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二章 辩日
    在场的人都在品味着王禹的诗。

     虽然这首诗没有什么华丽辞藻,但是简白的诗句更能引起众人的共鸣。

     短短的两句话,似是在诉说诗人在妻山夜雨中对幸福的遥望,如果终究没能在现实里落脚,那它又是以怎样的伤痛结束?当再品读这首诗时,会不会感动于那样一种遥望?一边是天人永隔,一边还在浑然不知地深情遥望。在那音讯难通的战争时代,在那生离犹如死别的日子,他们的思念比之相依的情侣,是不是更深挚,更真切?

     “啪啪”

     “啪啪啪”

     短暂的沉寂后,是一片经久不息的掌声。

     萧山听着这鼓掌的声音,眼神瞥向了一旁的范文昌。

     范文昌同一时间也注意到了萧山的眼神,当场甩了一下衣袖,而后怒气冲冲的坐了下来。

     “这下,想低调都不成了,还是赶紧弃权吧。”眼见事情的发展超出自己的预料,王禹当下也是想着早点结束。

     “诸位,想必现在没有人对此还有疑虑了吧?”

     萧山话一出口,场中就变得沉默,所有人都默许了萧山的话。

     “既然如此,也为了比试的公正,下一场,也就是最后一场比试,就在这里,在场诸位的面前举行。”萧山单手斜指台面,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不知胜负如何判定?”当中一人从旁站出来,问道。

     “自是老夫觉得何人可胜,便是何人。”

     “萧老爷这般就不对了,若是随便选出一人,恐怕诸位也不会信服。”

     “老夫自是不会随便选出一人,必会有一个让众人信服的理由。”

     那人见萧山已经将话语放在这里,也不再深追,只好说了一句:“但愿如此。”而后回到一旁。

     萧山见无人说话,对台下招了招手,而后两人抬着一卷绢布,慢慢的顺着梯子挂在了台上。

     萧山点头示意,随后绢布被打开,只见上面写着:“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日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

     “!!!”

     “这岂不是两小儿辩日?”

     在场诸多人都是读书人,自然是知道两小儿辩日这个故事,这个故事甚至都是难倒了孔子,而萧山今日把这个问题拿了出来,无异于是为了难倒所有人。

     “在下不会。”

     众人刚看完,王禹的声音已经是传了出来。

     范文昌一脸得色,刚想嘲笑一番,忽是变了脸色,硬生生止住了自己的话语。因为这个问题,他也不会。

     “王公子,不多做考虑了?”

     “不考虑了。”

     “到了这般时候,却不努力一次,岂不是很可惜?”

     “哈哈”王禹微微笑了一笑,“怎会有可惜?不是还有那百两银子吗?”

     萧山一愣,而后鼓了下掌。

     “弃之洒脱,言之成理,好!好!好!”

     “承萧老爷子谬赞了。”王禹客气的回了一礼。

     “呵呵,百两银子自会奉上,不过,现在还请王公子到一旁稍后,待诸位都作答之后再离开,可好?”萧山眉目言笑,客气的说道。

     “这………”王禹犹豫片刻,而后点了下头,走到台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