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提亲?
    回到住处,王禹也是觉得有些疲惫。随即草草的收拾一番,便躺在床上睡去。

     一夜无话。

     旦日,太阳刚从山尖爬升,晨曦洒在挂有露珠的鲜花上,更加突显清晨清秀的色彩。王禹轻轻推开房门,慢步走到园中井水旁边,伸个懒腰。

     “一日之计在于晨啊。”

     “小小年纪,体悟倒是不少”忽然,身后传来了胡师傅的声音。

     “不是体悟,而是经历。”王禹笑了笑。

     “哦?”胡师傅也是惊讶一番,随后也是笑了笑。

     “今天没什么事,你便随处走走,熟悉一下府中,顺便将一些死去的花卉摘下,撒上这些种子。”说着,胡师傅便将一布包递给了王禹。

     王禹接过后,对胡师傅拱了拱手,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看见王禹远去,胡师傅轻生呢喃了声:“有意思的孩子,呵呵。”

     '

     却道王禹离开后,便沿着前往大堂的路走去,也是想着遇见刘总管时,问一声衣物价值几何以及自己工钱如何,“还是早日自由自在点好,呵呵,若不是太过不了解这个世界,又何必来此呢。”想着想着,却也是来到了大堂附近,正巧看见刘总管站在大堂门前,手中端着一盘茶水。王禹快步上前,刚要说什么,只见刘总管冲着王禹摇了摇头,就在这时,大堂内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刘总管,那你便再去换一壶大红袍送给纪大人一试。这壶龙井,纪大人不喝,便拿给我吧。”

     “是”刘总管应了一声。随即转身对王禹说,“你先将此茶端进去,我去准备大红袍,记得小心伺候,里面是安南郡王和宰相纪大人。”

     王禹正待说什么,刘总管却已是将茶水递到王禹手中,无奈之下,王禹只能将布包放入怀中,然后端着茶水进到大堂中。

     但见上首主位坐着一身着劲装的中年男子,虎目熊眉,威严中却也是有着一丝柔情,身上不自觉的散发着军人的气息。而下首则坐着一位身穿紫色官服的人,年岁与中年男子似是相仿,但却是有些阴险之感。旁侧则垂手站着一位青年,王禹一见,便大致猜测出三人身份。“想必,上首便是安南郡王,下首的是所谓的纪大人,却不知这青年又与这姓纪的有何关系。”

     王禹边是思索边是将茶水放置在上首中年男子案上,随后便垂手站里在一侧。那紫色官袍之人,见得王禹并未离去,也是不在意,轻轻的笑了下,便开口道“王爷考虑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儿虽是平时寻欢作乐,但是想必成亲之后也能收敛一番,更何况朝中现在,呵呵,所以王爷还是仔细考虑一番吧。”

     青年也是上前一步,拱了拱手“晚辈是真心喜欢安南郡主,希望王爷能成人之美,晚辈必是感激不尽,今生定当对其宠爱有加。”

     “提亲?”王禹听闻也是暗自惊讶一下,却并未插言。

     “哼!”安南郡王忽然间重重的砸了下桌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思,娶了我女儿,这安南郡便是姓纪了吧,日后青盐掌握在你二人手中,我大周岂不被你们握住命脉?此事你们是休想了。我李鹏敖行的正坐的直,自是不畏你们在陛下面前的谗言!”

     “你!”紫袍官员闻言也是站了起来,“好!好!不过,我纪岚锋也不是不讲道理,我听闻王爷曾说过婚姻大事要女儿自己做主,那不如让你女儿出来与我家浩儿见上一面,难道这点王爷也不能答应?”

     青年闻言,也是上前,对李鹏敖道“晚辈纪英浩请王爷允许我与郡主见上一面。”

     “这……”

     “那你见完便赶紧走吧,我是不会答应你们的。”李鹏敖尚未说完,外面便传来了一声娇斥。“更何况你们也是有所图谋。”

     王禹闻言,转过头向外看去,但见郡主亦如昨日,一身白色皮甲。眉头轻皱着,边说边往大堂内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