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社稷论
    “天下在我眼中,根本一文不值,所谓九五之尊,无非是百姓认同,万民拥戴而已,前朝为何倾覆?无非是民心所背,大周为何兴起?无非仁待天下。太子我说的可有道理?”

     “一派胡言!若无我父皇,何来的万民归心?小小庶民,竟也本末倒置,我看你是想被诛九族!”太子一脸愤恨,当即拔出佩剑,“今日便杀了你这胡言乱语之人。”

     王禹摇了摇头:“太子你今日若杀我,恐怕再难当太子了。”说完,一脸淡然笑意的看着太子,好不慌张。

     “为!何?”太子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尽管他很想杀王禹,但是为了太子之位,他想知道王禹到底会说些什么。

     王禹不急不慢的喝了口桌上的茶,缓缓道:“凡百元首,承天景命,莫不殷忧而道著,功成而德衰。有善始者实繁,能克终者盖寡,岂其取之易而守之难乎?昔取之而有余,今守之而不足。因在殷忧,必竭诚以待下,既得志则纵情以傲物。虽董之以严刑,振之以威怒,终苟免而不怀仁,貌恭而不心服。怨不在大,可畏惟人;君如舟,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所宜深慎。奔车朽索,其可忽乎?而今太子为一女子,强为国法所不允,决人文道德之所外。君之所建,皆为汝所斥。厚民之所愿,薄天下之心,既有汉为大周所破,岂难有大周为他国所灭?”王禹说完,又是抿了抿茶。

     台上柳青绮目光灼灼的看着王禹。一双妙目不住的流连在王禹身上。

     “你...”太子一脸阴沉,却不能否定王禹所说。忽然间,太子一笑,却让一旁观察他的康雨漓心中一沉。

     “这么说,皇上根本不被你放在眼里?”太子嘴角翘起,玩味的对王禹说道。

     “当然不放在眼里。”

     柳青绮等人皆是一惊,太子却是笑意更浓。

     “皇上是要放在心里尊敬的。可不像某些人整日挂在嘴边,心里却不一定怎么想。”王禹戏虐道。

     “呼...”柳青绮和康雨漓皆是轻舒口气,“这个人,真有趣。”柳青绮暗自想到。却不见太子已经铁青的脸色。

     “哼,一派胡言,方才还说百姓为先,如今又说要尊敬我父皇。如此巧言令色,该当处斩!”太子怒气冲冲道。

     “哎,太子此言差矣,我的意思是天下为家,百姓就是组成家的人,而陛下则是一家之主,唯有家主深得人心,才能有家有国,若一家不睦,则琐事不断,争执不止。然否?”

     “然。”“没错。”“公子说的对极了!”众人也是悉悉索索的说着认同着王禹的话。

     太子沉着脸一言不发,这时候,旁边一人附在太子耳旁轻轻说了句话。而后太子点了点头,沉着脸道:“我们走。”随即一行人向外走去,经过王禹身边的时候,阴翳的眼睛狠狠地看了眼王禹。

     王禹心中一寒,面色却是微露笑意。

     “哼!”冷哼一声,太子等人也是离去。

     待太子离去,场面一下子变得聒噪起来,众人议论纷纷,目光却不住的扫视着王禹。

     王禹一脸自然的做了下来,抿了口茶。却不曾发现,有一被着便装的侍卫包围的人,正紧紧盯着王禹,轻轻点头。稍后,招了招手,但见一侍卫快步而来,男子低声道:“查清底细,明日带他来见朕。”

     “是!”

     男子说完,便站起身子,在侍卫暗中簇拥下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