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观察模式
    肥猪坚即使再厌恶陆言,也没有克扣他,分文不少的将一百文交到他手上。

     陆言掂量了一下铜钱,走到一天只赚了三文钱的钟老头面前,“这一百文你拿去卖药吧。“

     原本愁眉苦脸的钟老头诧异的看了一眼陆言,一百文对于穷苦人家而言已经不是什么小数目了,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能要。“

     “拿着,好生待你家的,顺便拿去看看你的手臂。“陆言强行将钱塞入他的口袋。

     忍着疼痛一整天没有掉过眼泪的钟老头突然泪如雨下,谁都不知道他有多需要钱,陪伴了他六十年的老太婆已经命悬一线,如果再不看大夫,恐怕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这是他世上最后一个亲人了,无论如何,都无法眼睁睁看着她痛苦的死去。

     “嘭。“干瘦的身躯跪在地上却是砸出闷沉的声响,”我钟阿坤愿意做牛做马服侍你。“趴在地上已是泣不成声。

     陆言慌乱的将他扶了起来,好言相劝了许久….

     跟在肥猪坚后面的无赖小弟小声道,“坚哥,一百文,怎么搞?“

     肥猪坚呵呵一笑,“钟老头的婆姨估计也就这几天的事了,这钱也别浪费了,走,巷子里堵他去。“

     刚送走钟老头的陆言看到肥猪坚等人相继离去后咧嘴一笑,“财帛害人啊!”

     “什么害人.”阿白欢喜的将钱数了一遍又一遍,抬起头问道。

     只是陆言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快步向钟老头离去的方向走去。

     阿白不禁摇了摇头,“今天陆言怎么感觉怪怪的,一下子和善,一下子阴沉沉的。”

     话说钟阿坤拿了一百文,急匆匆去寻大夫,虽然天上已经开始飘起了小雨,却是全然不顾,淋湿的麻衣紧紧贴在干瘦的身躯上。

     “钟老头,走那么快干嘛?”钟阿坤路经一无人小巷时,肥猪坚带着三个无赖突然堵住了前路,笑盈盈的看着他。

     钟阿坤颤栗了一下,今早的伤痛仿佛重新爆发开来,拱手求饶道,“坚哥,放过我吧,我家老太婆还等着救命。”

     肥猪坚拍了拍钟阿坤的小脑袋,“放过你当然没问题,只是,这钱嘛。”双手捻了捻,意思再明确不过了。

     钟阿坤原本蜡黄的脸庞变得血色全无,声音已经带了哭腔,“坚哥,这是救命钱啊,你不能这么做。”

     “哈哈,救命钱。”肥猪坚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群人哄堂大笑,“救命钱,谁不知道你家那个就快死了,还是别浪费钱了,不如给我哥几个快活去,哈哈哈。”

     钟阿坤欲哭无泪,紧紧抓住钱袋,“求求你,求求你,坚哥。“

     肥猪坚看到钟阿坤这个样子就厌烦,准备强夺,突然脖子感到一冰凉,伸出手摸了一下,发现一手的血浆,“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已是生命最后的哀嚎。

     “陆言,你做什么?“肥猪坚的三个小弟见眨眼之间肥猪坚就被杀了,胆子都吓破了。

     陆言抽出小刀,反手一捅,一个反应不及的无赖直接被捅穿了心脏,抬起头望了望了逃走的两个,“嗬嗬“笑了一声,小刀一挥,噗嗤一声,尚未跑到巷口的一个无赖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因为惯性还滑行了一段。

     陆言踏着墙角起身一跃,飞身追上最一个,在空中直直的用膝盖顶在他后背,背部在巨力之下直接凹陷了一大块,看来也是活不成了。

     转瞬之间人已是全部死亡,钟阿坤目瞪口呆的看着陆言,浑身打了个激灵。

     陆言将全部钱袋搜刮了出来,掂量了一下,“收获不错,十两银子。“说着走到钟阿坤前面,呢喃道,”猎物死光了,诱饵还要来做什么。“伸出手往他脖子上伸去。

     “住手,你不能动他。“陆言忽然自言自语起来。

     “哼,陆言,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是个圣母婊啊!“

     “滚。“

     原本阴冷的陆言忽然化雪回春,和气的笑了笑,将钟阿坤扶了起来,“快去寻大夫吧!“

     钟阿坤刚才被陆言阴冷的气势吓坏了,此时如小鸡啄米般慌乱的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跑了开去。

     雨越下越大,混杂着血液,流淌满地…..

     回到家里的陆言在厨房里捡了一些散落的树枝,先点燃了稻草放入火炉,然后扳断一些小枝干层在上面,等火势已成时将手臂粗的树干交叉放进去,看着已经熊熊燃烧的炉火,陆言赶紧将早已放满水的铁锅放了上去。

     火焰映在脸上,通红一片,伸出手烘了一下,陆言感受到一点炙热,陷入了沉思,不知为何,每次陆罹杀人后,陆言感觉不到丝毫的愧疚,安心的手下战利品,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事情,他一直也想不明白。

     若让他控制这身子去做这些邪恶的事情,是万万做不到的,况且也没有机会,因为陆罹绝对会在他生出心念之前控制了身子,然后为所欲为。

     “是邪念激活了陆罹这个恶魔的灵魂么?“陆言不由喃喃自语,看着柴火已经烧了一大截了,赶紧抛开杂念,将柴火重新放好。

     突然拍了一下脑袋,“差点忘了系统了。”意念一动,戒指闪烁了一下,一道光门出现在前方。

     陆言却发现自己进不去了,如同一道墙堵在前面,赶紧念叨了一句,“杀手培养系统。”

     脑中显出一白色光团,”宿主有何吩咐。“

     “为什么我进不去杀手培养空间了。“

     “因为宿主设置好杀手培养剧情之后选择了锁定模式,所以直至杀手成熟之前,宿主都无法再进入杀手培养空间。“

     “锁定模式,该死的陆罹,肯定设置了什么丧心病狂的剧情。“陆言想到这里,问道,”那我有办法看到杀手灵胎的成长过程么?“

     “对着戒指默念观察模式就行了,观察模式从灵胎孕育期开始,直至当前状态,可快进及快退。”

     “这么智能。”陆言不由赞了一句,依言对着戒指默念了一下观察模式。

     前方的空间出现了一个光点,紧接着仿佛将空间撑开了一样,成长为一个光屏,光屏中有个扎着小辫子的少年。

     从昨晚到现在不过十五六个钟,就是七八个时辰左右,也就是说杀手空间应该过了七八个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