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初登梁山
    少顷,船便是行到了岸边。只见纪波轻轻一跃,便是跃上岸边,随即拉着船只靠在岸边,将绳索拴在岸边木桩上,便是侧身站在一旁。

     王雷微微侧身,伸出手,对着王禹说到,“请。”

     王禹点点头,下了船。王雷也是拿起佩剑,紧随其后。

     待得王雷下船,王禹便是对其拱了拱手,道,“劳烦王兄领路了。”

     “哈哈,客气了,便随我来吧。”随即纪波行在前面,而后王禹和王雷并肩行在后面。

     行进间,王雷也是不忘介绍一番“此处便是梁山南岸,北岸过江便是安南郡,向东则是大海,此间距海边不足百里,顺江而下只需不足两个时辰便可到达。”说到这里,王雷忽然抬手指着一处占有多名赤膊男子的空地,对着王禹说到“那便是练兵之所了。”

     说完自嘲一笑“呵呵,官府不与练兵之法,却是我们自行摸索了。”

     王禹微微点头,但见那群男子,或是手提重物,或是绕空地奔跑,有甚者三两切磋。

     “来,王兄,且与我进到屋内再叙。”听闻王雷的声音,王禹便是将目光收回,笑着拱了拱手,便随其进到屋中,而纪波刚要进屋内,便听王雷道:“波,去吩咐厨丁备上晚餐,然后将冯寅也一并叫来吧。”

     纪波点点头,转身离去。

     王雷随即回过头对王禹说到:“王兄在此稍候,我去寻些好酒。”

     王禹见此,也是点点头,“劳烦了。”

     “王兄客气了。”言罢也是离开屋间。

     王禹见二人离去,便是寻一桌案坐下。“走了一天,也是疲惫,唉。”随即单手撑首,另一只手搭于案边,便是休寐起来。

     不知多久,但闻王雷声音响起,抬起头揉了揉眼睛,见得屋内已是站立三人,除纪波、王雷以外,还有一人亦是身高八尺,神态轻松写意,眉目含笑。

     未待王禹发问,王雷也是介绍起来:“这位便是我三弟冯寅。”随即指了指那含笑青年。

     王禹点点头,对着冯寅拱手道:“冯兄。”

     冯寅也是笑着点头,对王禹说:“酒席已备好,还是一起先去享用吧。”

     王雷也是连忙称是。

     “劳烦带路了。”王禹客气道。

     随即四人便是前后离开屋中。

     出得屋后,王禹抬头见天色已是发黑,“睡得也是够久了。”当即摇了摇头,不做他想。

     行了大概半柱香时间,四人来到一处厅堂前,但见堂中陈列多番佳肴,四五坛酒水摆在案边。

     “哈哈哈,今日我见淺忆兄便是一见如故,连我二弟也说,见王兄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既然这样,咱们今晚啊,不醉不归。喝个痛快!”王雷见得王禹进到堂内,便是大笑说道。

     “好!不醉不归!”王禹也是被王雷语气感染到。

     冯寅和纪波也是当即坐下开始斟酒。

     “来,王兄,我先去敬你一杯。”言罢,王雷便是先干下去。王禹等三人见状也是随之干了下去。

     “哈哈,我等都是江湖人士,不讲究繁文缛节,淺忆兄随意,开心就好,来,干了。”一杯酒下肚,王雷却是再次举杯。

     王禹无奈笑了下,也是无话可说,只能是随之又喝了下去。

     觥筹交错…

     几杯下肚,众人皆是有些醉意。

     王雷摇晃着又举起了杯“咳,王兄…王兄今日见我…见我梁山…之众,可…可是健…健壮?”

     王禹也是有了醉意:“哈哈,嗝~,人是健壮,就…就…就是杂乱,嗝~无章。”

     一旁纪波倒是并未大醉,闻言便是问道,“何解?”连冯寅也是摇了摇头,似甩开醉意,听着王禹下文。

     “安南贼…贼寇,皆是水匪,嗝~,战时…分分散…散,我有…有一阵,专克…克制他们。”

     “哦?不知…不知王兄所言何阵?”王雷闻言酒意轻去少许,也是追问道。