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二章 王禹的方法
    很快,宫人就领着还没有走出多远的房为相回到了殿中。

     “陛下。”房为相刚欲行礼,李仲泉就摆了摆手,打断了房为相。

     “爱卿不必多礼了,来看一看这个吧。”说完,李仲泉就将手中厚厚的绢布交给房为相。

     “......”房为相打开后,面色就开始不停的变化,或是深思,或是惊叹。

     李仲泉见状也不打断,只是在不停的品着茶水。

     “这。。。”看了良久,房为相终于是合上了绢布,而后抬起头,闭上眼睛思索了少许时候。

     “陛下,臣许是明白浅忆所言为何意。”

     “哦?”见房为相言语上称呼王禹的字,李仲泉不由得严肃了起来,需知依照房为相的资历,这般称呼年轻人,怕是对王禹已经是从心里敬佩一二了。“爱卿说来听听。”

     “陛下,请看这一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穷不比穷,然富比富。世家繁繁,不知孰尊,然富者欲富,必有商路,商路之数,远落于世家之数。故而必有一路,众家逐之。此之犹如群雄逐鹿。古人云,树大而招风,世家沆瀣一气,亦因无所独出众之右。前有纪家独揽朝纲,今朝大权难握,众官多欲分权而步青云。商者与之同,小世家许以利,大世家则压之,此消彼长,利欲熏心之下,必引起世家之间争夺。待时机将来,一举制之。”

     李仲泉看着这段话,也是在不停的思索。

     “陛下,就如文中所言,世家根系庞大,不可一下除之,按照此法,既可以招揽一些世家,又可以此来掣肘大世家的行为,此消彼长之下,世家难以再起风浪。”房为相见李仲泉不言语,连忙出声解释道。

     李仲泉皱着眉头,悠悠的问道:“朕又如何知道谁忠于朕?一旦有人明从暗反,朕当如何是好?”

     房为相微微一愣,而后不由得轻笑一声:“陛下无需多虑,王浅忆已经告诉陛下答案了。”

     “哦?”李仲泉不解。

     房为相伸出食指,轻轻地点在了王禹所写的绢布上——“以退为进”

     李仲泉轻怔片刻,而后恍然。

     “哈哈哈,妙之,妙之。”

     房为相在一旁,嘴角也是微微勾起。

     “来人。”

     “嗻”

     “拟旨:榷场贸易牵涉繁多,以皇家一己之力难以面面俱到,故而昭告天下,贸利十分,国取三分,余者接归个人所有,然马匹、兵器不可私贸,余者可自商之。”

     “陛下圣明。”房为相由衷的感叹了一句。兵器、马匹是大周掣肘突厥,以及突厥掣肘大周的关键所在,大周不能贸兵器来增强突厥实力,但是却一定要得到突厥的马匹壮大自己的实力。

     李仲泉也是泛起了微笑,“这还是要多亏了王爱卿啊。”

     房为相不可置否。

     “好了,天色不早了,爱卿先回去吧。”

     房为相闻言,也是识趣的告退。

     待到房为相离开后,李仲泉看着殿外的天色,最终深叹口气。

     “不求名利,不慕女色,却还偏偏才学深厚,朕如何能放心用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