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我叫李诗涵
    一阵沉默,但闻安南郡主一声轻叹“你也是不知吗?”言语中充斥着伤感。

     王禹见此,也是稍稍低头,似在无声的默认。

     “也罢”安南轻轻摇了下头,转身准备离去。

     “我虽不通花语,亦是不知花的想法。”就在安南郡主打算离去之时,王禹抬头对安南郡主说“但我却是明白一句话。”

     闻此,安南郡主不禁驻足,等着王禹接下来的话。

     “那就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王禹缓缓的说出这句,前世亦是经典的诗词。

     “化作春泥更护花吗?”安南郡主闻言忽然间也是变得恍惚。嘴里也是重复着这句话。

     “郡主?”见此,王禹不禁轻生唤了下安南郡主。

     而此时,安南郡主也是从中清醒,竟是脸色微红,却又被夜色所遮挡。“似你这般,却也是饱学之士,为何不去求取功名,想必定能高中。”安南郡主稍作停顿问向王禹“何况视你也并非懒惰好闲之辈”

     “那请问郡主,若能高中,可能收获几何?”王禹轻笑的询问。

     “必是能身居高位,手握大权,而后也是三妻四妾,金玉满堂,这不都是世人所追求之物?”安南郡主也是轻声笑着回答。

     “功高易震主,良缘非知己,金玉如败絮,所求百年之后皆为土,又何必相求”

     “这……”王禹的话不禁让郡主不知所言。

     “人生在世,无非快乐一场,但求一世生命,活得两世精彩,品出三生快乐。既是来世上一遭,那便做好自己,至少自己百年之后,会对着任何人说,我这辈子,值得。”王禹也是陷入回忆,不禁将心中所想说出“有人乐于为官,有人却乐于经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快乐,何羡乎?而我的快乐,非高官厚禄,金银珠宝,妻妾成群,我只希望平平淡淡,过着真实丰满的生活。”

     “便是乞丐也是乐意吗?”安南郡主听闻王禹的话,竟是微微发愠,对着王禹厉声问道。

     “那便如何?”王禹不以为意的回答。

     “你?你?你真是,朽木不可雕!”安南郡主却也是没想到自己一番好心,却被他人拒绝,语气亦是带着怒意。

     “呵呵,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王禹一边轻吟着诗句,一边回身向着住所前行。

     “站住!”就在这时,安南郡主叫住了王禹。“你……你便真的不愿为官?”

     “当真不愿。”

     “那若是日后喜欢之人的身世尊贵,你又当如何?甘心放弃?”

     “那便一同浪迹天涯吧”听到这里,王禹忽然间怀念起了前世,“若是,当初也能和小舞浪迹天涯,又何惧后来之事呢”念此,王禹忽然间笑着摇了摇头,“都已过去,又何必挂念。”

     安南郡主见王禹又是伤心,又是轻笑,一时竟不知所措,只能注视着王禹的背影却又不知说些什么。

     “郡主若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王禹终是先打破平静。而郡主也是咬了咬嘴唇,轻轻张了下口,却没说出什么。王禹见郡主不答话,便当是郡主默认,当即向居所行进。

     “喂!”就在这时,郡主忽然间出了一声。深吸一口气,郡主对着王禹喊到“我叫李诗涵!”言毕,竟是先王禹一步离去。

     而王禹竟是呆在原地,“这算怎么回事?”想了想,却也是不明白,便摇了摇头,继续向木屋走去。

     而另一边,却道安南郡主对王禹说出自己芳名之后,也是心跳加速,慌忙的走了一会,回头看了看,见未曾见到王禹,却也是稍松口气。“李诗涵啊李诗涵,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可是要做一个女将军的,怎么会为了一个臭乞丐变得这样呢?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想到这里,李诗涵不禁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王禹时,他那双有故事的眼睛,以及刚才与他之间的对话。想到这里,李诗涵慌忙地摇了摇头,轻咬嘴唇,一点点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少顷,呼出一口气,而后便继续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