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流觞曲水
    “曾经初来京城之时,遇见一名叫郭眀歌的人,他自称父亲是礼部侍郎,然而如今我所知礼部侍郎乃是于大人,这是?”

     于祥听闻王禹的问话,脸色忽而红了起来。

     “哈哈哈”于永却是在旁边不知所云的哈哈大笑。

     王禹看着一头雾水,许久,于永擦了擦眼角,出口解释道:“明晨不好意思说,还是我来说吧。”

     “这件事情还是因为明晨自己。年轻的时候喜欢了一个女子,那女子是江湖人士,但是那时候他已经娶了妻子,虽然想纳妾,但是家中长辈不同意娶一个江湖女子,明晨也是孝子,自然不会违背,说来也巧,那女子后来无意中救了我和明晨的长辈,所以长辈也是默许了她的存在,但是成亲是不行的,最后,女子倒也是真心实意,和明晨生了一子,为了弥补女子的遗憾,明晨就让孩子随母姓姓郭,那时候因为这事,没少被人取笑。哈哈。”

     于祥见自己兄长说的这么详细,脸上也是挂不住,红着脸喝着闷酒。

     “这女子也是真性情啊,难得有女子这般真情相与,为了在一起,连名分也不要。”王禹却是赞赏的点这头。

     于祥也是一脸骄傲。

     几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而后也是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无论认不认识王禹,都过来和王禹说上两句话,王禹也是从中认识了不少人,除了当官的以外,还有不少青年才俊,甚至王禹还看见了房鹤。

     “烦请诸位大人随我入座。”这时候,一个宫女走过来,对王禹几人恭敬道。

     王禹几人随着宫女来到了汉桥宫中间,但见一条水流缓缓流过,溪边放置了桌案以及矮凳。

     “诸位大人,陛下有言,座位无所次序,随喜好而坐,诸位大人请随意。”说完就退了下去。

     王禹对着于永、于祥道:“我还是喜欢清净些,就到下端去坐着吧。”

     于永、于祥想拉着王禹到上首,但是王禹执意不肯,二人只好放弃,任凭王禹离去,毕竟两人身为侍郎,自是不能坐的太过下首,不然其他人多少会觉得不适。

     很快,众人陆陆续续的坐了下去,而后王禹看见房鹤一脸惊喜的从一个老者旁边离开,径直的来到王禹这里。

     “哎呀,王兄,终于是又见到你了,刚才要不是我父亲拉着,我早就先和王兄你大饮三百杯了,我……”

     王禹看着房鹤满头大汗、面色潮红的絮叨着,一只手端着酒杯,迟迟说不上话。

     过了好段时间,房鹤才是喝了口酒水,停下了话头。

     王禹默默的放下了杯子,和房鹤道:“房兄,其实你不必这般激动,你看看周围先……”

     房鹤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四周,但见周围的人皆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房鹤。房鹤大感羞涩,竟是连脖子也红了起来。

     好在这时候,李仲泉在侍卫、宫人的簇拥下来到了御首。

     百官见李仲泉到来,也都是缄口不言。

     “咳咳。”李仲泉咳了一声,而后朗声道:“诸位爱卿,以及诸位青年才俊、才女闺秀,这次朕宴邀群臣,除了沟通一下君臣关系以外,还有就是让诸位青年才俊一展风采,万一和哪位女子两情相悦,朕也乐意牵次红绳,御书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