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承人一诺
    却道王禹匆匆甩开房鹤,和李诗涵回到府上。

     “王公子,我想和你单独说说话。”李诗涵进府就和王禹说道。

     王禹一愣,点了点头。

     “到书房说去吧。”

     二人移步书房,李诗涵屏退左右,“吩咐下人,无论任何事情,都不得进来打扰。”

     “喏”

     “王公子请坐。”李诗涵伸手指道。

     王禹也不客气,顺着郡主所指坐下。

     “不知郡主有何事?”王禹好奇的问道。

     李诗涵款款而坐,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壶,不急不缓的倒了两杯茶。

     王禹见此,眉头皱了皱。“郡主有何事直接说就好。”

     李诗涵手一顿,抿了抿嘴唇。“我想请王公子入朝为仕。”

     “什么?!”王禹一惊。

     李诗涵拿起茶杯,推到王禹面前,长舒口气,“今日我和玉叶商议了一番,有些事情打算告诉王兄。”李诗涵不待王禹说话,紧接着道:“大周如今内忧外患,旧汉的人都在蛰伏着,等到大周对外开战的时候,就会趁机作乱,推翻大周,先不论大隋、西晋,到时候匈奴突厥说不定也会插手,一旦腹背受敌,大周,大周很难守住,所以...”

     “所以郡主希望在下入朝为仕,帮助大周?”王禹打断郡主的话,头也不抬的问道。

     李诗涵一脸忧郁,沉默良久,点了点头。

     “呼,郡主应该知道。”王禹见李诗涵点头,舒了口气,“在下原为乞丐,后有幸被恩师收留,早已经看明是非功过,又怎会入朝为仕?更何况,即便想入朝,出身也是问题。”王禹把转着茶杯,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我已经玉叶公主说了。”李诗涵咬了下嘴唇,抬头盯着王禹,“这些不是关键,我只想问王公子到底愿不愿意帮忙。”

     “郡主为何一定要我帮忙。”

     “因为我相信你的能力,只有你才能帮大周了。”李诗涵一脸坚定。

     王禹愣了愣,一脸笑意道:“郡主,你觉得我一人之力,能和皇上相比?”

     “但是你的一智之计,能比一国。”

     “郡主未免太高看我了。”王禹耸了耸肩。

     “不试过又怎么能知道不可以呢?”李诗涵身子向前探着,紧盯着王禹道。

     “如果内患得不到解决,玉叶公主就要下嫁突厥了。”李诗涵重新坐正,神色失落的说着。

     “就算下嫁突厥也没有用,还有匈奴呢。”王禹撇了撇嘴。

     “匈奴已经被突厥所合并了,就在前日。”

     “!!!”王禹一脸惊讶。

     “所以我才想请王公子帮忙,如果,如果,王公子还拿我当朋友,就帮我这一次,如果,连朋友,连朋友,也不是,那,那...”

     “我同意了。”王禹不待李诗涵说完,便斩钉截铁的答应了。

     “王公子?!你真的答应了?”李诗涵一脸惊喜,兴奋的道。

     王禹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这就去找玉叶!”

     “喂喂!天色都要黑了,你这时候进皇城?”王禹一脸无奈。

     “哦哦,是,是,王公子说的是,那我现在怎么办?”李诗涵神色兴奋,不住的走着。

     王禹无奈的扶了扶头,“快吃饭了吧,郡主。”

     “哦哦,是啊。”李诗涵似终于找到了事情可做,连忙出去,一边走一边喊着下人。

     王禹见李诗涵走了,一脸无奈的喝了口茶,感慨道:“小孩心性啊。”

     皇宫---御书房

     “陈浩泽你还有何话可说?!”只见陈浩泽正战战兢兢跪在案前,汗流满面。

     “臣,罪臣,罪臣知罪。”

     “哼,我看你陈家是要入主东宫啊,竟然这般挑唆太子?”李仲泉语气严厉,眼角却是点点笑意。

     陈浩泽头也不敢抬,只是不住的点头:“不敢不敢,罪臣知错,罪臣知错了。”说完,用衣袖,不着痕迹的擦了擦额头。

     “那个人朕看好了,那人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朕唯你是问!滚出去!”

     “是,是,是,臣,臣谢主隆恩,臣告退。”说完急匆匆的离开书房。

     “哈哈。”待得陈浩泽离开,李仲泉便是笑出声来。

     “这样那个王禹应该是没有性命之虞了。”李仲泉心里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