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美人不归
    听说能活命,这些人都静静地看着李陵,众人眼中都带着求生之念。不管谁令他们前来为此不义之事,他们也有难以倾说的苦衷啊,但李陵居然能高风亮节饶恕自己,他们心中自然五味杂陈。

     国字脸点头示意,诚恳地说:“若果真如此,大人,我等愿闻其详。”

     李陵点点头,然后慢慢说:“你们也不要回家了,只怕回家了就糟糕了,或要累及妻儿。我有一个朋友在武威郡,他是我共患难过的兄弟,人品好,也靠得住,我可以让你们到武威他那住一段时间,避一段时间风头之后,看看情况如何再做打算,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这些刺客相互之间商量了半天,老大说:“大人,我代表兄弟们向你道歉,我们确实做错了,差点犯了大错。既然大人不计前嫌,给我们生路,加上我们确实没有地方可去,我们商量了,全部愿意前往武威。我们想将军如欲杀了我等,也是随手捏死蚂蚁一般,不必大费周章。但我们毕竟欠将军的,请大人说句话,我们何以偿报?只是主谋是何人,我们终归不能相告。做人理当信守承诺,即便这个承诺……”他说不下去了。

     王不识气愤地说:“愚蠢!可笑!”项言则鼻子重重一哼,表示极度轻视。

     李陵向王、项二人摆摆手示意不要插话,笑了笑:“好!你们如此忠义,我非常佩服。其实我并不需要你们偿报,也不想打听谁是主谋。君子以不变应万变,若命运真该如此,我也坦然接受。你们不必因此耿耿于怀,呵呵,况且你们如果告诉我,想必主谋必更不会放过你们,纵使你等在天涯海角,他也绝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只需要暂避一时,让这主使之人将来觉得你们是畏难而退即可。我既然知道有人要图谋不轨,我也会小心堤防,绝不会再有机会给他。所以你们也不必过虑。你们看如何?只希望你们以后好生谋生做事,做一个个清白的良人即可。倘若你们有卫国戍边之愿,为国效力,乃至今后建功立业,我李陵也乐见其成。”当下李陵一口气说了自己的想法,众人一听,就是如此,都对李陵心生敬意,如此之人,世间罕见啊。

     李陵当下让王不识、项言两人把这些人松了绑。

     “好,那谢谢将军了。”这些刺客见自己真被释放,犹是不敢相信,仿佛刑余之人劫后余生,回过神来都纷纷向三人拜谢。

     王不识抡起胳膊,拍拍自己结实的胸脯,然后一抹自己的虬髯,大声说:“你们要是想再来打一次,我们也奉陪啊。”众人都笑了,一起说不敢不敢。众人交手之后,就知道纵使有二三十人来恐怕也是有来无回,况且李陵说的极对,这次行动,无论结果如何,都是一个下场。为今之计,只有远走边塞,不然这幕后的大恶人恐怕不会放过自己。老大想到此处,不由皱起眉头。

     项言则不做声,他和别人不同,只是在一旁闭目养神。他手中牢牢扶着腰中宝刀,一刻不曾松懈。

     李陵又说:“我劝各位不要再生事端,否则我也无法保证你们的周全。且你们前往武威可有盘缠?如果不足,可到宅邸取些过来使用。另外,我可以为你们为那位故友修帛书一份,加盖上我李陵的印章,另外给你们一个通关文牒,也可以保证你们路上过关隘时不受阻碍,你们只说是我派到武威的羽林将士。”

     众人纷纷称谢。

     那国字脸和女儿、侄女商量了半天,又和老大商议,最后一起从那边过来给李陵跪下:“大人,我们有个不情之请,请大人能够同意。”

     李陵微笑道:“哦,愿闻其详。”

     国字脸红着脸说:“大人,我女儿婉儿误伤了你的朋友,现在他生死未卜,为表示我们的歉意,加上赎罪,我想请大人将婉儿带到贵府之中,让她照顾这位小兄弟,直到他完全康复。另外此去武威千里迢迢,她们女子前去,不比我等男子。她与我侄女梦鹃也颇通女工,可以织布,做些家中琐事不在话下,在贵府若能做个使唤丫头,也减我为父之忧。请大人体察允诺,我等实在不能报答万一。”然后,他砰砰砰地磕头。

     老大也一起拜了再拜。

     李陵见此,连忙把两人扶起,他对两位女子说:“你们意下如何?我府上条件不好,你们女儿家可能吃的了苦?”

     那个稍长一些的梦鹃没有多说,只有一句:“我愿意。”原来李陵先前打落她刀剑的时候,李陵的男子气概已经占领了她的全部内心,此刻她连眼睛都不敢看李陵,李陵若在近旁,她也觉得难以呼吸。若是李陵此刻要她的命,她想也只能让人家拿去。

     婉儿本是家中娇女,虽百般不愿,但听李陵说的极有道理,父亲又极力相劝,确实不得不允诺:“大人,我伤了这位公子,即便百身莫赎,求大人收留。若他有三长两短,我愿以命相抵。”婉儿觉得自己挺对不起共友的,人家已经答应放过了自己这些人啊,这挺好。既然她父亲都这么安排,她点头表示答应,早点弥补自己的过失才对。

     李陵笑了笑,然后说:“姑娘严重了,共友我看应该无大碍。你父亲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既然你们如此相请,我就同意了吧。你们在我府上可以暂时容身。他日你父亲从武威回到长安,即可无碍归家。”不多时,共友已醒。

     众人生死边缘走了一遭,对李陵等人无不是感佩,久旱如沐甘霖。

     正说着话,天色将晚,李陵、王不识、项言及两女扶着着共友及时回返蒙头村。小梅等人目睹共友脖子上又受新伤,不由大惊失色,急忙过来追问。李陵早先已暗自命令个人说出去打猎,共友自己受伤,另外两女是新招来的仆妇丫鬟,交给管家分配事情不提。又连夜手书一帛,外加通关文牒一份交于项言、王不识,让两人出村交给守候的老大等人。这些人就此去了武威,暂搁下不表。

     共友伤的不算严重,更多的是疲乏,休息一下要好了很多,不多时挣扎着就想要爬起来。不料身边多了两女在侧服侍,只得一时由着去了。梦鹃一旁伏案而卧,婉儿和衣靠着床榻而眠。共友细看之下,婉儿一对像月亮一样弯弯眉毛,清秀脱俗的脸庞,想起来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就把自己的一件衣服批到她身上。

     婉儿那一天经历了太多之事,梦中尤喃语不已。共友见了她那秀媚的双唇,竟然有些情丝迷乱。如此一倾城女子,如坠凡尘,当是一件难以原谅的憾事。

     这一夜,平静如水,时间仿佛走得慢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