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章 和房为相的谈话
    “王大人稍后可还有私事?”离开书院后,房为相捋着下须问道。

     “无事。”

     “找个清净之地喝点茶,如何?”

     王禹笑了下:“然。”

     而后两人直接驱车前往一家环境清净典雅的茶肆,寻了个雅间,两人相对而坐,而刘刀则留在外面。

     “两位喝点什么?”店小二胳膊搭着一条毛巾,弯腰问道。

     “王大人喝什么?”

     “房老,您还是别叫我王大人了,叫我的字淺忆就好。”

     “哈哈哈,好好。”

     “那就来一壶龙井,房老以为如何?”

     房为相满意的点了点头。

     上次中元和房鹤在宫中相遇,得知房为相是房鹤的爷爷之后,王禹就问过房鹤房为相喜欢什么,也正是因为如此,王禹才知道房为相喜欢喝龙井茶。

     等到茶端上来之后,王禹屏退店小二,而后给房为相和自己倒上茶水。

     “房老来尝下此茶如何?”

     房为相端起茶杯,微微吹拂一下,而后贴着杯沿轻轻呷了一口。

     “嗯……不错,不错,茶味倒是正,只可惜是雨后龙井。”

     “呃……”王禹不由得错愕,龙井茶分类也算是颇多,王禹只是听说过雨前龙井,还有明前龙井,而这雨后龙井,王禹还是头遭听闻。

     “房老品茶的本事果然不同凡响。我也只能喝出来这是茶了。”

     “哦?哈哈……”明白王禹话中含义的房为相不由得哈哈大笑,“还有你小子不会的东西啊。”

     王禹不由的抱以无奈的笑容,岔开话题:“还不知房老找我,所谓何事?”

     房为相转着手中的茶杯,缓缓言道:“正事不急,我比较想知道,你小子,对安南郡主怎么看?”

     王禹闻言一怔,“这……”

     看着房为相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王禹竟是不敢直视,只能是低着头,嘴上说道:“这个,郡主这人,知书达礼、善解人意、能文能武……”

     “停,停!停!”房为相一口气连喊了三个停,看着王禹,无奈的加重语气:“我是说,你怎么想的,不是让你说这些没用的。”

     王禹故作一脸不解,仰起头一副无知的表情反问道“什么怎么想的?”

     房为相也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王禹。

     最终,还是王禹败下阵来,长叹口气,正色道:“早前郡主对我有恩,自是想予以报答,而今为官也是为了报答郡主,然而,若问及其他,我只能说是从未有过什么想法,毕竟我和郡主初心不同。”

     “哦?你的初心是什么?”

     “游戏山水之间,踏足天涯海角之处。”

     房为相看着王禹的眼神,王禹自是好不退让的直视着。

     “唉……”最终,房为相选择了相信王禹。

     “好吧,这件事情姑且放下。你觉得纪岚锋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房为相话风突转,直接将正事搬到桌上。

     “这……”王禹陷入了沉思。

     房为相也不着急,端着茶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王禹的答复。

     “看不清、道不明。”沉默良久,王禹开口说道这六个字。

     “为何?”房为相放下茶杯,饶有兴趣的问道。

     “最先接触他,是在安南府,那时候给我的最初的印象就是一个跋扈而又有心计的人。而后经过在朝堂上以及其他时候的接触,又觉得他总是城府似深不深,似浅不浅,有时喜怒形色,有时又不假辞色。总之就是看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更兼他虽结党营私,却又是先帝托孤之臣,若是没有托孤之事,倒是会认为他只是喜怒无常,但是依照先帝的贤明,不会无缘无故的托孤给这样一个人……”

     说着说着,王禹也是陷入了自言自语的状态,立起一个推测,而后又推翻自己,王禹倒是不在乎这些被房为相听到,毕竟房为相的为人王禹还是可以肯定的,更兼得他为先帝和李仲泉所信任。

     “好了好了……”房为相被王禹一条条缜密的心思说的有些心烦意乱,只好出声打断。

     “其实,你说的这些,对,也不对,能知道老纪他是托孤的大臣已经是实属不易,但是当年的事情,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老纪?”听闻这个称谓,王禹不由得奇怪,但并未出声,只是沉默的等着房为相的下文。

     “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