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帝师之名
    王禹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而后,面色变得震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仲泉。

     “敢接吗?”李仲泉纹丝不动,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只是表情不再是留有笑容,而是变得认真。

     王禹不语,抬起头,将目光放在了李仲泉的脸上,当他看见李仲泉脸上的那份认真与坚定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接过了李仲泉手中的令牌。

     李仲泉在王禹拿走令牌之后,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当即后退一步,伸出手向下拉扯了一下衣摆,而后双手抱起,深深地弯下了腰,口中尊敬的喊了一声:

     “老师。”

     王禹也严肃的回了李仲泉一礼,而后二人相互扶起,凝视彼此。王禹心中感慨万千的同时,李仲泉心中也落下了一丝包袱。两人心中各有所想,竟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哈哈……”少顷,两人竟又是不约而同的笑出声音。

     “老师。”李仲泉敛起了笑容,面色严肃的说道:“今后,但凡示此令牌,如朕亲临,上可斥王公帝胄,下可斩贪官污吏。甚至可以调兵千人,而无需告之。待之走后,朕就将这件事情布告天下。”

     王禹闻言,刚想拒绝李仲泉将此事告诉天下,忽而心中一动,点了点头,默许了李仲泉的想法。

     随即,王禹将令牌放入怀中,金铸的令牌迎着朝阳的霞光,隐没了它刚刚显露的辉煌。

     抖了抖行礼,王禹重新负上了肩头。

     “朕有一良马,可日行……”

     “不必了。”不待李仲泉说完,王禹就打断了李仲泉的话音。

     没有什么解释,也没有丝毫的停留,王禹直接转身离开,朝霞覆上王禹的背影,拉长了一个个行人的身影。

     “良马疾驰日千里。”刚走出三两步,王禹的声音就透过背影传到了李仲泉的耳中。

     “京畿繁花一日尽。白日娇花无暇端,夜沉暮香无人嗅。”

     渐渐的,随着王禹越走越远,王禹的声音也越来越高,路人也开始被王禹的诗词所吸引,纷纷驻足听着。

     “我有芒鞋何须马?步自轻急随我心。晨出露华湿衣摆,暮归与日同所息。”

     而随着诗词一点点的说着,王禹的身影也越来越远,而当王禹的身影消于繁华的京路时,最后一句诗也隐约传来,“莫笑行路步步难,万千繁花我独赏。”

     心神微微一怔,李仲泉品出了王禹诗中的意思,喃喃道:“就是因为你这种心性,朕才不放心啊……”

     叹了口气,而后,李仲泉摆了摆手,叫上了身边的侍卫,缓缓的离开了城门,往皇宫而去。

     而走了很远的王禹,再次伸出手拿出了怀中的令牌,来回翻看了两眼,而后嘴角泛起,低声自语了一句:“舍不得杀,舍不得放,又不得不防吗?想出这么个馊主意呢,不过,我喜欢。”

     “哈哈哈。”一声桀骜的笑声,透过路旁的林间,不断的回荡在树木之间,惊起了三三两两的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