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柳青绮
    “王兄,你!”房鹤一脸担忧。

     王禹回头给了房鹤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即脱口道:“一之上二也,一之下二也,一之一一也。”

     “这么简单?”

     “这也可以吗?我怎么没想到?”

     身后的围观者听闻王禹的下联,皆是一副懊恼的神色。

     “这副对联,说到底只是一个字,一个字上下排列皆为同一字,难的也就是而后连在一起也要为字。”王禹看着面前的女子,淡然的说道“所以我说,很容易对。”

     “哼,别太得意,你也说了,要连在一起也算是字,像林,炎这之类的你......”

     “曰之上昌也,曰之下昌也,曰之曰目也。”王禹不待女子说完,便在用一副对联打断女子接下来的话。

     “你!”女子既生气又震惊。

     王禹笑了笑,“别急还有呢。”

     “还有?!”围观者皆是惊讶。

     “二之上亖(si)也,二之下亖也,二之二三也。”王禹对罢,看着已经震惊的女子道:“三个了。”

     女子定了定神色,“你和他可以进去了。”女子说完便让开一条道路。

     “别急啊,我还要赚个几千两的。”王禹却是不走,在原地说道。

     “你!”女子闻言一愣,看着外面的围观者,泯起下唇,咬着牙说:“你对吧。”

     王禹见此,却是笑了笑,“不对了,就会这几个,哈哈。”说完,就大步向里边走去。房鹤也是连忙跟上。

     女子待王禹进去后,轻舒口气,看着王禹的背影,目光闪烁,不知想些什么。

     另一边,房鹤和王禹进去后,房鹤看了看四周,然后低声说:“王兄,你可真是厉害,不过说实话,你还能再对出来吗?”

     王禹摇了摇头,“能进来就好,能不能对出来又有何用?更何况银子对我毫无用处,反而还可能因此招来杀身之祸。”

     房鹤的点了点头,“王兄果然考虑的很周全。”

     笑了笑,王禹说道:“不过出对子的人,出的很随意,也很奇葩。”

     “奇葩?什么意思?”房鹤不解道。

     “哦,就是异于常人。”王禹想起奇葩是前世的话,就给房鹤解释了一下。

     “哦,那王公子为何说随意?”

     “你觉得这很像对联吗?”王禹反问一句。

     房鹤一愣,“呃,确实是这样啊,细看起来,还真不像。”

     “好了,别想了,找个地方先坐下吧,我要看看这临江仙会被整成什么样子。”王禹四处张望着,嘴上对着房鹤道。

     “王兄说的极是。”随即,房鹤也是四处寻求座位。

     不多时,二人便在一处距离舞台不远不近的地方坐下。

     刚一坐下,便有妙龄女子将茶水端过来,王禹点了点头,“服务很周到啊。”随即,抿了一口茶,“恩,茶也不错。”

     “毕竟是京城第一,这些服务一定是很优秀的。”房鹤附和道。

     王禹默不作声。

     另一边,却道刚进门遇见的女子,正在烟雨阁三楼某一房间。

     “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真真是岂有此理...”说话的,正是那女子,只见她站在窗口前,来回的走着,边走边念叨着。

     “好啦姐姐,你就消停消停吧,妹妹眼睛要花了。”声音犹如黄鹂清脆,又如昙花般娇嫩。

     “妹妹,你是不知那人,明明像是能对出来,却偏偏不对,这么长时间了,还没人敢这样对我!”女子依旧怒气冲冲。

     “好啦,青绮知道姐姐生气,但是姐姐,马上就要开演了,姐姐可是烟雨阁副阁主呢,要心平气和,面带笑容,满面春光,笑逐....呜呜。”不待其说完,那女子连忙堵住她嘴,“就你话多,噗嗤。”女子说着也是笑出声音,随即也是松开了手。

     “姐姐开心就好。”

     “青绮啊,你说你啊,不在西晋好好的当公主,非要跑到这里开什么烟雨阁,你啊,真是的。”女子轻声感叹着。

     “噗嗤,姐姐,我的好姐姐,我的柳莺姐姐,你这话,可说的不止一次了啊。”那名叫青绮的女子忍不住笑说了一句。

     “哼,你啊,我这都是为你考虑,不就是嫁给...”

     “咚咚咚”正在女子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小主,到时间表演了。”

     “知道了。”那名叫柳莺的女子答应了一声。“唉,真是的,妹妹快去吧。”

     “好啦,姐姐别生气了,青绮先去了。”

     “去吧去吧。”柳莺摆手道。

     莲步轻移,稍事就到了大堂舞台之后,只见一衣着淡雅的少女,上到台前,“请各位宾客安静下。”

     台下的议论声逐渐三三两两的消散,待到安静之后,少女接着道:“大家今日多来,皆为观赏临江仙而来,阁主说今日用他人诗词却未事先与作者说明,希望大家再得遇那作者之后,告知他来烟雨阁商榷此事。好啦,接下来请大家欣赏柳青绮小姐为大家带来的改编作品---临江仙!”

     话音一落,只见之前女子缓缓登台。

     “王兄王兄,这就是柳青绮,烟雨阁的头魁,真是,真是太漂亮了。”房鹤看见女子登台,激动的对着王禹道。

     王禹细看下去,见女子生的是唇红齿白,琼鼻柳眉,面容精致而不失妩媚,妩媚却不妖娆。

     “果然是一美女啊。”王禹也是感慨了一句。

     只见柳青绮挥挥手,一群衣着朴素的女子依次上台。

     “啪,啪,啪。”随着女子拍了三下手掌,一阵低沉忧郁的乐音传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女子们随着柳青绮的声音,站成一排翩翩起舞,衣袖挥动见,似一条江波流过。

     “好!”台下众人纷纷鼓掌,王禹也是拍了拍手。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柳青绮也开始随着自己的歌声舞动,似孤雁、似白鹤、似黄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群女子伏地围着屈身的柳青绮,乍看起来恰如其立在扁舟之上。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歌声起落间,女子们的舞也是逐渐放缓,直至歌声的结束,一场临江仙的表演也到此为止。

     “啪啪啪。”

     “好!再来一个!”

     台下众人纷纷鼓掌叫好,王禹也是拍了拍手,“能把临江仙表演的柔美,此女也是颇有才情。”王禹暗自感叹。转头看过房鹤,直接房鹤双眼早已是直勾勾的看着柳青绮。

     “这人。。。”王禹一脸无语。

     “哈哈哈”就在这时,忽然间在雅座处传来一阵大笑,打断了在场所有人的声音。

     所有人皆是看向大笑之人。

     只见一衣着华丽的男子,不顾众人眼光,盯着台上的柳青绮道:“不错,很不错,做我的太子妃怎么样?”

     “太子妃?!”众人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