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入幕之宾?
    “大家请安静下。”这时,台上的康雨漓忽然出声,台下声音逐渐消失,但见其深行一礼,道:“今日遭逢此事,还需多谢这位公子相助,我等二人感激不尽,若蒙公子不弃,还望公子赏脸,到幕间相谈。”

     “哗!”

     台下众人纷纷议论起来,所有男子看向王禹的目光都充满了仇视、嫉妒、以及羡慕。连身旁的房鹤也不例外。

     王禹满心无语,面色尴尬的笑了笑,“在下还有要事,就先行告辞了。”说完,不顾一旁的房鹤,连忙向外快步走去。

     柳青绮面色一阵失落,康雨漓撇到柳青绮的神色,心中一跳,却未说什么。只是扬声道:“公子慢走~”

     房鹤见王禹出去,又回头看了看柳青绮二人,咬了咬牙,当即起身追随王禹而去。

     “王兄~王兄~等等我。”房鹤匆匆追了出去,赶在王禹身后不住的叫着王禹。

     王禹听见声音,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房鹤,“房兄,你不在里面看表演,出来作何?”

     “呼~嘿嘿,比起王兄,那些不过是浮云而已,在下还是比较想和王兄共论诗词。”房鹤深吸口气,平复下心跳,面不改色的说道。

     “哈哈,我看房兄是想取几首诗词,好博美人一笑吧。”王禹一脸笑意,玩笑着道。

     “王兄怎能如此说我?”房鹤面色忽然变得严肃。“我岂是那种人,王兄未免太小瞧与我了。”

     王禹面色尴尬,“原来我误.....”

     “当然,能做几首给我最好了,我一定不会忘记王兄的赠诗之恩。”不待王禹说完,房鹤又是接了一句。

     听闻此话,王禹无奈的扶了下额头,看着房鹤道:“房兄,这作诗不是那么容易得,诗词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你现在让我作,我真不知道该如何作。下次再说,下次再说吧。”说着王禹也是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王兄,王兄哎,王兄哎哎哎哎哎~”房鹤见王禹离开,赶忙跟了上去,不住的念叨。

     “唉...”王禹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另一边,京城---皇宫---御书房

     “今日去烟雨阁的一品以上官员都有谁?”只见房中一黄袍男子坐在案前,手持毛笔书写着,头也不抬的说道。

     “回禀皇上,只有太子以及陈大人。”

     “哦?兵部侍郎陈浩泽吗?看样子,陈家是要投靠太子了,朕还未行将就木,这群人就开始躁动不安了吗?”原来,此人正是今日在烟雨阁的那个男子,大周当今的皇上,李仲泉。

     “报~”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通报声。

     “进。”李仲泉道。

     “皇上口谕,宣其进殿~”门口的太监提高声音,朝门外喊道。

     只见一名侍卫装扮的男子,进来抱拳半跪余地,“参见皇上。”

     “免礼,有何事禀报?”李仲泉放下手中的毛笔,结果宫女递过来的毛巾,边擦边问道。

     侍卫起身,弯着腰恭敬道:“皇上,今日烟雨阁那男子已经调查出来身份。”

     “哦?这么快,说来听听。”

     “是。”男子双手垂下,“此人名王禹,字淺忆,是安南郡兰山人氏,其师傅在一月前的地动身故,故而其出山游历,恰被安南郡主所留,后帮助安南王新作采盐之法,使得安南盐田产盐量提高近三倍,并建议安南王重建盐场,若能完工,可再提高十倍以上!”

     “什么?!”李仲泉大惊,“安南王只告诉朕安南盐产增加,朕还以为只是一两成,没想到竟是几倍。原来,此法竟是此子所为。”

     李仲泉陷入深思,侍卫以及太监等皆是不敢出声,少顷,李仲泉道:“接着说。”

     “是。”侍卫咽了下口水,接着道“此人后来还给予梁山一个阵法,名叫鸳鸯阵,此阵刚有雏形,具体情况尚不明了,只知道此阵极适合与海寇相斗。”

     李仲泉点了点头。示意侍卫继续说。

     “再后来,被一名叫胡汉三的海寇擒去,数日后被安南郡主于海边救起,随后二人就一起来到京城,还有一事便是此人在城外的西湖与郭眀歌生死文斗,连赢两局,却未取其性命,而后郭眀歌今日上午便出发去塞北从军。”

     “哦?”李仲泉抬起头,“有意思,文治皆是人才,不错,不错。这些消息从何得知?”李仲泉忽然皱起眉头,问道。

     “是安南郡主和玉叶公主所说。安南郡主今日一早便到宫中找玉叶公主,末将刚要派人调查,便从一宫女口中得知此事。于是便去询问得知。”侍卫连忙解释着。

     李仲泉眉头疏开,“原来如此,下去吧。”

     “是!”侍卫退后三步,随即转身离开大殿。

     待侍卫离开后,李仲泉背着手在殿中踱步,“王禹吗?有意思,有意思。看来你要被太子盯上了。”踱步少顷,李仲泉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当即大笑:“哈哈哈,王禹啊王禹,既然这样,朕帮你一次,就拿陈浩泽警告太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