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你家大人到底是谁?”不一会,胡汉三便是横着刀问道。

     中年人嗤笑一声,“这就不能说了,总之让安南王被贬的能力还是有的。”说着,不待胡汉三回答,便是接着道:“胡爷可以考虑考虑,考虑好了到安南的夜清楼。找一个叫小思的女人,告诉她就可以了。”说完中年人也是抖了抖衣衫,站在来时的船上,自觉的系上黑绳,蒙在眼上。稍事托起衣服下摆,盘膝坐在船头。

     “胡爷,要不要……”就在胡汉三锁着眉看着中年人的时候,旁边一个喽啰拿手在脖下比量一个杀人的动作,轻声问着胡汉三。

     摇了摇头,胡汉三对着撑船那人道“送客!”

     随即撑船的人便是轻轻撑了下竹蒿,将船缓缓沿原路返回。

     “胡爷刚才为什么不……”旁边一个海寇待那青年离开之后,便是眯着眼睛问道。

     “他背后的人实力一定是雄厚,手下都是如此镇定的人,那他本人更是差不离了。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到底要不要跟他合作,别忘了当年……”胡汉三说道最后,语气也是慢慢放缓。

     “胡爷说的是。”海寇听及此处,也是目露凶光,狠狠地点了下头。随即又对着胡汉三问道,“那这个小六子呢?”说着,也是朝王禹努了努嘴。

     但见胡汉三稍一低头思索,便是回道“小白,把他和那个老头安排在一起,看他这样,身子还虚着,跟老头说伺候好他,不然扔海里喂鱼去。”

     “是,胡爷。”一头戴白巾的人回道,“你俩跟我走吧。”随即也是向前走去。

     王禹对着胡汉三看了看,便是随着那海寇离去。边走,王禹也是边思索着刚才所知之事。旁边老者,目光紧紧的看着王禹,似激动,似不解,似期盼。

     王禹走后不就,胡汉三也是率着其他海寇,朝着岛上一处洞口前行。路上喊道“叫那些个妇人备上酒菜,今晚好好喝一顿!”

     “喔哦~”

     “哈哈哈。”见得手下兴奋,胡汉三也是大笑。

     '

     安南--虎头山大营中

     “你说什么?王公子被海寇带走了?!”但见一女子对着账中半跪二人大声质问着,细看,正是安南郡主,账中其他二人,则是王雷和冯寅。

     “不敢欺骗郡主,王兄,他也是为了我们梁山,所以…”王雷说着,语气也是变得低沉。

     “可恶,这兵权现在还在纪岚锋手中,这该如何是好?”李诗涵黛眉深深皱起,手也因为用力而关节变得发白。

     “郡主不必担心,相信王兄一定能逢凶化吉的。”冯寅似是安慰郡主,也似安慰自己般,对着李诗涵道。

     “唉…你们先回去吧,让我想一想。”安南郡主也是深深叹口气,有气无力的说着。

     冯寅和王雷二人对视一眼,便是抱了下拳,一起离去。

     出得大帐,二人也是一脸担忧,默默对视一眼,王雷轻声叹口气,“都怪我们没能力啊,竟陷王兄至此。”

     冯寅也是低头摇了摇,无奈的看着王雷,“只能期盼王兄能逢凶化吉了。”

     说完,也是牵过马匹,递给王雷一个缰绳,便是骑上了马匹,王雷见此,也是轻轻跨过马背,相继骑马离开。只余一阵清风徐徐吹过路旁树林,留下三三两两斑驳的斑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