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中元
    不过这几日下来,王禹和李诗涵的关系正有所好转,之前的事情谁也没有再提,毕竟日久生情,更何况李诗涵总是借故送什么东西而和王禹待在一起,最后落得王禹若是哪天不见李诗涵反而会觉得不舒坦。

     “真是自作孽啊。”想到这里,王禹不禁揉了揉头,感慨道。

     “什么自作孽?”李诗涵恰巧出现在门口,见王禹自言自语,认不出问道。

     “没,没什么事情。”王禹连忙摆手道。

     “哦,那,王公子。”李诗涵泯了下嘴唇,看着王禹道:“今天就是中元节了,陛下在宫中设了宴,还让诸多官员带着自己家待字闺中的女儿一起,说是打算趁着宴会,看能不能结上一桩良缘。”

     偷偷注意着王禹的神色,见王禹不为所动,李诗涵心中悄悄舒了口气。然后又说到:“这次,陛下亲自写了书信,让父王和我前去,但是父王脱身走不开,就也只能我一人去了。”

     李诗涵说到这里,就沉默了下去,王禹看着李诗涵的神情,哪里还不知道李诗涵的意思,无奈苦笑一声,“那不如郡主同我一起去吧,宫中我也不熟,有郡主在也是方便很多。”

     李诗涵顿时笑面如花,“那就按王公子所说吧。”而后满心愉悦的离开屋中。

     王禹手中拿着毛笔,嘴上挂着一丝苦笑,最终化作一丝感叹:“一番冰心彻玉骨,奈何锦衣薄幸郎。”

     --------------

     刚到下午,李诗涵就寻人来请王禹,王禹早已和刘刀、小四两人知会过,所以就独自一人前去。

     两人坐着轿子倒也是轻松,沿路走去,街上要热闹许多,很多带有喜庆颜色的饰品都被上街游玩的公子小姐买去,也有些寻常百姓,买了一些小物件,也算是沾了喜气。

     王禹看着这片祥和的气氛,心里也是宁静了起来。

     很快,在轿子轻轻的悠荡下,王禹和李诗涵很快的到了宫中,随后就有专门的宫女将二人引向宴会的场所,随着一点点行进,王禹发现这条道路似乎很熟悉。

     果不其然,最终,王禹等人来到了汉桥宫。

     “为什么会在汉桥宫呢?”王禹看着这里,呢喃出声。

     一旁随从的太监解释道:“汉桥宫里面就是整个后宫,之前走过的则是前宫,后宫不宜设宴,前宫又多为陛下勤政之处,而汉桥宫位于两者之间,所以在此设宴恰到好处。”

     王禹了然。

     往前走了不多步,宫女就带李诗涵往旁侧走去,言道陛下安排男女分开入座,避免出现什么不便。

     王禹点了点头,还是很满意李仲泉的做法。

     李诗涵自是觉得无何不妥,毕竟她也不愿意和那些花花公子打交道。

     待到王禹来到地方时,看见不少官员已经到了。

     “这位可是王大人?”

     忽而一声犹豫的声音在王禹耳畔想起。

     王禹回头看过去,但见两个相貌相似的男子正看着自己。

     “正是,不知二位大人是?”出于疑惑,王禹反问道。

     “哦,我是于永,字晨明,他是于祥,字明晨,我俩是同宗,所以字也是取的一样。”说到这里,于永也是有些尴尬。

     “既是同朝为官,也就不要客气了,不方便称呼就称呼我们的字就好。来,王公子请坐。”而后于祥开口道。

     王禹也随之客气一番,待到坐下之后,王禹好奇的问道:“这,我有件事情甚为不解,不知是否当问。”

     “哦?是何事?”于祥好奇的看着王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