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余波
    “让开让开。”就在这时,身后的人群传来一声声驱赶的声音。

     只见一架气派的官撵从王禹身后缓缓而来。

     “因何聚此喧哗?”只见官撵缓缓停在王禹身后,出来一中年男子,打着一副官腔,走出官轿问道。

     王禹转过身去,看着那人,不待王禹说话,只见那人腰间一弯,快步的下了官撵,而后走到王禹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下官京城知县张旗,见过王大人。”

     王禹疑惑的看了看这人,“你认识本官?”

     名叫张旗的官员连忙说道:“今日在朝堂之上,得幸见过王大人。”

     张旗毕竟也是混到了京城知县,也算是个五品以下极少数能参加早朝的官职,对于官场的事情还是了解的,能以三个月的时间从无名之士直升到如今的五品官职,别说官职高于他,就算只是九品官员,张旗也是不敢得罪,毕竟王禹如今深得李仲泉之心。

     点了点头,王禹道:“既是如此,那张大人,这个人就交给你了,将他身世调查清楚,若是上有高堂,下有小儿,就教育一番揭过,若是并无此事,就将他收监问罪,就按袭击朝廷命官处理。”

     “袭击朝廷命官?”张旗一脸不解,这个罪责通常可有可无,一般都取决于官员自己的意思。

     但见王禹伸出了手掌,鲜血还在往下流淌。

     张旗神情一震,“快找医者给王大人包扎!王大人你放心,下官回去一定将他收监问斩!”

     王禹神情一肃,“张大人勿要误会,本官已经说过,若是事情属实,不必为难;若是不符,依照此法用刑之后,也就揭过,本官不是不可理喻之人。”

     张旗连忙拱起笑脸,嘴上说道:“是,是,王大人说的极是,是下官疏忽了。下官一定照办,一定照办。”

     说完,回过头对着官撵旁边的几个侍卫道:“来!将这个刁民带走,本官会亲自审问的。”

     “是!”

     很快,侍卫就把叫喊着的男子拖走。男子刚被带走,侍卫就带着一个医者赶来,张旗见医者来了之后,指了指王禹的手掌,对王禹恭敬的道:“大人你看……”

     王禹笑了下,把受伤的手抬了起来,往前递去,医者急忙托起王禹的手掌开始包扎。

     一旁的刘刀面色复杂的看着王禹,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次,就有劳张大人了。”王禹趁着医者包扎的同时,也是和张旗客气了一句。

     “些许小事,怎劳烦王大人挂在心上。大人你看,若是没事,下官就先回府处理公务了。”见医者把王禹的手包扎好,张旗也是提出告辞。

     王禹握了握手掌,笑着道:“张大人请便。”

     张旗行了一礼后,带着一众人等继续走去。王禹目送几人转过街角后,偏过身子看着刘刀和小四二人。

     王禹朗声问道:“二位不介意的话,找一个清净的地方说话可好?”

     刘刀犹豫片刻,看了看小四,最后终于点了下头。

     王禹微微一笑,而后在前走着,刘刀和小四跟在后面,不久,王禹等人就来到一处茶楼。

     和店小二知会一声,王禹寻了一间雅间,随意点了一壶茶水,三人就坐在屋中。

     “怎么不说话了?这可不像曾经的你啊。”王禹见二人都不说话,随即先开口道。

     刘刀犹犹豫豫,想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

     “是不知道说什么吗?那不如说一说我走之后你们的经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