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扣罚
    祁水城只是一个小城,码头也并不繁华,陆言与阿白来到码头时,只有寥寥几人,船没有一只。

     白雾横江,隔绝了闹市,一片寂静,唯有零星的几个身影,鬼魅般在雾中穿行。春末的清晨还有点冷意,打在手臂上清凉清凉的。

     阿白身子瘦弱,打了个哆嗦,裹紧外衣。

     倒是陆言经过修炼,已经有了炼气一层,这点寒意丝毫不放在心上,褂子随意披着,好奇的打量着古风水城。

     一个敞着肚皮的壮汉叼着根牙签好整以暇的坐在竹凳上,伸出蒲扇般的手掌,招呼阿白和陆言过去,“喂,你俩迟到了,一人扣罚两文钱。”

     陆言心里一怒,自己根本没有迟到,后面还有人正姗姗来迟,他不罚其余人,就是罚他们,好不讲理,两文钱虽然是小数目,但对于出卖体力的苦哈哈而言,也是一顿饭钱了。

     正准备上去理论,阿白赶紧拉住了他,低声道,“别惹他,肥猪坚只是想找个人活动手脚。”

     说着笑嘻嘻的拿出四文钱恭敬的交给被他成为肥猪坚的大汉,“坚哥,四文钱。”

     肥猪坚呵呵一笑,随意接过,大手拍在阿白身上,差点将瘦弱的阿白直接拍倒在地,“还是你小子上道。”

     这肥猪坚大概确实是需要找人活动手脚,随便又找了几个人扣罚,终于有个只穿着一条裤衩的老头子无法交出二文钱,求饶无果后被肥猪坚一脚踹倒在地上,连踢带踩,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

     周围的苦工见到如此场景也不敢多话,依旧装作聊着自己的事情。

     陆言看不过眼,这肥猪坚真是如一条肥猪,言行丑陋,竟然如此不顾脸面的殴打老人,大喝一声,“住手。”

     阿白再拉不住陆言,惊慌的看着他上去理论。

     肥猪坚意犹未尽的举起拳头准备砸在老头子身上,突然发现被人抓住拳头,完全动不了了。

     “让你住手没听见么?欺负老人算什么好汉。”

     肥猪坚眼神微微一冷,使劲力气却挣脱不开,狠声道,“陆言,你找死。”

     陆言却是不闪躲,“欺负老人有意思吗?”手上力气不减,对方的手臂已经微微变型。

     肥猪坚心里怒气冲天,却有点顾忌陆言的怪力,手臂越来越疼,完全无法摆脱,恼怒之间,两只凸起的眼球转了一圈,转瞬之间变成一副笑脸,“好力气,行,今天就给你个面子,钟老头还不赶紧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见肥猪坚服软,陆言放开了他,想给钟老头搭把手把他牵起来。熟料钟老头趴在地上,如一条狗般匍匐着爬到肥猪坚脚下,“坚哥,求你别赶我,我需要这份工作,我家老婆子重病在床,我需要钱买药,求你了。”

     肥猪坚沾满污泥的脚在钟老头枯瘦的脸上擦了擦,咬牙切齿道,“有个好汉不允许我欺辱你,所以,你赶紧滚,我请不起。”

     钟老头死死抱着他的脚,哀求道,“坚爷,不关我事,是他狗拿耗子……这样……你打我,继续打我……”颤抖着将身子钻到坚哥脚底。

     肥猪坚嘲讽的看了一眼陆言,“是他自己要求的哦。”

     一身大喝,重重踩下,钟老头的手臂咔擦一身,折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

     眼泪鼻涕囫囵流下,在皱纹里蚯蚓般流动。

     陆言紧紧握住了拳头,手指掐进了手掌,看着肥猪坚得意大笑的样子,一股怒气如同火山般就欲爆发。

     “陆言,别上,忍住。”阿白紧紧抓住陆言的手臂,不让他乱动。

     突然一阵欢呼,“船来咯,卸货,快卸货。”

     肥猪坚挑衅的看了一眼陆言,狞笑道:“想帮贱狗出头吗?感觉如何?哈哈哈。”

     不理陆言阴沉的脸,大笑道,“五袋一文钱,抓紧咯,洪管事下午结算,搬多点晚上找个好一点的窑姐,不要亏待自己咯。”

     引来一阵是男人都懂的淫笑声。

     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钟老头咬咬牙挣扎了起来,一条手臂垂在一旁,步履蹒跚的走向码头的船,眼神执着。

     路过陆言的身侧,钟老头剩下的一只手轻轻拍了拍陆言,“你是个好人…”

     不理会陆言的阻拦,脚步坚定的走向码头的船……

     陆言呆住了,不知该说什么,过了良久,挽起袖子,一只手扛起一包米袋,健步如飞的跑了起来。别人扛一包的时间,他能扛着两包米袋来回两趟了。

     肥猪活动了一下被捏得生疼的手腕,狠毒的盯着力大无比的陆言,向旁边的一个无赖样貌的小弟问道,“这个陆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力了。”

     这小弟殷勤的帮肥猪坚泡了一杯茶,答道,“坚哥,这陆言原本跟那个阿白一样,弱不禁风的,一天撑死就扛个十来二十包,不知为什么今天变得这么大力。”

     肥猪坚长得肥头大耳,但不要被他这副样子骗了,为人是出了名的狠毒狡诈。听到小弟这样说,若有所思得道,“莫不是得了什么修仙功法….”

     “这…有可能,或者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哼。”不知肥猪坚是嫉妒还是羡慕,重重的哼了一声,抓起茶壶狠狠灌了一口茶水。

     下午三点时分,肥猪坚口中的洪掌事果然来了,看着货物全部已经卸了下来,心情舒畅的将一个钱袋扔给肥猪坚,“给,三袋一文钱,你数数对不对。”

     肥猪坚谄媚一笑,脸上的肥肉挤在一起,比哭还难看,“哈哈,不用数了,洪掌事的为人是众所周知的。”

     洪掌事哈哈一笑,大手一挥,“行,那辛苦你了。”说着带着车队便走了。

     阿白用胳膊撞了一下陆言,“洪掌事说的是三袋一文,跟肥猪坚给我们的将近差了一倍,真是黑心。”

     见陆言没有回答,又追问道,“陆言,你说是不是啊,简直黑透了心肠。“

     原本低着头的陆言突然残忍一笑,“就怕他没命花了。“

     “怎么会没命花,肥猪坚的舅舅是广玄宗的外门弟子,没人敢动他,不过,陆言,你笑得怎么那么渗人。“阿白看到陆言的笑容不知为什么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摩擦了几下手臂,”走了,领钱去,你今天一个人做了十个人量,应该能拿到一百来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