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 疑议?
    “哼,果然是你。”范文昌一脸如我所想的表情,见到王禹已经承认,范文昌忽而开始紧紧相逼。

     “不知这位拔得头筹的大才子,家中长辈是谁?说不定我还认识呢。”

     王禹一眼就看穿了范文昌的小心思,当下他也不加掩饰,毫不犹豫的道:“无父无母。”

     “哈哈哈。”范文昌忽而大笑三声。“你个没有家族支撑、无父无母的孤儿,凭什么能排我之上?还是赶紧坦白萧老爷和你的计划吧!说不定本公子心情好,还能放你一马。”

     看着范文昌满脸自负的表情,王禹不为所动,然而萧山却由不得范文昌在自家门前跋扈,于是指着范文昌说道:“老夫行的端,坐的直,想污蔑老夫,至少拿出一点证据吧。”

     “哼,这还不是最好的证据吗?一个没有父母、没有家世的人,怎么可能比得上我等饱读诗书的人?一个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

     范文昌的话,引起王禹心头一阵火起,尽管王禹不喜喜形于色,但是范文昌这般侮辱性的话,还是激怒了王禹内心深处的逆鳞。

     “有教而无类,圣贤早有言之。仕子以类言之彼人,恐也是杂学之辈,无德虚才。何况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汝又以何自以可拔头筹?”

     王禹压住心头火气,言辞不温不火,却处处针对范文昌。

     “好一个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范文昌红着脸,刚欲和王禹争辩,就被萧山一句叫好声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不过,既然有人怀疑我萧某为人,萧某自然是要坦然对之。来人,拿过王公子的答案。”

     萧山眼神盯着范文昌,语气凛然,这句话不仅是为了证明自己公正,从而警告范文昌适可而止,也是无形中抬高了王禹的身份。

     “哼……”范文昌在一旁冷哼一声,然后沉默不语。

     萧山和王禹看见范文昌没有说话,也都没有继续说什么。

     而转眼之间,小厮就拿着王禹之前的答卷上台而来。

     萧山缓缓打开,而后面对着台下诸众,一手拿着答卷,一手指着身后的三道题,朗声道:“诸位如今所看的此三题,乃是小女所出,虽有人言:女子无才便是德,然而老夫却从不挚肘小女之学业,想必诸位但凡有所学识,应可看出此三题并非庸俗。”

     萧山言辞停顿,看着人群中三三两两点头的人,萧山接着道:“前两题乃是对子,这位公子所答也是中规中矩,老夫也就不必多说,第三题乃是老夫与小女共议而出---以妻山之故,作一诗词。为的就是避免诸位借用此前佳作。”

     说罢,意有所指的看了眼范文昌。

     “哼……我倒要听听他能写出什么。”范文昌小声自语了一句。

     萧山言罢,人群的交谈声就迅速消失,转而静静的等待着萧山的诵读。

     “问君归期未有期,妻山夜雨涨秋池。”

     只是两句,那凄苦的秋风秋雨,似乎已浸透纸背,寒入骨髓。

     妻山上曾经的那个女子的背影,仿佛像秋叶一般在场中人们的心头飘过。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妻山夜雨时。”

     然而,笔锋一转,一幅温馨浪漫的画面,立刻取代了刚才的凄风苦雨。——那迷蒙阴冷的秋夜,仿佛只为烘托西窗下这摇曳的红烛;那妻山淅淅沥沥的雨声,仿佛只为此时耳畔的喁喁私语伴奏。同样的妻山夜雨,却瞬间变得如此温情脉脉,令人怀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