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夜
    向前行了几许,曲曲折折的花间小路,随着花香不断向前蔓延,依稀的几只莺啼,轻诉着这花开的季节,少许时间,在院墙前,出现两座简易的木屋,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在屋前的树荫下小憩着。

     “您好,请问老先生可是姓胡?”王禹轻声询问老者。老者却似未曾听见,依旧在那里小憩着。王禹也不再度询问,只是垂手站在旁侧,夜风吹来的燥热不断扑打着脸庞,王禹却如老人一般神态自若。忽然间一声夜莺的鸣叫,打破了这份宁静。

     “你便是新来的花匠?”老者闭着双目问道。

     “谈不上什么花匠,只是大街上一乞丐尔。”王禹微笑道。

     “年轻人不必妄自菲薄。”

     “但却也要有自知之明。”

     老者忽然缄口不言,王禹也是不急,站在旁侧亦是一言不发。

     少顷,一阵清风吹过,“不错,像你这般年轻人确是少见。”

     “如你这般老者亦是不多。”

     “。。。。”

     “。。。。”两人又再度陷入了沉默当中。只剩下风吹树叶的声音。

     “哈哈哈哈”忽然间两人同时大笑,“小子你很有趣”

     “老爷子你也很有意思。”相视一笑,似是在此中找到了什么。

     “先随我去吃饭吧,想必你也是饿了。”说着老人便转身进入屋内。

     “那便有劳了”王禹微笑的看着老人背影,随后也跟了上去。

     进到屋内,便是一桌饭菜,却也是清淡,皆是一些青菜粥饭。老人见王禹进到屋内,便问到,“这些饭,可,能吃习惯?”

     王禹笑了笑,略带苦涩的回道“亦有多日不曾进米水之时。”

     老人这回头又细看一番王禹“能吃苦的人,必是有所成就。”

     “是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王禹随意回答道。

     “哦?年纪轻轻便能说出这种话,看来你学问也是不低”老人稍稍愣了愣,随后略带惊讶的对王禹说。

     王禹也是一愣,随后便想到,虽是与地球相差无几,但有些话却没有先辈说过,念此不禁摸了下鼻尖。算是默认老人的话。

     老人也未多说,只是指了下座位,随后便坐下持箸吃饭,王禹见此也是在座椅坐下开始用餐。

     席间无话……

     待到老人见王禹吃完,便对着王禹说道“隔壁便是你的居所,还有你的衣服也被前院家丁送到这里了,明天起工作要穿府内的衣物,我先去休息了,你自便吧”

     “是。”见王禹回过话,老人便转身回到屋内。王禹见此也是站起身来四处巡视,便见案上放置的青色衣衫。稍稍整理下,王禹便将身上衣物脱下,放置一旁,然后穿上新衣物,却也是将旧衣服打点好,放置在自己屋内的一个木箱中。

     “其实,做乞丐很潇洒,却也无奈呢。”笑了笑,王禹也是合上木箱。“时间还在,便四处逛逛吧”略微整理下仪容,将头发束起,用方巾扎起,稍稍在井边洗了把脸,便向园中走去。

     月光开始洒在开满鲜花的园中,明亮的月光下能清晰的看见每一朵娇艳与清秀。忽然,一袭浅黄色衣裙的女子出现在了王禹的面前,望着女子姣好的身形,王禹不禁呆了呆。

     “唉”女子忽然一声轻叹。

     王禹也是适时收起了思绪。迈步上前,只见女子正是日间所见的安南郡主。

     “郡主可是有何烦心之事?”见道安南郡主如此哀叹,王禹不禁关心的问道。

     听闻有人说话,安南郡主也是回过头看着王禹。少许,便又是将头转过去。沉默了片刻,王禹忍不住先说道“郡主若是不便说明,就无需相告了。”

     但见郡主摇了摇头,轻声说“花开了也会谢,又何必再开呢。”

     王禹愣了愣,他也是没想到白日英姿飒爽的郡主竟会有如此般的心地。两世为人的他,一时竟也是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