀戮无数,残忍,冷血,生命在他面前如同一个蝼蚁….

     不,准确而言,那并不是他,而是另一个灵魂,时常与陆言争夺身体的控制权,自称陆罹。

     如果说陆言是个略显中二,三观正常的社会好青年,那陆罹则是一个无恶不作,杀淫抢掠的恶魔。

     抛去陆罹这个灵魂,陆言只是一位京城著名大学的普通学生,过着平凡的生活,心怀理想。但是陆罹的出现毁了他的生活,让他成为了一个孤独漂泊在外的杀戮机器。

     陆言每时每刻都想摆脱他,但从未成功过,如附骨之疽。

     一次意外,听闻昆仑有一圣泉,能净化邪恶的灵魂,他便不顾一切的独身前往,经历一年之久,终于找到那仙气氤氲的圣泉,只是净化一说并没有实现,而是穿越到玄界一青年身上。

     依旧没有摆脱陆罹。

     现在才二更天,天亮了就得去码头打工搵食了,陆言无言的叹了一声,这个玄界以修仙为主,一切由武力说话。没背景,没资金的陆言只能混迹在凡人堆中,为三餐而奔波。

     在孤独凄凉的生活里,陆言最想念的莫过于母亲做的一手好菜。在外面玩闹了一天,一家三口有笑有说的品尝着一桌美味饭菜,喝喝小酒,说说家常话,温情暖和了万家灯火。

     只是这些日子已经远远离去,恍惚之间,陆言都分不清是否曾经存在过了……

     摇了摇头,生活总要继续,再怀念也回不去了。

     正当他为能再睡几个时辰而舒畅的叹了一口气后,脑海中突然滴滴滴的响了起来,“杀手培养系统启动,绑定宿主成功。

     宿主:陆言

     修为:无

     系统等级:一

     拥有杀手数:零

     拥有神级以上宝物:零

     ”

     “这是什么东西?”陆言不由大惊,脑海中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光团,“你是谁?”

     “我是杀手培养系统,将帮助宿主建立杀手组织。宿主每成功指派杀手完成雇主的刺杀任务,将按照任务难度奖励杀手点数,宿主亲身前往刺杀无奖励。可用杀手点数换取功法,武技,宝物,提升初始杀手属性。”

     陆言眉毛皱了一下,“杀手培养系统,雇主的任务我可以自由选择接受或拒绝么?”

     在陆言心中,觉得杀手这种职业是为正道所不容,若是在地球,他绝不会接受这种东西,但是在弱肉强食的玄界,却能勉强接受,反正能自行接受任务。

     “本系统不干涉宿主组织建立杀手组织,不干涉宿主接受或拒绝任何人的任务,由于宿主没有修为,除赠送杀手培养空间之外,还将赠予一本仙级功法,抱元功第一层。”

     “有功法……”陆言眉毛一挑,不由露出喜悦之情,“只是为什么只有一层?”

     “其余需要顾客自行兑换。”

     ……..这么吝啬,陆言不由吐槽了一句。

     “请留意查收杀手空间,宿主只需进入杀手空间,设置好剧情之后将灵胎选择放入一名妇女身上,即可获得初始杀手一名。外界一个时辰等于杀手空间一年,灵胎品质将决定杀手成熟时间及成熟时的修为,剧情生活将塑造杀手心性。”

     陆言手中多了一颗黑色金属戒指,戴在左手食指后心念一动,一道白色光门忽然出现在前方。

     “这就是杀手空间?有意思。”陆言清澈的双眼突然变得诡异异常,如万年寒冰般冷漠,“玄界,呵呵,我陆罹定要踏上巅峰。”

     “嘎嘎嘎……”一声邪异奸笑回荡在夜空中。

     不知不觉,陆言已被陆罹取代,没有丝毫犹豫,踏了进去。

     一方世界出现在脑海中,让原本冷漠的陆罹微微动容,“好手笔。”

     接着冷哼一声,“灵胎呢?杀手培养系统。”

     杀手培养系统沉默了一下,接着道,“由于宿主第一次踏足杀手培养空间,获得一次随机抽取灵胎的机会。”

     一个圆形大转盘出现在陆罹面前,仙神天地玄黄人七个区域代表七个等阶的品质,用力的拨动了一下转针,转盘咔咔咔的响了起来,在他好奇的目光下,停留在地阶一块。

     “恭喜宿主获得地阶灵胎一枚,成熟时间二十五年,成熟修为金丹期初期,宿主选择好母体之后将灵胎放入即可。”

     地阶灵胎,不好也不差,勉强能接受。

     陆罹手中多出了一个红色肉团,如同心脏般在跳动,微微打量了一下,并看不出什么奇特…………

     陆罹穿梭在一山下小城的街道上,这里的人与玄界并无任何不同,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争吵,杀戮,交易皆是一样。

     “系统,在这个世界我是否无敌。”

     “是,但是宿主无法吸收杀手空间的灵气。”

     “不能吸收灵气么?那就无法在这里修炼了…不过…嗬嗬…无敌倒是个好东西。”陆罹残忍的一笑,扯过路上一道貌岸然的儒生,不理对方惊恐的眼神,抽出他的配剑,剑光一闪,已是一剑封喉,红色的血液溅到陆罹的嘴角,如蛇般探出舌头舔了一下,眼中透露着一种久逢甘露的疯狂怀念之色。

     “呃….”儒生死死捂住喉咙,想抓住最后一丝生命。只是一切都是徒然,生命如细沙般在指缝中流逝,轰然倒地。

     “啊!”一声尖叫惊起一片胡乱,有嫉恶如仇的侠客拔刀除恶,只是劈在陆罹身上如同劈在金刚石之上,连一点印记都没有,毫无意外,被陆罹一一虐杀。

     陆罹如同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魔,将原本充满生活气息的街道染得一片血红。

     “哈哈,爽,真爽。”浑身是血的陆罹停止了暴走,在街心仰天长啸,好像被关押了许久的恶兽再次闻到血腥。

     突然街角传来一声女人的啜泣声,陆罹脸色诡异一笑,拍了拍身上的污迹,不仅没有干净,反而更是沾满血腥。

     “嗯?姑娘没事吧!”伸出血手搭在她瘦弱的肩上。

     姑娘原本洁白秀美的脸庞突然变得血色全无,红唇颤抖着看着陆罹,惊惧之色难以掩饰,柔弱的美妙身躯因恐惧的汗水打湿而若隐若现,红色肚兜下露出一片雪白。

     陆罹眼神在她梨花带雨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便往下游梭,游荡在饱满的双峰和翘臀之上,狞笑一声,不顾对方哭泣,将她拖入巷中,而后传来凄厉的女子叫声,撕心裂肺……

     阳光依旧,只是照耀不到黑暗的角落…..

     陆言醒来时天已大亮,紧紧握了一下拳头,一股庞大的力量汹涌而来,“喝….”大喝一声,砸在地板上,瞬间木屑飞溅。

     “这恐怕有千斤之力….”陆言活动了一下手脚。昨晚在拿到灵胎一刻就陷入了黑暗之中。这是他最苦恼的一件事,陆罹时常会突然掌握控制权,之后,记忆总是断断续续,有些是在自己的注视下进行,有些则会陷入无边的黑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他再次返回光明时,陆罹正打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修炼抱元功,不得不说,悟性及耐力而言,陆罹绝对超了陆言一大截,短短半夜时间,修为已是炼气一层,堪称奇迹。就算这个城里的第一天才城主之子古林,导气入体至炼气一层也是花了十天有余,已经惊艳了众人,若是陆言这种速度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还可能啐一口水,骂一句疯子。

     陆言刚想进去查核一下陆罹昨晚设置了什么剧情,门外就想起了一道喊声,“陆言,陆言,要迟到了。”

     原来这副躯体也叫陆言,现在在外面喊他的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阿白,也是码头做搬运工的苦哈哈,如往常一般,约他一同上工。

     “好叻,来了。”生活还得继续,陆言腹中空空如也的随便洗刷了一下,抄起破烂的褂子出了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