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祸不单行
    婉儿从共友那里出来,往正厅走去,想和小敏说说这事。她来李府不久,认识人不多,谈得比较来的或者说性格比较契合的是小敏。此刻,她估计小敏在书室之中,近来李陵来蒙头村休假了几十天,但与长安城中还多有简牍往来。另外,小敏没事就抄书,李陵虽然是员武将,但对朝堂中大事以及笔墨文章还比较感兴趣。每次大臣上书,或者谁有了什么好的辞赋,他都令人抄录一份,闲暇时一读。当然最有兴趣的,还是看兵书,他从各处搜罗兵书,借来之后,令人抄录一份,如《孙子》《孙膑》《吴起》《司马法》《尉缭子》之类更是不在话下。有时他甚至会整理一些送呈今上万机之中抽空御览。所以小敏并不闲暇,每日在书室之中的多。这些情况都是她透过小敏知道的。

     可偏偏这一次不在,婉儿失意地从前厅边经过,突然好像听到了里面有什么动静。她就好奇地往厅内张望,发现偌大的一个前厅,有两个男子围绕着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小敏。

     门口还有几个仆人在往里头张望,见了婉儿也不散开。婉儿往里面走。那两人看到门外来了人,便回过头来看。婉儿看是两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人瘦瘦的,各子比较高,一人脸型瘦削,双眼有神。

     “你们在干嘛呢?”婉儿劈头就问。

     小敏见来了一个人,发现是婉儿,像脱困似的一笑:“婉儿,见过李禹李大人!”原来脸型瘦削的留着八字胡的是李陵的堂弟,李敢之子,李广之孙。那日,在村中大槐树下和王不识掰手腕的那人就是。婉儿心想,此人相貌倒是端正,和李陵有几分相像,但不似他那么英俊。人说龙生九子,每子不同,这话说在他们两兄弟身上,还真是合适。李禹朝婉儿笑了笑,好像猜到了她在想什么似的。婉儿脸上有点热。

     “这位是郑艾!”小敏又指指瘦高的那位。

     “在下郑艾,羽林铁骑,汉军威武,”郑艾故意提高自己的声调,像是给自己做个宣传。他看到来的这位女子,心里有点急着表现。

     “我叫婉儿,见过两位大人,”婉儿给两人作了一礼。

     小敏笑着说:“婉儿,家中也不讲这么多礼数的,正好你来了,李禹和郑艾在和我说故事,你要不要听听?”

     “啊,好啊,”婉儿笑着说,她喜欢听故事,像大多数她这样年纪的女子一样。

     郑艾见到婉儿有花容月貌,又是一直爽女子,不由地好感倍增,他说:“正好和小敏说道项言的事,你说不可笑?”原来他说项言在长安城曾经和几名好事者赌围棋,结果把人家的钱赢过来了不算,到最后人家没有钱只好把裤子都当了。结果光着屁股,穿过长安的街道,差点被巡城的军士当闹事的抓将起来。

     李禹皱皱眉毛,插话说:“我觉得老项这样做就欠妥了,这样不留余地,恐怕会不好的……”

     郑艾说:“最可笑的是,有几位还在朝**职,其中一二位亮出了名头,所以长安城中传颂的到处都是。”

     “啊,谁啊?”婉儿娇憨地问道。

     李禹发现郑艾说话让自己占据了一个比较好的优势地位,正准备说两句真知灼见来挽回局面,不料婉儿插了一句。他吃惊地瞧了婉儿两眼,只见眼前的美女清纯天然不可方物,比起小敏来别有趣味,不料竟想入非非,一时语讷。

     郑艾也是欣赏地看看婉儿,见她神采飞扬,边赞扬地看着婉儿边说:“只能告诉你一个,有一个是李广利手下的红人孟仲武,还有一个我不能告诉你。”

     小敏一直微笑着看着大家。

     婉儿急着说:“说嘛,干嘛卖关子呢?”

     郑艾坚持自己的想法,频频摇头。李禹在一旁鼻子重重一嘘,然后冷冷说道:“你说的谁不知道,不就是苏武吗?”

     婉儿突然一声娇叱,众人都惶然不解。她突然想起来,她就觉得王不识不怀好意的,这次他让共友和说起来那么厉害的项言下棋,而且赌注是脱什么衣服,这么一个寒天怎么得了啊?!她有点关心起共友来,她焦急地问:“你们说的都是围棋,那项言下六博棋如何?”

     郑艾见婉儿话题转的飞快,本来正在那里很舒服地说着呢,他有点不思其解,只是说:“那就更没对手了,没见他输过——”

     婉儿闻言叹息了一声:“完了!”

     小敏见婉儿说了这么一句,就关切地问道:“什么完了?”

     婉儿也不回答,扭头就走,出了门才回头大声地问:“那李陵大人现在在哪里?”

     李陵刚从小校场练习了骑射回来,他在没有上朝伴君,或在羽林军中督帅众人练习骑射,或在打猎之余,他每天至少要练上八个时辰的骑射和剑槊之术。即时此事,他在别苑中休假。在旁人看来,他要么就是一个奇人,因为常人坚持不到的,他可以做到。在校场上他投入的功夫最多,也不是人人年复一日都能坚持不分寒暑日夜在校场上播洒汗水的。他这么做,让熟悉他的人不得不对他表示钦佩。

     他对待自己很严厉,但对待别人很谦和,也很宽容,所以什么人,只要是和他接触,都称赞他,愿意和他交往。李陵常常也告诫自己的身边人,有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想法可以自由沟通,如果确实存在问题,也在他能帮的上忙的范围内,他肯定会帮他解决的。所以很多人愿意来找他,加上李广一族在外声誉很好,在陇西乡里的人中间蔚然已经是无法代替的一个标志。无论如何,李陵觉得自己有责任做好自己的事,让乡亲们都引以为傲。他只有更加努力才够。

     这日,当李陵回到自己的住处,解下自己的铠甲和兵器,刚准备洗脸,有人就端上了一盆温水。他脱下自己战靴,有人就立即帮他收起,送上一双布鞋。他还没有说话,有人就搬来一张小几,送上了一碗热腾腾的茶水。他觉得今天大有不同,他抬眼一看,日日伴他左右的韩媪已经换人了,咋一看是她变年轻了呢。

     这名女子一身素衣,红腰带,显得腰肢纤细,头发浓密乌黑,坠着翡翠带金的步摇,眉目不语含情,另带着一种孤芳自赏的气质,果真是一位美人儿,虽然朴素,但庄重有内涵,不是别人,正是梦娟。此刻,她正笑容满面地看着李陵,好想等着他问什么话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